芒格:为什么诚实是最好的策略?

2018-02-14 10:29 佩佩 阅读 19270

作者:芒格

来源:价值微书店

芒格:我们为股东们安排这个年会就是试图证明我们的自信是有理由的,这只是我们所做的事情之一,这也意味着我们避开了你在别处所见到的系列活动。我们不聘用薪酬顾问,我们不聘请金融方面的人士,我们也不聘请房产律师——顺便说一下,并不是说房产律师有什么不好。

路易·文森特(Louie Vincenti),他是曾经坐在我今天坐的椅子上的人,他过去常说:“如果你说了实话,你就不必记住你的谎言。”因此我们尝试着并且一直实话实说,保持简单质朴。

拥有这么多长期忠实的股东意味着不管季度盈利是升是降,我们从来不在乎说出实情——至少就对股东的影响而言,我们不介意坦诚相告。当然,我们也想盈利不想亏损,但我们不愿为了让某一个季度报表好看些而进行暗箱操作,那是与我们的企业精神的标准背道而驰的。

人们都知道我们在努力把事情做好

芒格:就企业个性的深奥内涵而言,我认为与大多数公司相比,我们公司在保持理智方面做得更加努力,比大多数公司更努力做到合乎道德——即实话实说而不是滥用职权。现在伯克希尔公司大约有17.5万名员工,我相信,在我坐在这里讲话时,至少有1名员工在做着令我感到遗憾的事,然而,尽管人性的弱点偶然也会出现,但在过去的几十年间,我们公司出现的诉讼、丑闻和类似事件可以说是少得惊人,人们也是有目共睹的。

诚实是最好的(也是最有利的)策略

芒格:我认为,在你愿意做的和你不受刑事处罚或者承担亏损风险情况下所能做的之间应该还有很大的距离,我们认为你不应该走近那条分界线,应该在心里有个指南针,这样的话,有很多事情尽管是百分之百地合法,你也不会去做。这就是我们努力实现的经营方式。

我认为我们不应该为之而受到褒奖,因为我们很早就明白我们那样做的话可以赚到更多的钱。虽然我们对此已了如指掌,我仍不能确定我们拥有这样的美德该不该给予褒奖。

诚然,了解你自己的动机是很难的,但是我倒愿意相信即使经济收益不佳,我们也愿意这样做。实际上,我们时不时地也有机会这么做,而且我们常常因德生财。本·富兰克林说得对,他没有说诚实是最好的美德,他只是说诚实是最好的策略。(他抿嘴而笑)他因这么说一直受人非议。

事实上,你得傻一点或者目光短浅些——才会有意去做不诚实的事情。

我们是自作聪明的人,这一点很有帮助

芒格:不管怎么说,我们股东节日般年会一年只有一次,年会的受欢迎度是和三四个因素的共同作用分不开的。

当然,芒格曾为这几个相辅相成的因素杜撰了一个名字为“Iollapallooza effects”(参见《杰出投资者文摘》1998年3月13日版的题为“世界智慧重访”芒格经典演讲的第二部分第二讲)。

芒格:我认为,如果我和沃伦不具备自作聪明的人的典型特征,我们就不会在伯克希尔公司年会上吸引那么多人出席——因为没有点自作聪明,要听众在这里坐上6个小时简直是忍无可忍的事。(观众大笑)

严明的纪律也是要有的——比如节约

芒格:然而,如果没有企业精神的精髓,我想年会也不会有这样的效果。我认为,人们能够感觉到我们一直在用心良苦地经营着,当然,我们现在已经有了相当严明的纪律。在伯克希尔公司年会上,为了让年会正常有序地进行,你会注意到首席财务总监忙碌不停,事无巨细地在张罗。在威斯科金融公司的年会上你也能看到类似的事情。

我们这里没有仆人簇拥的、高高在上的特权一族,在伯克希尔公司也是这样,伯克希尔公司总部只是一间小套房。我刚刚参加过董事会,现在因为董事会成员增加了,我们的董事会不得不搬到克威特公司(the Kiewit Company)免费提供的会议室里开会,而我却觉得搬到条件好的会议室里有些不自在。

在威斯科金融公司成立初期,每次及时公布于众的储贷会议总是在特别的会议室里举行,路易·文森特把自己的办公室弄得很大,就是为了在开会时能添加些椅子当作会议室使用,他不想额外花钱添置会议室。我们公司不仅有这样的节约传统,甚至还有过之而无不及。

我们知道为什么会有这么多专业人士出席年会……

芒格:我们的年会同时还吸引了众多的股票经纪人、投资顾问、分析师等,我想,他们中的很多人都抱着学习的心态来的,部分原因是在过去的40年间我们的股票表现不错。如果一个人在钓鱼的比赛中,钓到了总量的一半,而他说要开会谈谈他是怎样收线的,肯定会有很多人趋之若鹜,愿意来听听他的经验之谈。我想我们的年会之所以能有这样的吸引力,其原因也与之相似。

由于集中了诸多因素,我们节日般的年会才会如此具有吸引力,与会的每个人都有很大的收益——甚至子公司员工的士气也受到很大的鼓舞。

有很多极其忠实的股东来参加威斯科金融公司的年会,有一部分当地人之所以来参加年会是因为他们自文森特时期就是股东。还有一批与会者(有的甚至来自欧洲)是在第一次参加伯克希尔公司的年会后,就赶来了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