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国斜阳:秩序和共识危机

作者: 筹码君

微信图片_20170915212109.jpg

这是发生在平行世界的另一个叙事脚本,纯属虚构,没有雷同。

丁酉鸡年,秋分,玄鸟归,风起青萍之末。

全世界都处于经济的熊市反弹之中,一针又一针的鸡血(QE),终于让整个金融市场勉强维持歌舞升平。但是,背后的焦虑和惶恐却越发深重。没有人能解决问题,谁都知道, 当前的问题是:政体太肥、纸币太多、人民太老、种族太乱。

问题太难,责任太大,谁都绕着走。明明更大的经济和政治危机就在前方,但是元老院的长老们都在小心翼翼的用老套路来榨干增量,尽力维持脆弱的平衡,生怕屎溅到自己身上。美元在楞头青川普的领导下开始装模作样地一路下挫,人民币和欧元一路上扬,各位领导们都有商有量,互相留几分余地,小心翼翼地呵护着彼此的资产泡沫,生怕火烧连营。

一切的岁月静好,都在鑫帝的搅局中,加速暴露了裂痕。


秩序危机:江湖谁做大哥?

2.jpg

如果你不喜欢老前辈的规则,OK,掀桌子

北境之王、铁王座的守护者、国际政治搅拌机、韩国的解放者——鑫帝,用漫天的H-Bomb+飞弹,掀翻了桌子,甚至成为主宰金融市场真正的话事人。甚至有传言,他是VIX(恐慌指数) 的大玩家,核弹费用都从金融市场上印出来的。真心碉堡,在瑞士读书真TMD管用啊!

作为年轻少主,上位几年来,鑫帝迄今为止还没有出过昏招:犬决姑父、毒杀哥哥、炮决辅政大臣、屠戮亲中派,绝不手软。明面上不停地摆动核试验,暗地里积极推动经济发展,虽然饱受制裁,但是GDP增速达到3.9%,创下18年来的增速新高。一枚80后将全世界老狐狸玩弄股掌之间,这绝不仅仅是命好,而是政治的家学渊源和功力。

本来,北境是一枚弃子,烂掉了。在苏联解体后的地缘政治中,中韩美日俄都实质性贸易结盟了,这个只会打打杀杀的愤青小弟,除了北境那几千万屌丝劳工,剩余价值太少。在只看利益的老大眼里,放弃只是时间问题。

但是,鑫帝看到了政治体系中巨大的裂痕和隐含的翻盘机会,积极发挥雷军老板倡导的互联网精神,单点突破,简单、极致、快,用单一产品——氢弹,将旧秩序撕开了一个裂口。 

地缘政治是战后秩序重建过程中的最大的博弈平台,是核武器勾勒的强国权力框架下的子体系。没有核武器,尤其是没有氢弹之前,北境与中国一样,只能在大国博弈中跑跑龙套。要想上桌吃饭,商议大事,核武器是一张贵宾厅的门票。

但是,时过境迁,核武器仅仅是一张泛黄的站票,吓吓他国的政党和老百姓还行,对于大佬来说,核武器这张站票不太好用了。冷战时期军备竞赛,将氢弹飙到5000万吨TNT当量之后,美苏都陆续放缓了核武器的实验。足以引爆地球的武器库和全场清零的博弈方式,有什么意义?大国们迅速将科技竞争推进到更先进的快速精准打击和更牛逼的防御体系中,确保你投弹无效。

3.jpg

波音(NYSE:BA)的战略防御系统,导弹刺破云霄

野路子的小国们并没有那么多选择,比如北境,只能在地缘政治中寻找机会,趁机从苏俄解体+乌克兰乱局中,私下搞定了核武器资源,让联合国所谓的『核不扩散』核武器条约,成了一纸空文。并且,无惧制裁的北境,更将威慑发挥到极致,试图打破了美帝的循环:最强武力(核武器)⇨ 安保条约 ⇨ 贸易联盟 ⇨ 贸易结算 ⇨ 美元霸权 ⇨ 最强武力

动作虽然吓人,但是没人相信会真的使用核武器。虽然核武器越来越多,可是大国之间也没人真的愿意动手了。不久前,一场号称可能触发第三次世界大战的摩擦——中印边界矛盾,两军居然真的在扔石子,扔石子......军火商人和军工股玩家的心都碎了。

4.jpg

2017全球核武力量对比 ,美俄之外,就是中法英以色列朝鲜印度和巴基斯坦

原本,世人以为,核武器扩散,会导致秩序混乱。但是,巨大的杀伤力和互相钳制的贸易纽带,让大家谁也不愿意真的杀敌800自损799。钱花了,人死了,抢占的国土鸟不拉屎,真心划不来。

核武器最终从终极暴力和秩序的核心,变成了未来的负担和新一轮危机源头:核武器失灵,旧的秩序垮塌了,新的秩序如何建立? 共识在哪里?江湖上,认谁做大哥?

历史上,美国这个大哥地位确确实实是打出来的。看看敦刻尔克大撤退吧,欧洲一群烂人打成那个鸟样,要不是美国的援助,欧洲现在就是德国的(当然,虽然战败了,德国最终还是控制欧盟)。

为了维持世界秩序,帮助全球重建,美帝提供了统一的货币(美元)、提供统一的安全保障(世界警察)、统一的价值观和统一的信仰(基督教),提供大量贷款,战后的世界如雨后春笋般重建起来。 

当然,后来美国的花花肠子多起来了,开始扮演360安全助手的角色,通过武装恫吓的方式售卖美式『安全包』,要求用户强制购买美国提供的其他安全产品,包括但不限于武器买卖、驻军、扶植傀儡、强迫经济重整等,如果不购买,往往会出现内乱和边界武装冲突。

对这个模式最买账的无疑就是中东海合会国家。半殖民地半封建政府是文明世界的活化石,本来就应该挂掉,结果石油美元贸易是天赐蛋糕,美国向他们兜售美式武器、美式安保措施、美式生活方式,换来地缘、币缘经济利益,让这些落后于时代的国家回光返照了数十年。

剧本终有演完的一天。

  • 美帝战略回撤,原来承诺的『安全包』模式进入尾声,大哥逐渐退位。
  • 鑫帝上位,在一个敏感时刻推出H-Bomb,打个不恰当的比方:鑫帝作为丐帮最末流的弟子,在洪七公掌门的家宴上,表演了掌门才会的降龙十八掌,你让其他人,心里怎么想?到底谁会成为大哥?
  • 经济实力不俗的日韩也开始撒娇需要拥核,『大哥退位了,总不能让小瘪三欺负我们呀!』于是,中国周边居然有俄罗斯、印度、巴基斯坦和朝鲜四个国家拥有核武器,未来可能到6-7个。

一种难以形容的历史感呼啸而来,大哥的时代彻底结束了,江湖又要重回到撕逼的时代,只是,一定是新形态下的撕逼关系,怎么撕,撕得服不服气,都还有待探讨。

『碰到问题,如果一个核弹解决不了,那就两颗』的时代,真的结束了。 

5.jpg

1953年5月内华达州,M65原子加农炮实验,15000吨当量


共识危机:内部谁可服众?

币缘政治并非凭空捏造,货币的使用和流通本身代表着这个主权一揽子利益和关系的集合。 大家都在开门做生意,比拼的就是一个货币过硬。

本来,各国各自印钞相安无事,虽然搞得热钱汹涌,似乎副作用也还能接受。突然之间,货币市场居然也出现了一个鑫帝一样的愣头青——比特币。

在央行和金融行业人士眼里,数字货币——尤其是比特币,诞生超过10年,还没有死,是非常不道德的;这些年,历经两轮牛熊,比特币对美元猛涨超过10万倍,这一定是诈骗。

6.jpg

近两年的比特币对美元涨幅

本来,比特币就是屌丝技术人员的玩具,一个匹萨换N个比特币的事情还历历在目,一转眼,历经129次打压的比特币,今年最高甚至超过30000元人民币/枚。比特币能有今天的好运气,基本上都是法币给的。

截止2017年,世界上共有230个国家和地区,其中国家有195个,地区有35个;货币大概是200+ 种,其中相当部分鲜为人知,比如:

afghani 阿富汗尼(阿富汗) baht 铢(泰国) balboa 巴波亚(巴拿马) birr 比尔(埃塞俄比亚) bolivar 玻利瓦(委内瑞拉) cedi 塞迪(加纳) CFAF 非洲金融共同体法郎 colon 科朗(哥斯达黎加、萨尔瓦多) cordoba 科多巴(尼加拉瓜) cruzeiro 克鲁塞罗(巴西) dalasi 达拉西(冈比亚) dinar 第纳尔(部分阿拉伯国家、南斯拉夫等) dirham 迪拉姆(阿联酋、摩洛哥) dobra 多布拉(圣多美和普林西比) dong 盾(越南) drachma 德拉克马(希腊) EC dollar 东加勒比元(多米尼加联邦等) florin 盾(荷兰) forint 福林(匈牙利) gourde 古德(海地) guarani 瓜拉尼(巴拉圭) guilder 盾(苏里南) kina 基那(巴布亚新几内亚) kip 基普(老挝) koruna 克朗(捷克等) kwacha 克瓦查(赞比亚等) kwanza 宽札(安哥拉) kyat 元(缅甸) leone 利昂(塞拉利昂) leu 列伊(罗马尼亚) lek 列克(阿尔巴尼亚) lempira 伦皮拉(洪都拉斯) lev 列弗(保加利亚) lilangeni 里兰吉尼(斯威士兰) lira 里拉(意大利等) loti 洛蒂(莱索托) mark 马克(德国) markka 马克(芬兰) metical 梅蒂尔卡(莫桑比克) naira 奈拉(尼日利亚) ngultrum 努扎姆(不丹) ouguiya 乌吉亚(毛里塔尼亚) pa'anga 潘加(汤加)  peseta 西班牙比塞塔(安道尔) peso 比索(阿根廷、智利等) pound sterling 英镑(基里巴斯) pula 普拉(博茨瓦纳) quetzal 格查尔(危地马拉) rand 兰特(南非) rial 里亚尔(伊朗等) riel 瑞尔(柬埔寨) riyal 里亚尔(沙特阿拉伯等) rouble 卢布(俄罗斯等) rufiyaa 拉菲亚(马尔代夫) rupee 卢比(印度、巴基斯坦等) rupiah 卢比,盾(印度尼西亚) shekel 谢克尔(以色列) schilling 先令(奥地利) shilling 先令(坦桑尼亚等) sol 索尔(秘鲁) South African rand 南非兰特(纳米比亚) sucre 苏克雷(厄瓜多尔) Swiss franc 瑞士法郎(列支敦士登) taka 塔卡(孟加拉国) tala 塔拉(西萨摩亚) tugrik 图格里克(蒙古) won 元(朝鲜、韩国)vatu 瓦图(瓦努阿图) zaire 扎伊尔(扎伊尔) zloty 兹罗提(波兰)......

扪心自问,美元等几种货币之外,有几个你敢于拿来存钱的?国际上有良好流动性且可以自由兑换的,大概也就30多种货币,没有过恶性通胀的货币,更是屈指可数。其他的,基本上都是垃圾。

很多国家可能已经不复存在,比如南斯拉夫,解体后贬值99.95% ;有些国家处于经济崩溃边缘,比如按照官方汇率价值1万美元的委内瑞拉货币玻利瓦,黑市上只能换出1500美元现金,而且爱换不换。就连貌似强国的俄罗斯,最近2年对美元也贬值超过50%。相比之下,比特币对美元这两年又涨了10倍...

7.jpg

超过160种垃圾货币,让人何去何从?让比特币怎么看得起诸位?

垃圾货币横行,主要也是垃圾国家太多。凭什么仅仅80多个小岛,区区27万人的瓦努阿图可以有货币,而海淀区没有货币?27万人还没有北京的回龙观小区人多呢。

抛开种种不平衡,追根溯源。货币的内涵究竟是什么?从经济学角度看,货币是一般等价物;从政治经济学的角度看,货币是权力的凭证;从当下的角度看,货币是全球第一个互联网——价值互联网。

货币一开始是独立的,不知何时起,国家开始控制了货币的供应,并把这种相互承认的信用改成了国家信用,整个货币信用体系仿佛是国家在背后做支撑。但是,著名经济学家弗里德曼在著名货币理论著作《美国货币史,1867-1960》中表示,实际上国家要考虑一个问题,当『钱』不值钱的时候怎么办?政府的可信度并不高。或者说,在货币上,政府并不是必要的价值互联保证。

今天的国家控制货币发行,实际上是在推行帝国的公司化运作,货币从单纯的价值互联工具,变成了游戏币,变成了生存券:国家通过国有企业,向用户兜售必须的生产资料,比如房产、户籍、入学资格、能源等等,控制用户命运的咽喉,并通过货币通胀,完成隐形的高税收(30年前的万元户现在就是个小屌丝)。毕竟,政府要花钱的地方太多了,政体太肥、人民太老、种族太乱这些麻烦事,要花太多太多钱,『钞票越来越像手纸』是必然的,现钞就是一张纳税凭证。

凡事都有尽头,政府也不能没完没了的印钞票刺激经济。弗里德曼考察了不少二战期间的例子,在二战期间的德国恶性通胀,纸币几乎和厕纸一样,香烟和酒就充当了货币,许多商品可以用几根烟来购买,烟本身扮演了价值锚点的作用。只要具有一定的认同基础,商品就是法币的有力竞争者。

国民党的溃败也是因为钞票滥发,货币贬值几万倍,比手纸还便宜,农民不得不以货易货,用耕牛和大米作为货币。恶性通胀,引发了货币崩盘,税收体系瓦解,最终导致了国民党的垮台。 

相比之下,基于民间自发形成的信用货币,反而更为长久。美国人类学家威廉・福内斯曾经描述过一个没有政府背书的真实的货币案例:

在太平洋上密克罗尼西亚的最西端有一个小岛,叫雅浦岛。1903年,威廉・福内斯来到这里,他对岛上的经济系统发生了兴趣。

岛上没有什么资源,经济系统最大特点就是独一无二的货币——一个厚重的石头轮子(叫做『费』),一般是1-10米的直径。因为太重,收钱人一般懒得搬运甚至懒得标记这个石头轮子,交易双方都凭借信用,无需实物交割。

甚至有一位先祖,探险寻找新的石轮,发现了一块大的出奇极具价值的石头,但是回程中,海上起风暴,只能放弃逃生。虽然石轮沉在海底,但是这群人回来后凭借自身信用,证明这个石轮体积巨大质地优良,并且真实存在。令人震惊的是,所有人都承认这个事实,并且承认这个家族拥有一笔横财。

《石币之岛》中就没有政府的影子,但搬动与磨制石头,形成石轮就是受承认的货币。人人都像有区块链的见证机制一样彼此认可,信用极佳。

货币是一种逐步形成的价值共识,最早的金钱制度来自于苏美尔人的麦元制度。当时的物品置换物为麦子,后来,随着跨区域贸易的出现,才慢慢形成了金属货币以及白银黄金,毕竟后者不易腐烂也易于交换,价值也更为稳定。

今天的货币已经背离了信用基础,成了制度运行的燃料(隐含的大量的通胀赋税),并且,在可见的未来,随着财政赤字越来越大,法币能购买的完整产权的资产会越来越少,维持内部制度所需要的燃料(Gas)会越来越多,最终入不敷出,货币出现巨大危机。

这个时候,人们就会形成分裂:是否需要维持高昂的隐形铸币税,来维持一个越来越沉重的货币体系?区块链技术,能帮助我们形成自发的、相互承认的信用体系,一个并不特别需要『国家权威』,只要相互承认的信用就可以支撑的货币体系。

分歧越来越大,此消彼长,一场巨大的撕裂已经不可避免:

  • 法币世界的的风险正在不断积累:超过160种货币流动性不佳,且经受不起巨大的汇率波动,汇率正在主导一国的产业和工人的命运,甚至主导国家的命运。因为汇率问题造成的经济危机,死亡人数超过战争。
  • 新的组织和新的货币正在加速形成:今天,比特币聚集了超过100万人,形成了全球Top100的经济体。未来阿里是Top5的经济体。Apple已经是一个接近一万亿美元的顶尖经济体。超过全球90%的国家。未来的组织形成,经济体的出现,会更多元化,共识会脱离『主权』的语境范围。
  • 核心生产资料正在加速迁徙:国家经济体逐步老化,国家掌控的都是有形的生产资料,比如矿产土地工业体系与能源设施,而对于海量数据、先进的理念、协作机制、人才和文化,则越来越没有控制力。在分离的平行空间内,必然会形成崭新的文化体系和共识机制。 

8.jpg

今天的比特币已经有700亿美金,是世界Top100的经济体(上图已经过时)

旧的体系正在被釜底抽薪,新的体系正在形成。但是,要回归到大一统,也不再可能,必然是百花齐放,出现各种各样的货币,基于各种各样的经济体和共识。

对于帝国而言,要维持法币的地位,要么寻求内部的最大共识,在新生产力集团和老工业集团之间做艰难的妥协,要么寻求最大的管制。仅目前看来,国家框架已经无法凝聚共识。

工业化时代,国家可以凝聚力量,发动对外战争,侵略殖民,为国民谋福利和提供安全保障。新的时代,大规模战争已经消失,生产资料完全改变,获取共识要远比武力威慑更重要。

在可见的几年中,国际不再有大哥,国内不再有共识。这是最好的时候,百废待兴,百家争鸣;也是最坏的时候,混乱无序,群魔乱舞。

来源:筹码(Chouma2016)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