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菲特+亚马逊+摩根大通:美国医疗将成一家之势?

2018-02-07 10:33 ketgo 阅读 13462

就在上月30号,巴菲特联手亚马逊和摩根大通发声,表示终于要給美国现有的医疗体系整个容——建立一个自己的“免收利润的激励机制”的医疗公司。此言一出,美国医疗保健股即刻受到了惊吓。

螢幕快照 2018-02-06 上午11.01.33.png

联合健康 (UNH)当日下跌3%,拖累道指跌300点。另外两家大型保险公司,信诺(CI)和国歌(ANTM)跌幅超过5%。安泰(AET)和哈门那(HUM)均下跌约3%。

螢幕快照 2018-02-06 上午11.04.25.png

不单是保险,药店巨头也不能幸免。CVS (CVS)和沃尔格林(WBA)均下跌超过4%,快捷药方(ESRX)最惨,大跌近7%。

医疗保健行业哀鸿遍野,实在让人不禁唏嘘,美国现有的医疗体系是有多惨不忍睹,才得三大巨头路见不平,出钱相助。

美国医疗体系的惨,综合起来就是一个字——贼贵。有句话说再穷不过穷教育,再贵不过洋学费,看来还是youngsimple。随便动动手指搜了下美国的医药费账单,不料竟是清一色这样的画风:

螢幕快照 2018-02-07 上午9.28.17.png

果然还是贫穷限制了想象力。生一场病基本上可以跟一辆玛莎拉蒂kiss goodbye。何况在美利坚也不是人手一辆玛莎拉蒂。

老美的医疗体系到底有多令人一言难尽,二话不说先一睹为快。

美国医疗体系基本惨状一览

惨状一    老美在医疗保健这项上的花费实在令人震!惊!

螢幕快照 2018-02-06 上午11.06.37.png

在美国,医疗保健是离奇贵!疯狂贵!

据统计,老美每年花费在国民医疗保健上的费用高达2.8万亿美元。这个数字大概是整个经济总量的六分之一,分摊下来每个老百姓人均要承担超过8,500美元。

如果但是医疗这项脱离美国做自己的GDP,居然比英国或者法国的GDP还要大,仅此于美国、中国、日本和德国。怪不得连英联邦基金会执行董事大卫·布鲁门撒尔都表示震惊!

惨状二      药物贵!服务贵!还有浪费!

螢幕快照 2018-02-06 上午11.09.04.png

老美的药凭什么比荷兰英国等等的都要贵!难道是掺了黄金么??比如Nexium这药,它是用来治疗胃灼热的紫色药丸,号称国民居家必备的看门药。仅仅在2013年,老美就斥资62亿美元来买Nexium。同样一种药,荷兰人民用23美元就可以买来;在英国,Nexium的成本是42美元,在西班牙则是58美元……这笔账怎么算都不对啊……

原来在美国,几乎任何医疗服务上的谈判都输得很惨烈。大多数国家都设有一些与医院和药品生产商协商价格的第三方机构来为民众索要最大的药品结构。但是美国没有。每个保险公司都和医院、医生和制药厂商进行个别谈判。也就是说国民参加每种医疗保险拿到的药品价格不一样。

螢幕快照 2018-02-06 上午11.11.31.png

老美还用高价药费养活了医生和行政人员。对医生来说,他提供的每项服务都会得到一笔钱。看来美国医学院学费贵还是很有道理的。对行政人员来说,几百个医疗保险计划在同样的手术和扫描中收取的价格都不同,这就需要大量的计费人员:平均每三名医生就需要有两名行政人员来处理所有的文书工作。

在健康问题上讲究细致和严格,是美国的文化。比如在美国心脏病发在医院会得到更多的扫描和检查,每项服务的单价也越高,处理最终保险索赔的额外管理费自然就咂舌了。

螢幕快照 2018-02-06 上午11.13.35.png

而且药品虽贵,也依然阻止不了其浪费的步伐。每年浪费的7,650亿美元中,有2,100亿美元花在国民不需要的药上。以急性支气管炎处方抗生素为例。几十年来,研究人员已经知道这不是一种有效的药,但近四分之三的医生仍然在使用。

这种处方是有害的,过度使用抗生素可以加速创造致命的抗生素超级细菌。浪费的支出不仅仅意味着额外的医疗保健费用——在这种情况下,这也意味着医生对病人的不负责任。

惨状三       医生只负责提供服务,不负责病人健康恢复

螢幕快照 2018-02-06 上午11.15.28.png

美国的医疗保健体系总的来说还是“服务收费”体系。比如当病人购买膝关节置换物的时候,他们买的不是真正膝关节手术本身,而是健康。而事实是,你恢复健康与否,跟医生没有半毛线关系。医生的收入取决于他们給病人提供了多少服务。所以医生在美国赚钱最简单了,只管开处方就好。这不叫诛心,而叫全凭医者有没有父母心。在美国很多人选择读医学也确实因为经济状况紧张。

这也从侧面反映了为什么老美的医疗保健器材种类繁多。预防胜于治疗嘛。

惨状四      没被覆盖的人群分布分散

螢幕快照 2018-02-06 上午11.17.57.png

在美国,全民覆盖的医疗保健是不存在的。没有资格从新保险交易所购买任何医疗保险计划的无证工作人员,以及没有扩大医疗补助的州的人员都不被覆盖。这个人口保守估计有360万,属于收入居民。

雇主提供的保险覆盖率因工资水平而异。低工资工人比例较高的公司提供健康保险的可能性低于那些低工资工人比例低的工人。

据统计,7.6%的非西班牙裔白人没有保险,11.8%的黑人没有保险,9.3%的亚洲人和19.9%的西班牙裔人没有保险。凯撒家庭基金会发现,约有80%的未参保者是美国公民。在儿童中,6%在2014年没有保险。

在相同的覆盖面上,个人市场上的女性往往比男性面临更高的保费。从2014年起,ACA(平价医疗法案)禁止了这种做法,同时也否认了原有条件的覆盖范围。

惨状五  税收是医疗深深的痛

美国1954年的国内收入法规定,用人单位可以免税为员工提供健康保险。1美元的健康福利对一个工人来说比1美元工资更值钱,因为到手的工资还要交税。

免征税也推高了国民对昂贵健康保险的需求,部分原因是由于补贴。 对老板来说,无论是付给员工的工资还是福利,其总量应该是相同的,员工通常不知道他们的健康收益的实际价格,所以他们没有理由去努力保持低消费。

但是免税的重担却压在了政府的肩膀上。据统计,就为了免税这一项,联邦政府每年也损失2,600亿美元。

正是因为美国医疗体系的种种不健康,奥巴马才决定施行一个大规模的保险扩张。可没想到,这场幼稚的扩张因为打破了原有的利益平衡而只能宣布破产。

拉仇恨的奥巴马医改

再说奥巴马,绝壁是历代总统中的一匹黑马,坚决反歧视。当他看到美国居然有那么多的小贫穷小流浪没有医疗保障,圣母心顿时爆棚,还谈何平等谈何公正谈何政绩,立马桌子一拍文件一签,平价医疗法案就出世了。 

再说奥氏医改为什么败了,深层原因是奥巴马没算好法案的隐藏成本和那些利益的勾连。

螢幕快照 2018-02-06 上午11.19.41.png

新的药物治疗和药物,特别是治疗危及生命的疾病如癌症的药物价格昂贵。诚如上面介绍的,医改惠及更多的是些老弱病残,年轻力壮们支付的保险费远高于他们需要的昂贵护理。

ACA贵,罚款也便宜不到哪里去。有数据显示,美国有大概560万人在2015年宁愿交罚款也不愿意买保险。未入住保险的罚款是每个成年人695美元,一家洛杉矶家庭因为发现最好是每月400500美元的ACA费用而被罚款近1000美元健康计划。对公司而言,雇主容易钻空子,缩短员工工作时间或者裁员。

奥氏医改也让保险公司没法赚钱。以伊利诺伊州的Blue CrossBlue Shield为例,该州是奥巴马的主要保险公司。 BCBS总裁莫里斯·史密斯表示,2016年,运营商收取的每一美元都花费了1.32美元购买护理服务,并为客户提供服务,因此他提出将个人计划从23%提高到45%。

实际上美国保险公司收取不断上涨的保费中他们只保留了大概10%-15%,大部分利润都进了药品公司和设备制造商的口袋。

平价医疗法案一巴掌将民众、保险公司和药品公司的脸都打了个遍,但还不止于此。

奥巴马政府原定将ACA制定成一个十年内预算低于1万亿美元,而CBO2014年就预测了十年耗资9000亿美元。

螢幕快照 2018-02-06 上午11.22.03.png

对政府预算造成伤害的另一个原因是,接受医疗补助扩张的人群不受控制。医疗保健法的主要组成部分之一是医疗扩张,即各州可以选择接受联邦政府的美元来扩大政府保险计划。 无党派议会预算办公室估计,ACA今年将增加1300万人参加医疗补助,但也不是免费的。政府问责基金会(FGA)发现,接受医疗补助扩张的29个州中有24个州的成人医疗补助超过预测,平均超过110%。因此,到2020年,各州的医疗补助扩张成本份额将从5%上升到10%,这使纳税人处于臃肿预算的困境之中。

三大巨头就是在特朗普废除奥巴马医改,国内医疗状况仍旧老大难的情况下宣布合作的。

巨头联手,有哪些措施可以做?

到目前为止,三家公司为美国员工专设专用的这家医疗公司还只是一个雏型。虽然细节是稀疏的,但凭着对老美目前医疗保健市场状况的分析,未来估计有这些措施可以尝试:

措施一 承诺透明定价

彭布罗克咨询公司总裁兼药品渠道博客的作者亚当·费恩说,消费者在美国的医药市场一直被糊弄。

虽然药品制造商设定了标价,但雇主和保险公司通常会在幕后谈判折扣。消费者要搞清楚药物的真实价格是40美元还是400美元是棘手的。因此三方可以考虑的是利用他们庞大的员工群体,开发新的定价透明度和问责制度。

措施二 降低长期护理的成本

苹果公司前首席执行官兼现任医疗保健创业公司RxAdvance董事长约翰·斯科利表示,公司可以朝着降低照顾糖尿病和心脏病等慢性病患者的高昂成本的方向努力。斯科利还表示,我们必须找到一种方法来降低为我们系统中最昂贵的病人提供医疗保健的成本。除非你能做到这一点,否则你无法建立一个可持续的医疗保险行业。

研究卫生信息技术的圣母大学(University of Notre Dame)教授伊德里斯·阿德里德表示,借助亚马逊的技术专长,摩根大通的财务知识和伯克希尔哈撒韦对保险业务的理解,这些公司有着独一无二的地位。阿德里德说:例如,他们可以建立模型来预测谁将来可能有条件在个人得到成本之前进行干预。

措施三  把信息放在共享平台

当病人经常拜访一连串的医生和专家,而医生无法比较笔记时,会引起病人的焦虑。这是因为医疗记录没有实现数字化和互联互通,即使有互联互通,医疗记录也不会在医疗系统之间共享。

专家们说,集中收集和记录病人的信息将是医疗保健领域迈出的重要一步。有很多孤立的信息,如果你能够无缝共享,那将是非常有价值的。麦肯锡全球卫生保健团队负责人舒布哈姆.辛格尔表示,客户服务和支付系统不是一定要通过网络,但是目前选择网络作为共享平台的可能性更大。

措施四   鼓励员工考虑别的治疗方式

亚马逊,摩根大通和伯克希尔哈撒韦公司也可以激励员工对他们接受治疗的地方保持开放态度。

目前,如果人们感觉有问题,他们可能会去急诊室,但是急诊室的费用相对昂贵;如果与他们的初级保健医生预约,那么治疗的时间会延长几天或几周。

这些公司一起可以鼓励员工选择别的方式,例如零售诊所或远程医疗,这些选择往往可以同样有效,成本效益更高。用创新的护理点来降低成本,可能会收到更好的结果。

螢幕快照 2018-02-06 上午11.24.37.png

亚马逊的加盟,新公司将能成为互联网+金融+保险的联合,并购行业企业火力十足。虽然巨头们在发布会上尚未透露有关新合资公司的细节,但表示,公司初步的重点将会放在技术解决方案上,以合理的成本为美国本土员工提供“高质量、透明的医疗服务”。而巴菲特曾明确表示,美国应该走向“单一付款人健保计划(Single-payer healthcare plan)”,即雇主不再提供健保,但需要支付更高税收。亚马逊更是已经秘密组建一支互联网医疗技术研发团队。

 目前来看,伯克希尔-亚马逊-摩根大通的合作很可能是一次建立在科学知识,庞大的在线销售业务和针对医疗保健的投资专业技术的基础上。这家新公司不由聘用外部承包商来完成,而是一次内部建设的供应链。但是这个即将成立的新公司规模能有多大,还是一个疑问。亚马逊拥有50万名员工,但是分布广泛。穆迪公司副总裁查达表示,三方合作不足以打破所有的医疗保健潜规则。在未来,衡量这家公司的最好标准是,有多少传统的健康计划和基础设施由公司自己来替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