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北经济深寒与通钢总经理陈国军之死

2016-08-23 16:50 米其林 阅读 7594

作者:二猹

导读

2009年民企建龙集团派驻通钢的总经理陈国军被职工打死,反映了东北地区在发展过程中存在的一些机制和观念难题。中央已经认识到东北的体制机制顽疾,虽然投资项目或可续命,但不会从根本上解决问题。

2016年上半年GDP增速全国垫底、失业率高于全国城镇4.05%的平均登记失业率、固定投资增速断崖式下跌……曾经的共和国长子辽宁已经沦为副班长,经济发展形势日益严峻。国家一直重视东北的作用,这几年来,习近平、李克强等国家领导人多次赴东北地区考察调研,《东北振兴规划》也已出台,部委中发改委甚至有个“东北振兴司”专门对接东北发展事务。

东北经济有多难,从相关省份统计部门公布经济数据时的遮掩就能窥测一番。黑龙江和辽宁的统计局仍未在其官方网站上公布上半年宏观经济数据,媒体只得在其他地方搜索:黑龙江是在商务厅一篇新闻稿披露了该省的GDP数据,而辽宁则在大连市统计局网站上披露的全省的数据。千呼万唤始出来,犹抱琵琶半遮面,原因无非是数据难看,不愿示人。

但长子从未被遗忘。

半年报公布后,进入8月份,以国家发改委主任徐绍史和副主任何立峰为首的两班人马先后赴东北三省调研,专门就东北振兴事宜同地方政企负责人交流沟通。东北经济到底是什么情况让发改委大队人马频赴调研?

辽宁经济指标全线下滑

今年上半年,辽宁省GDP增速下降1%,总量为12812.60亿元,增速降幅虽然相较于一季度的-1.3%已有收窄,但仍然位居全国倒数第一,严峻的形势没有根本好转。作为东北邻居,黑龙江和吉林省的数据要比辽宁好看的多,其中资源大省黑龙江二季度GDP增长5.7%,相比一季度的5.3%有所好转;而吉林省二季度的GDP增速甚至已经追平了全国GDP 6.7%的增速,环比一季度增速也加快了0.5个百分点。

上半年辽宁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增速为-7.7%,虽然比一季度降幅收窄0.7个百分点,但相较于全国6%的正增长,仍然相差十几个百分点。吉林和黑龙江两省的工业增速出现好转,增速分别为6.1%和1.9%,相较于一季度大幅回升1.1和1.6个百分点。作为重工业经济的代表,辽宁的第二产业比重较大,重化工业占比较高,规模以上工业企业中重化工比重占比将近80%,比全国高近10个百分点。本轮重化工产品价格深度调整,势必影响到其工业增加值和二产数据,进而拖累GDP。

Clipboard Image.png

中金:辽宁固投增速连续大幅下滑


除了GDP、工业增加值外,东三省的投资也出现的断崖式下滑。以老大哥辽宁为例: 2015年9月,辽宁固投增速从8月的-18.1%骤降至-52.5%,开始了增速腰斩之旅。而之前辽宁省固投已经连续两年下滑,2014年下跌1.5%,2015年下跌28%。2016年上半年更是下滑58%,同期全国数据为正增长9%,中金梁红团队估算,辽宁固投拖累全国数据下滑2.7个百分点。

更令人担心的是,-58%的固投下跌中民间投资贡献了其中的-42%,据华创宏观估算,辽宁上半年的民间投资拖累全国民间投资2.89个百分点,如果剔除辽宁民间投资数据,上半年全国民间投资的降幅会由4.05%收窄到1.16%。这就是辽宁的威力。

经济糟糕使得辽宁财政收入压力大增。2015年,辽宁省全年公共财政预算收入2125.6亿元,比上年下降33.4%。2016年上半年辽宁省一般公共预算收入1188.2亿元,同比减少271.9亿元,下降18.6%,在已公布数据的省份中仍然排名倒数第一。

收入减少,导致辽宁一般预算支出也在下滑,辽宁去年一般公共预算支出增速同比下滑9.1%,今年这一降幅继续扩大:2016年上半年,辽宁省一般公共预算支出完成2015.2亿元,同比减少233.4亿元,下降10.4%,增速垫底。在稳增长需要积极财政政策发力的情况下,辽宁省财政政策的空间显然受到了收入端减少的限制。

更糟糕的是,东北的就业指标也开始恶化。国家统计局公布的二季度末城镇登记失业率为4.05%,6月全国31个大城市城镇调查失业率是5%。国家统计局发言人在8月发布会上称辽宁的城镇调查失业率数据高于全国平均水平,由于它的经济在调整,内部压力是比较大的。

东北投资困境的辽宁样本分析

东北地区经济数据难看,民间投资大幅下滑首当其冲。官方已经意识到投资严重下滑的问题,并不断提出要求各地采取措施促进民间投资。7月,李克强总理在31个省份ZF负责人促社会投资健康发展工作会议上点名说:许多中西部地区,尤其是东北一些省份民间投资回落叫人揪心。

华创证券一份调研纪要认为,辽宁地区投资明显下滑的原因是传统基建领域基本已无投资空间。上半年辽宁ZF基建投资下滑近60%,传统的铁公基领域已经饱和。辽宁14个市中12个已通高铁,还建有6个机场,高速基本实现了全覆盖。

对于东北基建比较健全这一说法,李克强总理在上述会议上予以公开批驳:“有的同志分析认为,东北之所以民间投资增速骤降,是因为前些年基础设施建设得比较健全,投资空间小了,真是这样吗?”李克强质问道,“别说辽宁,就是北京在基础建设方面也存在明显的短板,一下大雨一些区域就会出现内涝。其他地区怎么会没有投资空间呢?”

李克强曾于2004年至2007年任辽宁省委书记,虽然离开已近10年,但他对东北特别是辽宁经济环境和基建水平的底账应该很熟悉。

华创宏观指出,东北看不见的软性基础设施短板主要是地下管网和教育、医疗,前者投入巨大且无回报,ZF和银行都不愿意投入;而后者则还需要加快向民间资本开放。

Clipboard Image.png

▲发改委调研组走后,辽宁省长陈求发在东北振兴重大项目汇报及协调会上强调千方百计扩大有效投资


投资的可见回报吸引力已大幅下降。

雪上加霜的是,辽宁地区的企业融资再受到国企债券违约冲击的考验。

作为东北重工业国企代表的东北特钢,其债券已经多次出现违约,目前违约金额达47亿元。债权人甚至提出提请证监会、银监会、发改委暂停辽宁省ZF及企业融资并倡议所有金融机构全面停止购买辽宁省ZF及辽宁地区债券的议案。中诚信一份报告指出,发生违约后,企业和当地ZF态度消极,对整个辽宁地区企业融资市场产生了负面影响。

金融市场特别是债券市场在很大程度上是一个信用市场。违约发生后,企业想要单方面推出债转股,让债券持有人大为不满。债券违约如果处理不当,例如强推债转股,可能使机构自发抵制辽宁当地企业的债权融资。缺乏信用的地区融资成本定会大幅上升,也很难吸引到投资。彭博的数据也已经显示,辽宁地区企业债券净融资持续为负——市场避而远之。

让改变发生:最根本的是改革体制机制

东北经济走到今天的困境,原因繁杂,像重工业比重过高、经济结构过时、国企占比太重、人才流失严重、资源诅咒等都是重要因素,但机制体制落后、权利任性、计划经济残余力量强大、民情观念落后等全局性制度因素才是关键。如果东北地区的官商抱守几十年来的发展经验不变,不主动适应市场经济,那有再多的投资也是饮鸩止渴,非治本之道。

证券时报一篇报道曾举例称:一位定居日本多年的东北人想在东北开办一家公司,办理相关手续的过程却颇为曲折,前后折腾了半个月也没有结果,最终是通过找 “关系”,才顺利地办完了这些手续。吉林财经大学校长宋冬林说,体制和机制问题可大可小,从小的方面看,同样是申办企业,在南方可能几天时间就能完成全部程序,但是在东北的一些地方可能需要十几天甚至更长的时间。

在社交网站上,关于东北塌陷的话题常引发大范围讨论,而对民情观念水位的吐槽也屡见不鲜。

还记得通化钢铁总经理陈国军之死吗?

民企建龙集团欲通过增资控股面临困境通钢集团,建龙派驻通化钢铁股份公司的总经理陈国军2009年7月24日在通化钢铁焦化厂被打死。

吉林省ZF在事后的新闻发布会上称:“企业个别内退人员及退休人员具有抵触情况,制造谣言,利用一些人员对通钢集团现状不满,挑拨、煽动群众不满情绪,将矛盾集中在建龙集团派驻通化钢铁股份公司总经理陈国军身上,对其进行围堵,将其打伤流血不止,并作为人质挟持……极少数人在焦化厂宿舍逐室搜找到陈国军后,对其进行殴打,并继续煽动不明真相人员,对宿舍及抢救道路进行封堵,不准医护人员进入宿舍对其进行救治,阻止公安干警对其救援……省委、省ZF领导、省ZF工作组,通化市委、市ZF以及省市公安部门认真研究解救措施和方案,紧急调动必要警力,强行进入焦化厂宿舍,将陈国军抢救出来。但极少数人仍继续追打公安、武警、消防等人员。23:00时,陈国军因抢救无效死亡。”

在陈国军被打被挟持的情况下,建龙集团提出立即终止执行增资扩股方案。吉林省ZF工作组考虑为尽快救出被扣押人质,保护其生命安全,防止事态扩大,避免酿成更大流血事件,同意终止实施建龙集团增资扩股通钢集团方案,并立即向职工宣布。

但于事无补,陈国军还是被打死了。打死人,这样的代价太沉痛。事情已经过去了六七年,通钢的结局如其官网上所写: 2010年7月与首钢联合重组,注册资本181990.85万元,其中,首钢总公司、首钢控股合计持有通钢77.59%股权,中国华融资产公司、吉林省国资委分别持有10.33%、10%股权,其他小股东合计持有2.08%股权,通钢集团成为首钢集团的外埠钢铁企业。

Clipboard Image.png

▲通钢网站《万众一心保卫通钢》的三挺教育活动侧记截图

民企建龙被通钢职工拒绝,陈国军被打死,最后通钢下嫁大国企首钢。这是最合理的选择吗?在全国钢铁煤炭去库存的背景下,2016年8月12日,通钢官网发布一条《通钢人响当当 万众一心保卫通钢 ——集团公司开展“三挺”主题教育活动侧记》的文章,称通钢党委决定广泛开展“挺身而出、挺住通钢、挺进十三五”主题教育活动,促减亏、保生存。

通钢与首钢重组后6年,职工仍然面临减亏生存的巨大压力。

结语

东北振兴三年滚动计划发布,将涉及1.6万亿投资。发改委称《方案》明确了2016年至2018年拟出台的重大任务和拟开工建设的重大工程项目,重大政策围绕完善体制机制、推进结构调整、鼓励创新创业、保障和改善民生四个方面。显然,中央的药方已经认识到东北的体制机制顽疾,虽然投资项目或可续命,但副作用明显且不会从根本上解决问题。希望东北在国家支持下,能走出一条适合自己的转型道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