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资本市场扶贫的五个W和一个H

2016-09-17 17:04 诺依曼 阅读 5636

《资本市场扶贫意见》发布以来,一阵轩然大波,反对者以复旦大学谢百三教授为代表,更是以连续两封措辞严厉的公开信来大加鞭挞和抨击,蔚为壮观。市场对此也有强烈反应,意见发布以来,深沪两市阴跌不止,勉强守住3000点。

百三教授壮怀激烈,振臂高呼,血仍未冷,让人钦佩。然则中国资本市场之大观也,西方舶来,东土落地,师洋不化者,多会于此,览物之情,得无异乎?

本文不才,愿意以一枚二级狗之视角,运用管理中的五个W和一个H分析,尝试拨开云雾,希望让各位不再惶惑,莫要盲从,心有光明顶,目有中秋月。

一、贫穷是否可以资本化:五个W

很多人针对这次资本市场扶贫政策,给出一个IPO套利机会,即赶紧在清单中的贫困地区注册公司,可以大大提高IPO成功的概率。这个反应也正常,没准也是《意见》希望看到的情形,这样就可以支持当地税收、从而达到扶贫目的了。

这与当年让城里人下乡的逻辑是不一样的,当时是要改造思想,向贫下中农学习,贫穷者是强势的;而这次是要以"白衣骑士"的姿态出现,救贫困地区人民于水火,改善贫困地区的社会福祉,所以逻辑是非常不同的。

既然政策给了这么一个利用贫穷地区的套利机会,用资本语言来说,就是把贫穷资本化了。那么,贫穷是否可以资本化?或者进一步问,贫穷是否具有交易价值?

已故著名作家张贤亮已经给出了答案。他说,西部太荒凉贫穷了,什么也没有,那我就售卖荒凉。于是,就有了我们现在看到西部影城,创造了上千人的就业,以荒凉为卖点解决了贫穷问题。如果进一步,这个影城上市或者被上市公司收购,岂不是资本市场的一个功德?

在这里,贫穷被资本化了,是可以交易的,也确实很好地解决了扶贫的问题。按照"五个W"即When(时间);Where(在哪儿)、Who(谁)、What(是什么)、Why(为什么)来看,张贤亮先生对贫穷可谓"运用之妙,存乎一心",这一度被作为经典商业案例,可以在MBA课堂讲上一节。

那么,这次《意见》的发布,是否在五个W方面做到了完备?目前,管理层屡提精准扶贫,加上近日甘肃一家五口自杀产生的贫困和社会伦理危机,扶贫紧迫性已经刻不容缓。在此关头,有关部门有力出力,有钱出钱,并不为过。因此,从五个W看,《意见》的出台在围绕中心思想、顾全整体大局的意义上,是合适的,也是可以理解的。

二、资本市场的道义与企业的社会责任:一个H

百三教授在第二封信中"望月哭股市",说金融市场就是钱对钱的市场,非常纯粹,非常纯洁,容不得任何杂质,包括政治的腐败云云,这实在是有点理想化和极端化了,也不符合全球资本市场的现实。

金融市场不仅会映射出实体经济的运行,也会多多少少地映射出政治的运行;反过来,政治一定会干预金融市场的运行,不管是客观和主观意义上的。所以,金融市场不仅不纯粹,而且各色人等不一而足,各种利益诉求介乎其间,是一个你方唱罢我登场、万类霜天竞自由的光怪陆离的江湖,而不是表面上西装革履、谈吐文雅,上班则PPT,下班则红酒杯的"文明世界"。

在这种纷繁复杂的运行中,是有一种不同于金钱之外的道义诉求的。这好像有些理想化,因为按照通常的理解资本的天性就是逐利,否则就是童话里骗人的故事。百三教授可能就是这个出发点。

实际上,资本市场的道义责任是客观存在的。一个最明显的例子就是运行规范的上市公司每年都会发布自己的社会责任报告。这些报告都会就上市公司在环境、员工福利、慈善扶贫等方面的履责情况进行总结和规划,已经是常规动作了。所以,资本市场扶贫在逻辑上并没有错误,资本市场已经在扶贫路上。而且,国外有文献表明,社会责任履行好的公司,其市场估值也高。可见,就扶贫这一社会责任来说,资本市场是可以做好的。

这就涉及到了一个H即:How(怎么做)的问题。引导企业在贫困地区上市来实现扶贫,这也不过分;也可以让上市公司收购贫困地区的企业,也不过分。但是,这都要在资本的逻辑下进行,这个资本逻辑要全面,要把利益放在社会责任这个更大的格局里去看,而不能仅仅从股票价差看。

因为,扶贫本身就是企业社会责任的一部分,从事后效果的角度说,它甚至是国际上一流上市公司市值管理工作的一项重要内容,只不过很多公司短视,没有意识到社会责任履行的重要性,仅仅把自己的眼睛放在金钱上面,市场也按照这个逻辑走,才会有了对《意见》如此强烈的反应。

当然,这也与《意见》相对比较生硬的措辞有关,如果从社会责任的角度,从已经取得的国际国内经验的角度,进行引导教育,相信不会有如此幅度的市场振动。当然,事情已经发生了,市场自己会有纠错,但管理层确实需要对自己推出政策的立意讲解和导向教育方面进行反思。

三、精神的贫穷、找回心灵深处的敬畏及其他

电影《蜘蛛侠》里有句话印象很深,说能力有多大,责任就有多大,是在劝导被毒蜘蛛咬了后功力大到爆的年轻人行善做好事。当下,国民经济各个行业,能力很大的可能金融行业应该算一个。作为金融行业的管理层,有社会责任感是一件非常好的现象。让冷血的资本带有温情,让无情的大鳄流下同情的泪水,这是社会向前走的表现。

这就要探讨贫穷的含义了。非洲部落的物质生活不可谓不贫穷,但他们却很快乐,甚至还有一些骄傲和优越感。如果你去扶贫,恐怕文不对题,出力不讨好。真的贫穷,是物质和精神两种层面的。物质贫穷是基本的衣食住行无法保证,精神贫穷则是思维单一,只能是一个腔调思考,理解问题也片面,自信于错误却不自知。

所以,这里要找回我们内心深处的敬畏感。很多人把敬畏理解为惧怕和恭维,其实不是那样。敬畏是发自肺腑的一种虔诚心态,是对人性和社会规律的承认和尊重。我们有时候会相信某种万能,可能是那个年代冲垮了人们心中的敬畏底线,因而会口中敬畏,心中无敬畏,这就不仅会在市场上反应出来,也会在政策上反映出来。

罗伯特·清崎在其著名的《富爸爸·穷爸爸》一书中说,贪财乃万恶之源,贫困才是万恶之本。一个地方之所以贫困,一定有其先天性的原因,也许是自然条件,也许是地方ZF做事不利。

自然条件无法责备,日本就是几乎没有自然资源但却是世界经济强国。那么,可以归责的,恐怕就只能是地方文化和地方ZF,最终都要归责到地方ZF,因为落后贫穷的地方文化需要ZF引导和改造。

如果地方ZF是有责任的,那么贫穷的根源就找到了。这时候,让企业去这样的地方注册上市,恐怕就会出现百三教授担心的,造假和欺诈会出现,比如前段时间搅动江湖的欣泰电气,就是东北比较落后的丹东市的上市企业。

但如果反过来看,上市公司到贫困地区注册后,能够参与当地的社会生态建设中,改造了当地官员和民众的认识,那么真正的扶贫或者说社会责任就实现了。

可以设想,如果把《中国证监会关于发挥资本市场作用服务国家脱贫攻坚战略的意见》改为《中国证监会关于资本市场履行社会责任的意见》,那么市场不仅不会下跌,而且会以建设性的方式去认识和解读,或许不是勉强守住3000点,而是豪气地上摸3500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