格隆汇一周最top(Ep:20):新高、失衡和破局

编者按:没有了王石的万科却在不经意间登顶房企,GDP超预期的时候多地自曝GDP造假;港股新高用了10年,币圈富贵却只需一夜;英雄再伟大也躲不过时间的侵袭,曾宣称要打造多个京东的淘宝却面临了一众对手的围剿。序幕已经拉开,谁能力挽狂澜?就像刚刚登上《时代》封面的李彦宏,还能再把百度拉回“BAT”么?

微信图片_20171001133513.png

最深度:

♦  冲破新高,港股花了10年,这10年发生了什么?

《港股凭什么创历史新高?》

♦  没有了王石,没有了华润,万科却在不经意间登顶房企。

《致万科的前任们:三年了,你们还好吗?》

♦  没想到你是这样的张小龙!

《张小龙现场“约战”跳一跳,发布2018微信全新计划(内附演讲全文)》

♦  时间才是英雄的最大敌人

《一代枭雄谢幕:再见了,台积电张忠谋!》

♦  马云表示阿里巴巴的使命是培养更多的京东并且让这些公司赚钱,为何都站在了淘宝的对立面?

《淘宝网“宣战”拼多多,谁抄了阿里巴巴的后路?》

♦  这场数字货币狂潮造就了一个巨大的人性舞台:贪婪、恐惧、患得患失、信仰崩塌时刻上演。

《深访币圈:享受过一夜暴富,你再也忘不掉捷径》

♦  失败是成功之母,又有多少人懂呢?

《查理芒格:多谈谈你的失败历程,少吹嘘你的成功经历》

♦  自曝GDP造假的背后会是“唯GDP论”的结束么?

《多地政府自曝GDP造假,一场大戏才刚刚上演》

♦  急需转型的银行,任重而道远。

《凛冬已至,还有多少银行人在假装干银行》

♦  永远是经济支柱的地产却也造成了巨大的失衡,该如何破局?

《黄奇帆:房地产未来要大变天》

最专栏:

image.png

《H股全流通,又一场股权分置改革盛宴?》

image.png

《“巨基”频现,大象起舞,舞向何处?》

image.png

《陈光明:成长股才是价值投资的最好标的 》

image.png

《中美银行对比,中国能出现富国银行吗?》

image.png

《陶冬:中国的港股》

最热点:

《刚刚!港股登上历史巅峰,31983点,十大核心数据必看!》

《陆奇这一年:百度市值逼近千亿美金》

《GDP万亿城市竞争力报告:北上广深跨两万亿台阶,9座城市新星崛起》

最海外:

《美国百年印钞史》

《日本楼市崩盘史末:它的前世是我们今生?》

最悦读:

书名:疯癫与文明

作者:米歇尔·福柯 

豆瓣评分:8.7

image.png

精彩书评:从《疯癫与文明》说起的疯癫与文明

作者:陆曼曼 

I. 疯癫与文明-引子

我小的时候,因为健康的缘故,没能上幼儿园。

从我记忆中的四岁开始,到六岁上小学前,我的生活就是,每天像上班一样,早上一吃完早餐,就跟爷爷奶奶道别,出去玩了。

在外面玩到中午,有时是下午,饿了,就回来吃饭。

很多时候,爷爷奶奶在睡午觉,我就自己跑到厨房里,拔着剩下的一点点米饭,伴着生酱油吃。

有时候太饿了,想找零食,就会去偷茶叶。

抓一把茶叶放在衣袋里,跑出去,一边玩一边往嘴里塞茶叶,嚼着嚼着,嚼到后面,嘴里就会甜甜的。

那是我一生中最穷的日子,虽然每天吃不饱饭,但却是我人生中度过的最快乐的岁月。

那是个自由自在没有伙伴的童年,陪伴我的只是一堆堆的小人书和连环画报。

也许就是从那样寂寞而富足的童年开始,我养成了幻想的习惯。 

在我印象中,无时无刻,我不在脑海里构建自己的幻想世界。

当人被各种情绪和感情充满,而无法通过相应的行为疏通时,就只能依靠幻想来释放这样的能量。

一直习惯了这样的生活。

很久很久以后,直到我来了德国,学了哲学后。

有一天,我才突然明白,为什么以前我去到哪里,

总有人跟我说,你和别人不一样。

问他们我哪里不一样,却没有一个人能明确的告诉我。

我才知道,我的不一样在于,别人都生活在共同的现实世界中,只有我,生活在我个人的幻想世界里。

在此之前,我从来没有意识过,我有一个和现实不一样的世界,那个世界叫做虚幻。

我只是百思不解,为什么我有那么多情绪的烦恼,而观望身边的人,每个人都活得悠然平静。

情绪的烦恼并不足以让我多么烦恼,因为我还有个更大的困惑。

我不相信,我这一切的所思所想所感所烦所恼,都只是剩余的废料,没有意义。

我不相信它们没有意义,因为实在是太多太多了,连我自己都深深的感到了负荷的超载,一次次只能通过泪腺排出来缓解。

如果它没有意义,为什么它存在,它不仅存在,而且时时刻刻存在?

如果它有意义,为什么别人不会这样,而只有你这样?

它时时刻刻烦扰你,时时刻刻要引起你注意,为了它你无法集中精神做任何对于他人来说有意义的事情。

难道我真的是社会垃圾不成?

--到此为止,这大概就是疯癫的原始起源。

如果,每个小孩子都像我那样长大,我敢肯定,他们一定是和我一类的人。

所以,弗洛伊德研究精神病会最后研究到人的童年去, 并由此得出一个精辟的论断,人的童年造就一生。

所以,普通人的童年各有各的幸福,疯子的童年都是类似的。

那到底什么是疯子,疯子和我们这个文明社会到底有什么关系?

值得福柯这样的大思想家,用一本700多页的篇幅来向世人揭示?

II. 疯癫与文明-猫的理性

西方的思想传统就是构建二元论,也就是把所有事物都按照是/非来划分。

人对于西方来说是个很特别的东西,因为是上帝造的,当然,上帝还造了动物和植物。

但是,在伊甸园里,上帝明确指定了亚当,作为伊甸园的主人,享有对所有生物的主宰权。

为什么人能高高在上的临驾万物?因为上帝赋予了人独特的东西,这个东西叫做理性。

只有通过理性才能认识上帝,信仰上帝,才能死后入天堂。

有了理性,就必然有和它相对应的非理性。

因此当理性构建起来后,非理性也被构建起来了。

一切不符合理性的,都属于非理性,都要被铲除。

疯子就被归于了非理性一类。

福柯写的这本700多页的《疯癫与文明》,就是把疯子这个社会产物,从中世纪开始,如何被构建在非理性范畴内的,做了个剖析。

疯子,从流放,到禁闭,直到近代被纳入医学研究,建立起精神病院,把疯子当作特殊的病人圈养起来。

疯子这类人到底是如何被社会一点点剥夺了其社会合作的合法性?

其实什么理性,什么上帝,还不是充当了一种规范社会行为的工具。

个人结合成社会,其个人行为必然要受到社会某种程度的规训。

即使不是因为结合成社会,一个人生存,和大自然搏斗,也是要获得大自然的规训的。

只有上帝哄我们,才说人和动物的区别是理性。

动物没有理性吗?

我小时候,家里养过猫。

那猫就是,它要随地尿尿,或者贪玩抓灯泡什么的,上去打它的屁股,打一次不懂,打多两次,它立马就老实了,下次不敢再犯。

这就是我们说的理性。

人的理性同出一辙,理性就是能发现重复的现象,由此得出循规蹈矩的规律。

不理性不行,不理性,就像我们家的猫一样,就会要挨打。

怕痛,怕挨打,就自然理性了。

我们的社会,需要的绝大多数的人,都是和我们家猫一样理性的。

这也叫聪明,不犯二过。

但是更理性的不是猫,而是机器。

我的电脑的重复功能比我们家猫的要强多了。

社会这个机器,需要的就是能重复制造或者叫自我繁殖的行为。

和电脑,和猫一样。

但是除了无止境的自我繁殖,在繁殖过程中,必须要产生变异,才能进化。

否则就跟中国社会的农民一样,几千年来繁殖了一代又一代,

这一代又一代的农民,操着那同一只牛和同一只犁,重复了上千年。

老百姓就是这样的猫或者电脑,你不要指望他们有进化的可能性,因为他们太“理性”了。

但是,我们同时又说,历史是人民书写的,人民的眼睛是雪亮的,人民才是主人,blabla。。。

是的,因为权力仅在人民手里,当人民的意识一致时,当人民被一种叫做理性的东西控制了,能够不断的重复操作某种行为时,这就是伟大的政治力量。

能促进这种进化的,是那脱颖而出的少数非理性分子,领导了一群理性的乌合之众,改写了历史。

于是,社会的重复性,从一种模式转化到了另一种。

我们也称作他们为英雄或者伟人。

比如毛泽东。

III. 疯癫与文明-疯子

我不厌其烦的提及毛泽东,因为他实在是神奇的一个人。

我一点也不觉得稀奇,那时候搞毛泽东的个人崇拜。

中国历史上几千年来才出这么一个伟大的疯子,改变了整个中国的社会结构。

换一个人可能也能做到,但是换成孙中山或者蒋介石,我敢肯定就做不到。

老孙老蒋也是一代枭雄,可见英雄和英雄之间也是存在质的差别。

当然,除了我,没有人称毛泽东是疯子,因为毛泽东虽然走到后来一路狼疮,

但总算是走出了一条受理性人民认可的道路。

真正的疯子就没这么幸运了。

疯子要走什么路只有他们自己知道。

路是什么?

这世间本来没有路,走得人多了,就走出路来了。

我们说马有马路,车有车路,这个世界既有阳光大道,也有林荫小路,既有独木桥,也有铁道桥,

都摆在我们的面前,就看你走哪条路了。

疯子为什么会成为单独的一类,被抽离出正常理性的范畴?

因为他无法归类。他既不走好人的路,也不走坏人的路。

疯子和天才一样,执意要走的是自己的路,这条路前所未有。

它当然没有,它还在疯子的脑子里。

疯子不是只有幻想,疯子在幻想中构建世界,也想在现实中构建,只是没法构建,因为能让它实施的现实手段还不存在。

有些疯子具有危险性,是因为他硬是用某种现实工具替代了本应不存在的现实手段,硬生生的实现了他的幻觉。

于是,疯子走出了自己的路。

疯子和天才一线之差。

差就差在粉丝的数量上。

天才的粉丝数量明显多于疯子,以至于天才走出的路,粉丝们大张旗鼓,一路追随,

而疯子只能孤独至死。而且,死后,连半个故事都没能留下。

粉丝是什么,就是权力。

所以福柯研究疯子会最后研究到权力上去,并且还由此创造出很多日后被广为流传的词语,比如论述(discourse),比如异托邦(heterotopia)。

在引子里最后我说道,普通人的童年各有各的幸福,疯子的童年都是类似的。

这个说法只是呼应了弗洛伊德的那个时代对疯子的理解。

到了福柯时代,疯子的多样性才被关注,才有了新的意义。

疯子该如何书写自己独特的历史?

IV. 疯癫与文明-疯子的故事

历史可不是谁都能写的。

我们说,历史是人民书写的,连伟大的政治人物也只能留下一个故事,有时候甚至只有半个故事。

但不是所有人都是人民,比如我就不能代表人民,因为我不过一弱女子,一小小众,撑死带着三五小兵,手里一点权力都没有,我写不来历史。

即使像我这样,每天起早贪黑,绞尽脑汁,废寝忘食的想把自己的故事记录下来,没人爱看,没人去转帖,没人去传播,不过是垃圾一堆,成不了历史。

我写下自己的故事,是因为现在至少还有个空间,能给你存储,暂时存储下来。

要不放在脑子里,被更新的速度更快,消散得更快。

我们不知道把自己的故事记下来有什么作用,我们只知道,

这个世界就是这样,在一个个故事的叠加上变成了现在这个样子。

当把自己的故事记录下来的时候,记录赋予了个人历史的社会意义,

因为它一旦被记录下来,就有了被重复提取的可能性。

这是现代互联网世界,个人参与社会的一种独特方式。

不过,福柯显然不是这么简单,作为疯子的代言人,他把疯子的故事广泛传播,给人们醍醐灌顶,我们的文明社会,多少个世纪以来,把一群所谓的疯子的历史深深埋没了。

被埋没,因为他们是被深深欺压被漠视的一群人。

他们的社会地位连坏蛋都比不上,

坏蛋因为参与了对社会的破坏作用,至少也是一种强有力的社会权力代表。

而疯子呢,他们的命运是,在他们的能量还没爆发之前,就被断定为疯子,

就被流放,被禁闭,到了19世纪,还被当作小丑和怪物,一人一便士的供给游客展览观看。

疯子只是一群特殊的人,他们只是精神世界比起现实世界,

也就是那些他们能触及的重复的理性力量,要强大得多得多而已。

或者简单的说,疯子用幻想的眼睛看到的世界,比他正在经历的世界要丰富得多。

如果把疯子流放或者禁闭起来,用限制他的现实世界的方法来惩罚疯子,这才超出了最冷酷的人性,比后来被放出来供人展览还要残酷(福柯在《疯癫与文明》中说道,把疯子进行展览超出了最冷酷的人性)。

这就像对着一个饿极了的人,提供给他一切,除了食物和水。

疯子是最需要通过社会沟通来了解世界真实面目的一群人,然而那个文明的社会对他们的处理,却刚好相反,剥夺了他们参与社会合作的一切合法性。

疯子的故事,就这样,和他们脑海里那些最绮丽最绚烂的画面一起,在历史的尘埃中,消散得无影无踪。

V. 疯癫与文明-疯癫的意义

到此为止,还是没有解决,在引子里提到的那个对我而言,至关重要的困惑。

那些存在在疯子头脑里的如此美丽的画面,真的不过是尘埃,是剩余的精神垃圾吗?

它们真的不能流通到社会中,成为构成社会力量的一部分吗?

福柯必定和我一样,出自对这个问题的深深关怀,促动了他写下了这部疯子的故事。

在结论中,他列举了很多伟大天才创作家的例子,说明艺术创作和疯癫的深刻关系。

的确,在这个被理性主宰的世界里,艺术是唯一要挣脱固有理性结构的合法形式。

(当然,政治也是能颠覆理性的,不过政治本身却是合法与否的立法者)

艺术给予了疯子能量疏通的一条通道。然而,艺术,说到底,依然还是文明的产物,其本身也是被社会规训了的,艺术在为疯癫铺就道路的同时,也严格把疯癫铲除了艺术之外。于是,疯癫在艺术中又继续分化。

在这个文明中,疯子的道路到底在哪?

疯子的道路绝对不是理性的可重复的,那么它必然是多元的,丰富的,极度个性化的。

理性的人总是一批批,而只有疯子是一个个的。

以一批批一群群的理性人为服务对象的社会公正

对一个个疯子权利的不足保护,

以及我们理性的这群人对疯子的种种偏见,

当然还有对于疯子来说,可能实现疯狂世界的社会手段的局限性,

都严重阻碍了疯子们对自己道路的合法追寻。

在这部长达700多页的巨著中,福柯最后的结尾,意味深长的写道:

"疯癫的策略及其获得的新胜利就在于,世界试图通过心理学来评估疯癫,和辨明它的合理性,但最后它必须首先在疯癫面前,证明自身的合理性,因为充满斗争和痛苦的世界,是根据上述得出的结论。 "

疯癫的世界永远不是理性世界可以到达的,永远是理性世界的对立面,只要理性世界仍然占领统治世界,无论以何种形式,非理性的癫狂就会一直和它战斗下去。

疯子们从未停止过战斗,越来越多的疯子们将会出现在大众的视线中,用理性抑或非理性的工具,通过他们特殊的个人方式来和理性抗争。

一个个的人V.s一群群的人

疯子的故事和历史的开始书写,意味着社会新格局的来临。

到那时,理性还是疯癫,终有一款适合您。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