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程序爆发的资本围剿战

2018-04-16 17:42 仙贝 阅读 19587

来源:铅笔道

image.png

在腾讯旗下,所有的产品能够让马化腾真正出来站台的没有几个,但是小程序,他至少出来站台了4次。”

从去年年底,“跳一跳”出现在4亿用户面前,到近阶段小游戏的大爆发;从藏匿在各个角落到出现在微信顶端,小程序一步步揭开了面纱,也迅速聚焦了创业者和投资人的目光。

先行创业者已经品尝到了最热的一口蛋糕。有人已占据较大的市场份额,有人年收入五六百万。投资机构如饥似渴。有人直接到项目方公司,意图以打款速度快获取份额;有人直接打定金;更有人甚至自己开始在小游戏领域创业。

小程序爆发出巨大的潜力,它会成为2018年最热的投资赛道吗?

44日,一消息流出。消息称:据一位和张小龙熟悉的创业者获得的可靠消息,微信小程序游戏将会开放给创业者。这是近期小程序要炸的直接原因,风投在积极准备,开发者在积极准备。首要爆发的是小程序游戏。

就在当天,微信小程序首次开放小游戏端口,短短4天后,便又新增了24款游戏。据统计,截至到4月12日,用户通过搜索或者查看好友热玩的方式可体验到40余款的小游戏,且数量还在不断扩充。

有好奇心旺盛的人上体了一番。“80%以上为休闲游戏,开发者中企业和个人开发各占一半,其中U14、游光以个人身份上线多款,杭州星球、广州蓝移、北京寻光属于企业开发者的代表。腾讯上线了‘全民打雪球’,整体游戏质量远不及第一批,参与的开发者也远非大的H5游戏厂商和第一批小程序从业者。”

新的生态或将形成,新的玩家在磨刀霍霍赶来的路上……但他们或许来迟一步。

时间拉回3个月前,彼时创投圈正被区块链概念搅动。各路大佬在怪力乱神的时刻发力、布道、站台、投资。但自称佛系投资的传统投资者们,正在投资布局下一个风口:小程序。多位一线投资人对铅笔道表示,从去年年底便开始重点关注小程序投资。

3个月前,C端用户熟知的小程序大多仅限于一款名为“跳一跳”的游戏。1月15日,在2018年的微信公开课Pro上,张小龙在开场前亲自玩“跳一跳”亮相。

X先生表示,跳一跳只是一个水。原来微信是一个封闭的环,除了一些公众号之外,接入的东西其实并不多,剩下那些真正保证流量、吸流量的东西不太多。类似他做一个小游戏的话,会严格得像腾讯的手游端口一样去审核,然后再把这些游戏放在微信上的这个端口。大部分小程序里面都是我们自己对外的接口应用,里面是拉不出来好友,现在只有小游戏才有。

随着微信官方放出越来越多的利好消息,敏的投机构已开始力:数据爆品尤其受到本青在春节期间,一款名为黑咔相机的小程序以黑马之势逆袭,春节期间在阿拉丁小程序总榜最高排名第二,仅次于跳一跳。

据黑咔相机创始人姜文一介绍,“春节之后(投资火热的趋势)很明显,比如一天大概有十家机构找我们聊投资的事情。但是在年前,大概只有几家。在阿拉丁大会后(2017年11月)也是微信释放了很多利好之后,投资就开始热起来了。年后的确更明显了,可能和我们春节爆发也有关系。”

个小程序工具品,小程序开平台凸赞创始人丁文感受到了市场变化。“自从跳一跳的功能出来之后,整个市场就火热了,我们自己的客户量就翻倍了,至少翻2~3倍。以前给大家讲小程序的时候,客户不懂,什么是小程序,但是当微信最顶上的入口出来之后,只要是做生意的人,他就会知道这个绝对是一个很大的生意,因为他们每天都在用微信”。

夺冠魔方团队也感受到了这种趋势。从去年5月份至今,夺冠魔方总共有650多家全国代理商/合作商。“他们用我们的平台生成了4万多个小程序(年初微信官方公布上线小程序数量达到58万个),其实这个比例已经很大了,除去多数的官方免费的门店小程序,还有一部分是定制的小程序,这个数据占第三方小程序生成平台量的比例已经不小了。”

如今,类似的项目开始被投资人疯抢,机构奇招百出。有人给出高估值,有人说打款速度快是自己的竞争力,人人都不愿意错过。

而那些最先抢到蛋糕的创业者,早已蓄力已久。

微信图片_20180416174040.jpg

夺冠魔方团队在一年多前就暗自蓄力。

2016年底, 王文龙,陈淼,吴亚宾(夺冠魔方创始团队)便有意做相关业务。但是,小程序上线后没有想象中火热。据第三方数据统计, 相比2017年1月和2月,4月关注小程序技术公司的量从70%、80%降低到百分之十几。整个市场环境,包括媒体都不看好这一领域。

当时小程序的入口和功能都非常受局限。“比如最开始,你手机长按小程序的码都识别不了,策略方面受一些限制,不太符合用户的使用习惯,用起来麻烦。”

但其团队却坚信其实这是一个巨大的机遇,这份直觉来自开发者的细节观察。

“当时提交一个小程序,用户评论环节如果开发者没有给出一个友好的提示,提醒对方评论删除成功了或者字体有时候大小不一样,小程序都会被驳回。这说明腾讯内部其实当时投入的审核人员的成本还是很高的。(小程序)不像其他APP市场的审核人员,他们就是看一下有没有违反黄色的或者其他违规的东西。所以我们认定腾讯巨大的投入背后,绝对是对未来的一个很大的图谋。”

此后小程序的态势验证团队的判断。熬5月,市回暖。“从去年5月份,每一次微信官方发布一个新功能,对于整个市场,对于成单量都有一个刺激。比如说开放下拉的任务条,当时从终端市场到代理市场,基本上都是地震式的反应。”

天上不可能掉馅饼,倘若没有准备,即便掉下来馅饼,你也不会接住。因此前期筹备尤为重要。

赞创始人丁文在去年年初就踏入了小程序的海。“如今,在我们平台上,电商是占比最高的,目前我们公司的电商行业的销售额占到了40%。第二名是餐饮外卖,30%,40%左右。”谈到哪一块是重点时,丁文飞表示,“餐饮外卖是我们的重点,我们想成为这个行业的独角兽。”

但是小程序的开发门槛不高,赢得市场需要打造差异化。丁文飞给出的答案是功能+服务。他表示,线下其实有很多问题,并不是说开发一个小程序软件就可以。小程序软件其实只是一个工具而已,更多的功能还是要放到线下的场景去探索。

凸赞不仅帮助商家开小程序软件,同时帮商家解决好小票打印,即时配送,物流对接等问题。“我们对接不止一家物流配送公司。特别是在高峰期的时候,如果用户在微信里面点餐,但是没人配送,那么下一次这个客户可能就流失掉了。”

这些先行者尝到了最新鲜的一口蛋糕:凸赞年利润有五六百万元。

在陈淼看来,小程序是继微信公众号后,可能又一个大的红利,对于技术研发公司来讲,是一个大的市场。

小程序的爆发态势,投机构却早已按捺不住了。其中一部分原因是部分投资人进入项目空窗期。“投无可投,一出现好项目,机构便开始争地盘”。某一线机构投资经理表示。

“今天有一个杭州做信用贷的找过来,本来我们说我们去不了杭州,这段时间比较忙,他们第二天直接就打飞的过来了”,一位小程序的创业者告诉铅笔道。

天平在向创业斜。从原来的项目方主动邀约演变成了今日投资人主动上门。二三线机构实力稍弱,“他们会说我们和大机构比,打款速度会比较快”。

在某位正在旁观小程序的投资人看来,小程序的投资竞争甚至有些“变态” 。“一线基金都快彻底失守了,没节操没底线,某某(一线机构名称)都在给项目打定金了。”

伴随着投资人的焦虑,项目的估值也随之水涨船高。“最激烈的就是大家瞎喊估值。无非就是你给一个亿美金,我喊1.5个亿美金。”

这样的情况并非罕见,因此衍生了一种奇怪的想象。“你看很多很好的项目都是好几个机构都进去,所以现在就变成了这样,凑了个盘子,因为份额不够分嘛。”投资人D先生向铅笔道表示。

好的目数量有限,不到份怎么

有投自上阵创业做小程序。投资人X先生告诉记者,他曾经的合伙人目前正在创业做小游戏,要做一些导流,然后再出一些爆款,估计未来盈利效果很好,也有几家VC正在接触投资。这位合伙人现在精力70%在创业上,30%在基金上。

这样的押注不无理由。在D先生看来,综合来讲,原因有二。“一是整个微信生态的底层基础设施,从微信支付到优惠券再到小程序,重量级功能都完善了,导致微信里面的闭环打通了,转化率更高了,这是原先的H5没法儿比的。二是社会上优秀的创业者,好多供应链和资本,还有一些中小创业者都流进来了,比如之前在淘宝上创业的个体户们也都在小程序上开始卖货了。”

腾讯内部也极其重视小程序。在创业者与微信工作人员沟通合作时,对方会多次强调:“在腾讯旗下,所有的产品能够让马化腾真正出来站台的没有几个,但是小程序,他出来站台的至少有4次”,说这话的时候,创业者不断强调,“这是他们内部人员的原话”。

2017年两会马化腾提出微信会打造一个生态;9月,他现身安徽合肥,并用微信新推出的小程序—腾讯乘车码,坐上了合肥市的166路公交车;11月,他又在广州用微信扫二维码乘坐地铁;年底,腾讯全球合作伙伴大会,马化腾的演讲覆盖了目前腾讯所有的战略业务,但最后都落实到小程序身上实现。

小程序缘何引得马化腾亲自站台?在X先生看来,目前腾讯和阿里正在被其他一些超级平台围剿,比如抖音,美团等。“他们想在自己内部的基础建设上通过一些小程序接口,把其他一些自发性的原创的东西放进来,这样的话能保持活跃度和流量,未来有更多的衍生品在里面。”

这更像是腾讯的反围剿之战,但战争打得极为谨慎。比如最初小程序的接口都隐匿在各个入口,而推广也更多选择寂静的深夜。去年年中,腾讯曾连续几个晚上在23点发布了附近的小程序,用来测试市场。

如今,小游戏虽然引起了热议,但在业内人士看来小程序并没有真正爆发。黑咔相机创始人姜文一表示:目前并没有到爆发期,只是一个早期的小高潮,后续爆发要到今年年底吧,因为小游戏的开放时间以及微信和苹果的支付博弈需要时间。凸赞创始人表示,餐饮外卖领域爆发期将在3个月后。

即便如此,不同道的手依然感受到了气。据小程序创业者M先生表示,华为、小米、vivo等九个手机厂商在近一个月前发布了快应用的产品模式。这就意味着未来手机的操作系统上不需要装任何的APP,用户只需要在华为等九大厂商的手机上下拉搜索需要的服务,或者扫一下码,即可使用即点即用的类APP的体验服务。

这是手机厂商的反围剿之战。“如果大家都用微信的小程序,对手机的应用商店市场包括系统都是打击”,M先生补充道。而抵御对手最好的办法就是手机厂商也展开相关布局。

而此刻,更像是战争前夜。

先行创业者枕戈待旦逐步扩大竞争优势;后来者跃跃欲试试图侧面围剿。投资人爪牙锋利,打定金拼速度,生怕错过。

但腾讯依然握着最重要的一张王牌,即小程序权限要开放到何种程度,时间线如何规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