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播已成锦鲤

作者:刘丹如

来源:AI财经社

在人们高喊着“欠快播一个会员”的慷慨激昂中,除了表达对王欣的同情,更多是对于快播时代里无广告免费电影、爽片唾手可得的怀念。王欣的入狱给那个时代划上了句号,但却没有阻止其他人从这个灰色产业链中掘金的渴望,而由此开启的是一个比之前更加野蛮、混乱和无序的时代。

image.png

2018年2月7日,王欣出狱。随后的24小时里,无论是洗澡理发,还是与从前的朋友相聚,他的一举一动都备受人们的关注。 

同行和朋友们为王欣错过的这三年惋惜。2007年创立的快播,到2014年已经成为下载量仅次于微信的手机软件。如果没有那一场突如其来的牢狱之灾,今天的视频领域必然不会少了王欣的一席之地。 

在没有假设的现实世界里,王欣错过的三年,是互联网世界尤其是视频领域发生格局巨变的几年。三年中,播放器早已经退出主流视线。在快播倒下后,它当年的竞争对手暴风、迅雷、百度影音谁也没能笑傲江湖,即便上市也不再依靠播放器业务生存。 

新的视频时代,再没有人能重现快播坐拥3亿用户的风光。干掉了播放器们,长视频版权网站刚刚靠着付费和广告稍有盈利,就被直播抢走了风头,直播红火才一年,短视频风口就迅速袭来。没能在这个时代里分得一杯羹,但王欣却很有可能见到短视频平台、直播平台和视频网站在2018年纷纷共同上市的情景。 

在行业之外,这个曾经用产品影响数亿人的创始人身上充满了悲情英雄的色彩。“要还快播一个会员”的呼声在王欣出狱的这一天达到巅峰。这种激昂的情绪除了对王欣的同情,更多是人们对于快播时代里无广告免费电影、爽片唾手可得的怀念。 

实际上,王欣的入狱给快播和播放器时代划上了句号,但却没有阻止其他人从这个灰色产业链中掘金的渴望。而由此开启的后快播时代,是一个比之前更加野蛮、混乱和无序的时代。 

快播崛起的秘密

王欣出狱前一个月,全国“扫黄打非”办公室公布了2017年度“扫黄打非”十大案件,这十起案件中有三起是直播平台涉黄,一起是色情网站与广告联盟串联牟利,因为涉案金额和社会影响较大,主事者要除了要面临高额罚款,牢狱之灾也不可避免。 

相信其他涉黄入狱的人不会像王欣这样收获同情。 

2014年8月,王欣因为涉嫌传播淫秽物品牟利罪被全国“扫黄打非”办公室逮捕入狱的消息一经传出,就引发了广泛关注。到2016年1月,快播公开庭审时,吸引了一百万人围观,以至于直到今日,人们提起王欣,仍旧能想起他当时”技术无罪“的精彩抗辩。 

在视频内容过去十年的历史中,快播的确是一个分水岭。如同QQ出现前,中国已经有几个类似的ICQ软件,但由于用户体验不行都没能做起来。快播、暴风、迅雷等当时的主流下载播放软件本质上并无不同,出色的技术是快播获得3亿用户的重要因素。 

在快播成立的2007年之前,播放器领域已经有了暴风影音,但人们更多的还是依靠电驴、迅雷这样的下载软件从资源站下载视频到电脑上观看。正是在王欣和技术团队的努力下,快播能做到打开网上视频只比打开本地文件慢一点。 

更重要的是,快播能够打开市面上绝大部分的资源站,这成为快播能够崛起另一个重要原因。

观看盗版和色情内容是用户们的刚需,当时不计其数的中小电影资源站为满足这一刚需而存在。而快播则帮助这些中小站长解决了降低服务器和带宽成本,让用户方便、流畅地观看站子上的各类资源,快播还允许站子们依靠这些资源导来的流量自行进行广告投放和收益,大的站子一年能收益一两千万,到2013年,这类依靠盗版和色情内容生存的网站已经达到了10万多个。

快播自己也从中获益颇丰。2010年10月,快播拿到了赛富基金400万美元的投资,加大了推广力度,2011年,快播的收入就超过了1亿,力压一众老牌播放器成为市场的第一名。根据公开资料显示,快播的盈利包括三部分,分别是广告和搜索引擎,快玩游戏,以及机顶盒的销售。从2012年至2014年3月,快播公司的营业收入为5.4亿元人民币,其中快播广告收入占到61%,快玩游戏为38%。 

在优酷、土豆等视频版权网站还在为盈利和版权苦苦挣扎之时,快播过得风生水起。在版权和监管没有明确之前,快播所代表的播放器生意,既满足用户需求,又不需要付出太多成本就能一本万利。 

事实上,在版权市场尚未建立,网上色情内容还处于法外之地的情况下,通过技术满足用户需求是创业者们的本能。当时的巨头百度也曾盯上了这个市场,并通过挖走快播技术人员和收购快播赖以起家的合作伙伴MaxCMS后推出了与快播别无二致的百度影音。 

但快播仍旧是快播,它在视频技术上的创新足以傲视巨头。比如当年推出的”雷达“功能,至今都还让快播用户们念念不忘。 

快播之后的无序时代 

2014年快播被封,大量的盗版电影站被查封下线。幸免于难的百度影音、暴风、迅雷等主流播放器也都纷纷清理平台上的违规内容,但这并不意味着需求的彻底消失。

就像在《笑傲江湖》里,任我行对令狐冲说那句,"这个世界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一样,互联网世界并没有因为快播的退出有本质上的改变。只要人们的需求存在,满足人们隐秘而强烈的需求的产品就会一直存在。 

新的产品以更新和更隐蔽的形态出现在了人们的社交网络上,这些由于图片、文学、视频、动漫画、录音、网络直播构成的色情内容就像一条深藏在互联网纷纷繁复杂的信息流中的暗河,上游的人把资源包装好,投放到各种渠道,下游总有源源不断的用户来消费。 

在无法从主流渠道获取资源后,这些资源更显得珍贵,有时人们甚至要付出更大的代价。 

人们发明了各种暗号在地下传输这类资源,比如代表日本成人电影的番号,以及市面上各种各样的种子解码器。种子是一种p2p工具,技术原理和区块链有些相似,资源本身并不放在统一的FTP服务器上,而是由其他用户来提供,每个资源只有资源的节点位置。

基于此,其本身是极难被监管的,因此风险很低,但弊端在于,不是你想找的每一部电影,都一定能够找到对应的种子。 

一些带有诈骗性质的黑色产业也开始抬头。AI财经社通过调查发现,在如今不少主流的信息流产品中,一些打着同城交友旗号的社交产品在吸引用户下载后,通过聊骚、发色情图片等方式勾引用户成为会员。

image.png

太原市曾集中销毁了一大批违规出版物。

曾经遭遇过这类骗局的小石(化名)告诉AI财经社,一旦你开通了把这类产品与支付软件的连接,就会被这些软件恶意扣费,扣费金额在十几元到几百元之间不等。更恶劣的是,当你充值成功后会发现跟你聊骚的美女实际上是挂着美女头像的AI机器人,所谓的聊骚都是设计好的自动回复。相比只是在网站里插广告的盗版站,这类产品开发成本极低,需要付出的主要是渠道的分成费用,但由于转化率高,收益却能达到百万至千万。 

除了这类打着色情社交幌子骗人的产品,各类网站下方画面露骨的广告弹窗,也充满玄机。

AI财经社在一个小说网站点开类似的弹窗后,进入了一个提供貌似实拍画面的短视频小站,但只展示30秒到一分钟,其后网页会提示充值成为会员可以看完整版。但充值后只能多观看一分钟,再次收到30元的充值提示,以成为超值会员观看完整版。在几次充值后,最终发现后面的全片是我们小时候看过的葫芦娃。 

在暴利的驱动下类似的手段数不胜数。今年打黄扫非办公室公布的案件中,就有团伙通过在境外架设服务器,下载色情资源上传到国内建立的网站,再通过与广告联盟合作的方式牟利的案例。强需求、高流量、暴利……在这些因素的驱动下,即便有监管红线的步步紧逼,仍旧有无数人试图从这条几乎是流淌着黄金的暗河中牟利。 

直播时代的技术较量 

实际上,点播内容的商业模式与快播时期并无太大不同,点播网站们网站通过色情内容为广告导流,而广告投放商们又大多是一些在主流平台无法出现的灰色产业,如赌博、男科医院等。在后快播时代,真正具有变革性意义的是直播平台的出现。 

几乎是直播平台一诞生,掘金者们就立即发现了它可以和色情内容完美结合。可以直接通过打赏盈利的特点,无论是早期PC端内容还是移动直播,色情直播始终根植其中,主流视频平台也不可避免。为了自我保护,不少大平台会雇佣上千人的团队对视频内容进行审核,但仍旧时不时有平台因为涉黄而遭殃。 

今年1月29日,网络直播平台Peepla因涉及淫秽色情信息被查,这是一个有多位明星参投的同性交友直播平台,被曝光后引起了不小的关注,被查后各大应用市场已经找不到这款软件,但在Peepla贴吧,仍旧能有人在兜售该平台的安装软件。AI财经社记者顺着微信号找到了only并提出购买Peepla的需求。 

“peepla大多是绿播,我还是推荐你看GB live和基遇,两个只要十块钱,如果因为误删和更新等原因丢失,还给你再发。“在贴吧找到黄色直播平台的售卖者的微信后,这个微信名字叫only的男人,宛如接头特务一样,开始用暗语兜售手上数十个资源平台。

image.png

涉嫌违规的直播平台页面截图。

only表示,peepla上大多是没有刺激内容的绿色直播,更”有意思“的黄播在GB live和基遇,在支付共计16.6元后,就能获得这三个平台的下载链接,链接已二维码的形式发送,不需要通过应用市场就能直接在浏览器下载打开。由于沟通良好,only还赠送了一个含海量同性大尺度交友的视频资源的网站。

随后我们发现,尽管应用市场上类似于Peepla这类被查封的软件已经看不到,但通过only售卖的链接,仍旧能够打开这个直播平台。

在首页随意点进去一个直播间,就听到主播在讲一些黄色笑话,但更为刺激的还是GB live和基遇两个平台,上午十点的时间就有几十个主播上线,他们大多长相一般,穿着随意。有的裸露着上身跳舞,有的则打扮成女性挑逗观众,甚至有些直接表演不堪入目的露骨内容,这些直播同时围观的人数达到几百人,有些需要付费直播,only告诉我,到晚上直播人数多比白天多三分之一,内容尺度也白天一样。如果有能力,观众也能将这些主播约到线下。 

独立的直播平台被禁后,今年又出现了聚合直播平台。今年1月,山东破获了一起直播平台传播淫秽物品牟利案,一个名叫月光宝盒的直播平台,首次以聚合平台的形式被查。它利用黑客技术将各类收费直播平台破解后,添加到“月光宝盒”APP的直播页面中,对于用户而言,这就相当于安装了直播版的“快播”,只要通过一个应用就能看到很多直播平台的黄色内容。

在被查封前,这个平台的注册会员已经超过300万、涉案金额达到2000余万元。 

从快播时代的播放器一统江湖到现在的群魔乱舞,透过纷乱复杂的技术手段和包装,真相是情色内容消费始终不会真正退出市场,只是成本和风险会随着不同社会环境发生改变。那些希望还快播一个会员的人们,也清楚知道那个互联网野蛮生长,内容免费泛滥的快播时代回不去了。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