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卫星的中国马斯克

作者: 你包叔

马斯克的猎鹰火箭发射成功,这则逆天的消息除了给人类的未来奶了一大口,更多中国人看到后更多的是反思:

为什么一个几千人的美国私企能干掉俄罗斯几万人的航空部门,也干掉中国几十万人的各种国有国防科工企业?

你包叔印象最深的是一道选择题:

自己吹的牛逼,含着泪也要(  )?

马斯克答:实现。贾会计曰:套现。

N年前,贾会计就乐于把马斯克和自己放在一起对比,因为彼此都造车。不仅是贾会计,甚至国内搞ICO传销的“企业家们”也拿马斯克来给自己加戏,各种悲壮。

但当特斯拉以百公里不到2秒的速度撕裂空气阻力,当那台火箭喷涌着烈焰像巨神从天而降,每个身处地球的人都能看到一种全新的未来。

但其实,中国也是有马斯克的。美国马斯克只会造火箭,中国马斯克更牛,他们会放各种卫星。

按中国人“成王败寇”的评价体系,马斯克一战封王。

但时间倒退17个月,马斯克并没有这么神。

2016年9月1日,马斯克Space X公司的猎鹰9号火箭在发射过程中发生爆炸,这是Space X猎鹰9号的第二次严重事故,上一次是2015年。

当时新闻标题是:“多能不专——火箭事故能否炸醒马斯克?”。

中国评论家于是送给马斯克“航天半吊子”头衔,贾会计则被一些媒体人描述为“不平凡的追梦人”。

那时,北京五棵松体育馆还叫“乐视体育生态中心”。

2016年4月,上万名“乐迷”顶着北京春天的大风,挤进了乐视体育生态中心,见证了乐视超级汽车LeSEE 的概念车。在马斯克火箭爆炸的当年9月,乐视汽车宣布了10.8亿美元的A轮融资。

但这之后,贾会计走出了一条和马斯克截然不同的命运轨迹。

2016年11月6日,贾会计在公开信里承认资金链出现问题。他的造车梦与乐视曾经的生态系统一起,走向分崩离析。

几个月后,贾会计被他的山西好老乡孙宏斌从上市公司体系中踢出局,不得不远走美国,守着FF汽车这张最后的翻身牌。但融资迟迟没有落实、高管陆续离职、工厂没有进展等消息不时传出……

他一手甩下的乐视网,在证监会强制要求下复牌,完成了十一个连跳了。上周乐视网发布业绩预告,预计2017年亏损110多亿,这超越了亏损106亿的石化油服,刷新了今年A股记录。在贾会记的令人窒息的梦想吸引下,18万乐视股民都窒息了。

贾会计放卫星之路是这样的:在山西县城做运输煤炭教育生意、在太原做移动基站配套生意、在北京做乐视生态生意,包括视频、电视、盒子、手机、影视、电动汽车。

他最后放了一个强有力的卫星,叫做“生态”。在这个“生态”逻辑里,他从来没有考虑过赚钱的事,只想着怎么花钱。似乎只要烧钱占领了用户,就可以笑到最后。

马斯克的发展则是这样的:成立支付公司PayPal、创办火箭公司SpaceX、创办特斯拉、鼓捣太阳能脑机结合等高科技。具体到造车这件事情上,马斯克早早就在官网上公布了发展路径: 

开发一辆跑车;(Roadster)

利用跑车吸收资金,开发一款更多人能买得起的电动车;(Model S、X)

用拿到的钱开发一辆更便宜的电动车;(Model 3)

推进以上三步的同时,提供零排放的电力能源;(自建超级充电站和充电桩网络)。  

曾经有人说,马斯克,你的特斯拉这么牛逼咋不上天呢?如今马斯克已把特斯拉送上天了。特斯拉上天的的时刻,乐视帝国已然轰塌,下周回国的贾会计,归来仍遥遥无期。

那年马斯克火箭的爆炸,还炸出另外一个神秘中国追梦人,他的名字叫王靖。

猎鹰9号火箭在9月1日的一声爆炸,让信威集团老板王靖的“大手笔”投资曝光于众。爆炸前一周,信威集团刚刚披露,拟以2.85亿美元的交易对价收购以色列SCC公司的100%股份。

那次SpaceX炸毁的Amos6卫星,正是来自SCC。

信威是一家以通信为主业的公司。就算在A股上市公司中,信威不算出名。但真正让王老板博得“中国马斯克”大名的,不是天空,而是海洋。

2013年,王老板突然宣布,他承包了拉美洲一条大运河!

这位王老板凭借惊人的想象和与尼加拉瓜总统儿子的私交,拿下了贯穿尼加拉瓜全境、三倍于巴拿马运河长度的尼加拉瓜运河100年经营权。他旗下的HKND(香港尼加拉瓜运河开发投资有限公司)负责运河施工。

这个被王老板称为“中美洲丝绸之路”的尼加拉瓜跨洋大运河,并未得到中国政府支持。事实上,中国尚未与尼加拉瓜建交,中国外交部曾四次表态——大运河项目与中国政府无关,商务部更是提醒投资者“切勿以任何形式参与”。

按照尼加拉瓜政府和HKND的协议,运河应在2014年动工。但到了2015年10月,HKND宣布,协议中的运河工程的开工日期将延期一年。

在国内,王老板编织了一个美丽的梦想——“人类社会发展到今天,地球现在需要这个运河出现。”听上去,跟牟其中那个在喜马拉雅山炸个口子的想法一样美妙。

官方资料介绍,运河建成后,可通行32万吨油轮、40万吨散货船和2.5万个标准集装箱货轮。

不久后,这个关系着人类社会和地球、全长276公里、预计投资达500亿美元的超级运河项目又一次宣布延迟——原计划2019年完工,推迟到2020年。

王老板这颗运河卫星放得够大。中国南水北调工程约13亿土方量,尚且修了11年。王老板要用5年时间搞定一条41亿土方量的运河,且是在经济不发达的尼加拉瓜。

王老板的发家史也扑朔迷离。信威集团成立于1995 年11 月,原为大唐集团旗下核心资产,2007年至2009年信威集团连续亏损。2010年公司进行股权重组,大唐集团减持退出,不到四十岁的王老板掷数亿接盘,至此,信威集团由国有控股企业转身为民营控股企业。

同样是“迷”的还有资金来源。500亿美元什么概念?尼加拉瓜政府一年的财政预算尚不足50亿美元。王老板表示,运河资金有相当一部分来自于他的个人支出。

卫星俱备,只差点火。项目时间已过去三分之二,但王老板似乎并不着急。在马拿瓜湖两侧,当地人连运河的影子都还没看到。国外媒体也鲜有关注,除了N年前几个环保NGO。

即便挖出来一条运河,过往船只愿意改道尼加拉瓜而放弃走巴拿马,能赚多少钱?

有人给王老板做了一笔测算。按照HKND官方预测尼加拉瓜运河可实现9100艘每年的最大通行量、通行费参照巴拿马运河来计算,尼加拉瓜运河每年可收入10亿美元,60年可回本。不过HKND的收益还要和尼加拉瓜政府对半分。

离项目完工期2020年还有两年,祝福王老板两年内能挣500亿美元,全部支持运河建设。

或许还是浙江义乌的造船商人生意实在。毕竟给船“修路”没有造船来钱快。

2012年玛雅人预测的世界末日前,义乌商人杨宗福首次向世人展示自己的新发明,代号“Atlantis(亚特兰蒂斯)”的球形密封应急救生舱,将其命名为“中国诺亚方舟”。

他甚至接到了超过20个订单,单笔订单金额高达500万元。

不过在一次承受外力实验中,“中国诺亚方舟”摔得连他妈妈都不认识……

用越来越国际化的东北话讲,就是“瞧给你得瑟的,咋不上天呢?”

中国企业家的起点比马斯克不知道高到哪里去。

1991年雷军从武汉大学毕业,被分配到航天部某研究所工作。彼时的马斯克刚刚摆脱了南非身份,获得了加拿大国籍,还是皇后大学的一个书呆子。

航天部每月87块5的工资怎么能满足雷军。三个月后,雷军下海了。发射场少了一个雷骨干,互联网多了一位雷布斯。

 功成名就的雷军,在2016年两会期间,以全国人大代表的身份建议放宽市场准入机制,鼓励民营资本进入商业航天领域。

而另一位商界领袖冯仑,则试图成为“中国式马斯克”。2018年2月2日,一枚名叫“风马牛一号”的卫星从酒泉起飞,它只有鞋盒大小,主要功能是拍摄太空图像。

冯仑花了100万美金,把一台“照亮你的美”的大号vivo手机送进了太空。但无论如何,这是中国第一颗私人卫星。

为他造卫星的胡振宇,出生于1993年,被看作是中国最接近马斯克的天才,但是他受到的怀疑比马斯克换的老婆还多。无论如何,他帮助冯仑完成了一个重要任务——超越前老板牟其中。

1994年牟其中的南德卫星公司拿到了台湾人2150万美金的租金订单,牟大受鼓舞,决定投入7000万美元发射两颗卫星。这一次,牟其中试图重复空手套白狼的成功,两年间在湖北省中行虚开信用证33单,造成了3980万美元的损失,南德因此被查。

24年后,目睹了南德崩溃全程的冯仑,终于成了中国离马斯克最近的一个人。

说起来,最早造火箭的是中国人陶成道。

 “15世纪末的一天,他在一把座椅的背后装上47枚当时可能买到的最大火箭。他把自己捆绑在椅子的前边,两只手各拿一个大风筝。然后叫他的仆人同时点燃47枚大火箭,其目的是想借火箭向前推进的力量,加上风筝上升的力量飞向前方。”

随着一阵剧烈的爆炸,硝烟散尽后,陶成道和他的飞行器上了天。

为了纪念这位拿生命冒险的中国人,国际天文学联合会还将月球上的一座环形山以他命名。

按照这样的逻辑,月球上应该刻满贾会计和王老板的名字,在拿别人身家冒险方面,他们始终引领着世界潮流。

来源:包邮区(ID:ibaoyouqu)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