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世界会好吗?

2016-06-29 20:19 格隆汇小编 阅读 8696

编者按:格隆汇会员深度思考系列文章,自前年以来,发表了数百余篇经典文章,其中诸多经典之作,广为传播,洛阳纸贵。在此,格隆汇继续为大家带来会员深度思考系列文章。今天为大家分享来自songbs《这个世界会好吗?》。songbs是多年的基金经理,业绩出色,对宏观的理解具有天然的职业深度与专业性。

2016年6月24日。这一天,英国退欧公投中的脱欧方以51.89%的得票率赢得公投,令绝大部分的市场人士大跌眼镜。英国选民的这一选择在全球金融市场上带来了巨大震荡。新兴市场国家、日本欧洲和美国等主要发达经济体的股票市场当日均出现大幅下挫,英镑更创下1985年以来对美元的新低,主要国家汇率的波动甚至超过雷曼倒闭时的幅度。

有人担心,这会不会是又一个雷曼时刻?

回顾过去几年全球政治经济和金融环境,英国退欧这类黑天鹅事件发生的概率并不算低,甚至远比之前的几十年更为“频繁”,墨菲定律也好像总是如影随形——从ISIS的出现,到巴黎恐怖袭击,再到人民币汇率调整引发全球风险资产动荡,近至英国公投脱欧方的获胜。

逻辑上来讲,随着社会的进步、时代的发展、信息的共享,人类有更强的能力去预测和和解释复杂的政治和经济环境,而现实却恰恰相反。

我们不禁要问,这个世界怎么了?

这个世界原有的政治生态正面临民粹主义抬头的冲击。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本次美国大选川普的意外崛起以及最近英国的脱欧公投,其核心支持者多为长期被忽视的发达国家的蓝领阶层。自20世纪90年代以来的全球化加速的过程中,由于资本的全球化配置,以及中国、前苏联和东欧国家的数亿劳动者加入全球劳动分工体系,发达国家的中下层群众成为利益相对受损的群体。在2008年次贷危机以前,美国中产阶级收入中位数长期增长乏力,收入不平等的趋势出现抬头。出于政治压力和逐利动机,金融机构放松信贷标准的“金融民主化”成为缓和矛盾的重要手段,直至次贷危机发生

次贷危机以后,全球经济增长一直没能重拾新的增长动力。在经济增长乏力的背景下,美欧日这些主要发达经济体试图通过量化宽松来刺激经济增长。但就目前的效果来看,宽松货币政策在推高资产价格泡沫上的功效,显然要强于对实体经济的推动。

更糟糕的是,由于中下层人群更难接触到高收益资产,也更难分享到资产价格上升带来的财富增长,加之教育的不公平性等因素的作用,贫富差距进一步加大正在成为全球主要经济体不得不正视的议题

乏力的经济增长与加剧的贫富差距,同时左派媒体对政治正确性的强调对中下层白人阶级呼声的漠视,为民粹主义思潮的再次兴起提供了经济基础和心理基础。加之阿拉伯之春以来,中东地区多个政治强人被推翻,此前被压制的伊斯兰极端思潮开始走上政治舞台,极端势力趁势崛起,ISIS肆虐中东并向欧洲发动多次恐怖袭击。在此背景下,一些高层人士打出民粹牌,将中下层人民所痛恨的贫富差距扩大,归罪于全球化、移民等自由市场理念,进一步加剧民粹主义的泛滥。

目前不论是发展中国家,还是发达国家,民粹主义均有扩大之势。一些悲观者甚至担心20世纪30年代经济大萧条助力希特勒上台一幕将会重演。也许这是多虑了,但民粹主义抬头对现有政治体系的冲击,进而对全球经济金融秩序不确定性的加剧,却非杞人忧天。时下英国退欧公投引发的金融市场震荡,就是生动的一例。如果说2008年次贷危机标志着新自由主义的实践受挫,那么英国脱欧则很可能预示着全球化进程高速发展时代的终结。以此为开端,资本主义全球扩张的黄金时代或许已经画下了休止符,此前习以为常的全球化势头已经放缓,甚至可能出现倒退。由此导致的地缘政治冲突、贸易战的威胁,投资者不可不察。

这个世界原有的国际货币体系尚处于重构期,金融动荡不可避免。上一次国际货币体系的重大冲击可追溯至布雷顿森林体系的解体。在经历三、四年的动荡之后,牙买加体系应运而生。但这一体系依然以美元为主导。2008年大衰退爆发则表明,这种以美元主导的国际货币体系已无法稳定存续下去,新的国际货币体系亟待建立。特别是在美国三次量化宽松之后,市场对美元的信心已不再像过去那般坚定。一些在理论上更有自律性的非ZF货币(如比特币等),以及人民币这种新兴国际货币的崛起,都是当下国际货币体系正在重构的现实体现。基于金本位和布雷顿森林体系解体的经验来看,在新型国际货币体系明确之前,短期全球金融市场的脆弱性很难得到缓解,金融动荡很可能仍是常态。

与以往最为不同的是,这个世界正面临着互联网、人工智能等快速发展的技术进步的冲击。

回顾人类科学技术发展历程不难看到,技术进步的曲线并非线性,而更像是二阶导数为正的J型特征。在过去的5年里,移动互联等推动的技术进步速度正在显著加快。然而,这些技术进步在提升人类社会总体福利的同时,也在特定时期、特定领域加剧了全球经济金融体系的动荡

例如,当前的互联网技术就为民粹主义情绪的传播,提供了极大便利。不仅如此,互联网思维所隐含的去中心化思想,也或多或少地在潜意识中加剧了中下阶层对ZF的不信任,加剧了中下阶层与精英阶层的对抗。又如,在金融投资领域,信息的高度发达,以及信息传输即时性的极大提升,令市场更容易形成一致预期,从而令投资者不得不面对拥挤交易的窘境。尤其是在目前全球资产配置均面临资产荒的情形下,拥挤交易正在加剧着金融市场的波动性

 不可否认,当下的世界正在处于不确定性大大增强的时期,格老自传题目中的“动荡年代”,也许是对当下全球社会的最好描述。民粹主义的蔓延、货币体系的重构,再加之互联网等新技术的催化作用,全球经济金融市场的脆弱性似乎随时都有暴露的可能。然而,令人担心的是,在充分享受了过去三四十年的全球化投资蜜月之后,出于思维惯性,全球的投资者似乎还没有做好充分的心理和技术准备以应对这种脆弱动荡的金融市场。

 那么,这个世界会好吗?

 就目前来看,未来的三至五年,这个世界很可能很难摆脱民粹主义、国际货币体系重构所带来的冲击,也很难避免互联网等新兴技术不加剧全球的动荡。而站在资产配置的角度上,也许如何应对这个世界要比判断这个世界会怎样来得更加重要。

 面对动荡的世界,最好的应对应该是降低收益率预期,更多配置黄金、地产等实物资产。

世界动荡的本源在经济增长乏力。这就意味着未来几年全世界整体的资本回报率很可能将处于下降通道之中。因此投资者只有降低收益率预期,才能做出更合适的资产配置选择。不仅如此,考虑到动荡年代中思维惯性的存在,很可能令各国ZF、监管当局和不少投资者做出过于自信的错误决定,从而加大全球金融市场的波动性。这种反身性的存在更加表明,风险溢价上升将是当下全球投资者不得不面对的现实。因此,投资者在自身的资产组合中降低股权资产配置比重,增配黄金、地产等实物资产,将是好的选择。

 放长周期看,民粹主义、国际货币体系重构都并非人类社会的新鲜事。决定这个世界走向的,更可能取决于人工智能等新技术对人类社会的影响与重塑。与工业革命引发的“机器问题”一样(即机器化大生产是否会导致工业大规模失业),此刻不少人正在担心以人工智能为代表的新技术将对目前的社会结构造成巨大冲击,加剧社会不平等,引发社会动乱。一些人甚至忧虑超级智能计算机将会威胁人类社会的生存,最终反客为主。

正如《人类简史》中所述,农业革命是人类历史的最大谎言。现在,信息革命会是革新人类社会还是推动人类社会走向终点?

There's a difference between knowing the path and walking the pat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