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科没有太子

2018-02-02 08:17 学而思 阅读 10582

作者:兽爷

宝万之争酣战正激的2016年年初,深圳圈子就有了孙嘉被扶为万科“太子”的传言。

image.png

这种传言符合逻辑。2007年解冻在美国哈佛广场一个酒吧认识了29岁的留学生孙嘉,孙嘉给解冻留下深刻印象:眼界很宽,思路清晰,说话做事干脆利落。

解冻把这位还在麦肯锡的留学生挖到万科战投部,做副总经理。自此之后,孙嘉一直是王石和郁亮着力培养的管理人员。

30岁成为战投部总经理,31岁成为西安总经理,34岁成为上海总经理,38岁成为CFO。孙嘉年少得志,在万科可谓坐了火箭般蹿升。

问题在于,宝万之争时,当时连年富力强的郁亮也只是CEO。枪打出头鸟,这么早“被接班”,被钦定为下一任太子。这种捧,更像当年捧徐洪舸为太子一样,有点折杀。

于是有了宝万尘埃落定后,2017年万科中报会那次的小尴尬。那是王石退位后,郁亮首次以董事长身份举行业绩发布会。现场就有记者提问:

“孙嘉会不会是下一任总裁?”

聚光灯瞬间打到坐在郁亮身边的“太子”孙嘉身上。“太子”猝不及防,低下头无以言对。

作为老大,郁亮很快把话接了过来。他笑着说:

“我才当了两个月董事长,你们能不能让我坐长一点。你们这么说是害了孙嘉啊。”

1

从对外公关口径看,郁亮或孙嘉都并不认同“太子”这种说法。

在王石的光芒下低调地熬了十几年,今年才50出头的郁亮在董事长的位置上还没坐热呢。管着一家5000亿销售额的公司,每天还能坚持跑十公里。这样看,他再为万科健康工作二十年都没问题。

但让孙嘉再像郁亮一样,30多岁当“太子”,无怨无悔扛着万科大旗穿越无数波浪和陷阱,一口气走上16年再接班,几乎很难了。

楼市一年小变,三年一大变,谁能安安静静再给你扛二十年的旗。

那次中报“太子”风波前,郁亮心里已在琢磨怎么把总裁位子交出去了。这个总裁将是他的搭档,而不是接班人。

作为一家有着较完整现代管理制度的地产公司,郁亮作为董事长先是和薪酬与提名委员会制定一个标准选总裁,然后他们拉了一个总裁候选人的长名单。

这个最初的长名单里有所有的高管。一轮筛选后,名单缩减成了几个候选人。第三代“太子”呼声最高的孙嘉、刘肖和王海武也在其中。

经过半年的讨论和考察后,一个人最终被锁定,并被提交至董事会全票通过。然后是1月,这个曾短暂离开万科核心管理层的陌生面孔,突然接到电话,成了中国最著名房企的总裁。

孙嘉、刘肖们落选了。这也在意料之中,放眼中国历史,所有有计划的接班都被打乱了。

孙嘉从上海总经理调到总部后应该就会发现,总部并不比一线要好。孙嘉或许都不想趟总裁这一浑水了,更别说刘肖了。30多岁的小伙子,在一线公司的确做出了一些成绩,但如果就此扶到总裁一职,对于他们个人成长而言也不一定会是一件好事。

郁亮显然也需要将才。这个人必须目标明确,严厉且透明,必须有极高的管理能力和执行力,同时又要有极高的威信。但这个人既难以在“太子”们中找到,也难以在早期元老中找到。

于是深圳资金圈里无人不知的九哥,出山了。

2

九哥真名祝九胜,和王石与郁亮的名字感觉都不一样。武侠味很浓。

他也像个世外侠客。当万科新总裁前,除了一张头上长草的照片,没什么像样的个人照。

他做总裁的消息在万科内部确定后,据说生性高傲的万科“谭大师”谭华杰跟朋友感慨:

“万科内部我服的人,郁总算一个,九哥也算一个。”

他与万科的关系,始于十一年前他在深圳建行时的战略合作。九哥大笔一挥,代表万科的王文金拿到了200亿授信。那一年万科销售额才500多亿。

九哥是武昌人,天上九头鸟,地上湖北佬。1993年,这个湖北佬从中南财经政法大学获得了硕士学位。一年后,他的师弟王文金毕业。又过了六年,他们共同的师弟王海武也从中南财经政法毕业了。

中南财大的毕业生爱去深圳。有个话说,没有中南大就没有深圳。当然这其中,中南大的学生意淫的水分不少。但没有中南大,的确就没了半个万科。

多年后辗辗转转,他们师兄弟三个竟然在万科风云际会了。九哥成了总裁,王文金成了首席风险官,王海武成了万科中西部区首。

郁亮在今天九哥的媒体见面会上特别说: 

“有人说万科的战投帮,万科有财务帮,我觉得不要贴标签,万科是农民。”

想了很久,发现郁老板说的“有人”,是兽爷。2014年兽爷吐槽过一篇万科的战投帮。一年后跟万科某位底层打拼上来的副总裁吃饭,他就开始开玩笑: 

“看完后我在想我不是战投部出来的,在万科还有没有前途呀!”

时过境迁,连万科战投部都更名了,世间再无战投帮,中南帮倒成为实实在在的存在。

妈呀又贴标签了。郁老板呀对不住,兽爷我又自罚一满杯。

今天上午媒体见面会,48岁的九哥和52岁的郁亮走进会议室,前者笑容满面,后者微微内敛。他们年龄与形貌是倒置的。郁亮穿着合身西装、尖头皮鞋,笔挺的身板、清爽寸头,看起来不觉得到了“知天命”之年。

江湖上响当当的九哥,如同形散神不散的蒲公英。微微谢顶,穿着过长的西装,圆头休闲鞋,一个标准的深圳小地产老板感觉。不太在意“形”的他略惭愧地说,我很少健身。

2001年郁亮从投资部负责人升任万科总经理,30多岁的他要面对的是一家刚走出草莽期、山头林立的公司。一帮和王石一起打天下的元老把持着重要岗位——上海有丁长峰,北京是莫军的地盘,而深圳则是当时最被王石器重的年轻人徐洪舸。

十七年后,山头都被削平了。当选总裁第一天的祝九胜,要面对的只是一堆媒体的长枪短炮,当然这些闪光灯也足以吓到他。

郁亮在一旁“幸灾乐祸”。或许他想起当年他接总裁时的过往。

3

九哥不会是太子,他以后一定不会是个唯唯诺诺的总裁。

他在万科内部以犀利著称。在公开会议上敢于“亮剑”说不同意见,且逻辑清晰条理清楚,话不多但干货足。

有一年年会,作为一名2012年从建行空降的高管,他站出来说自己加盟万科以来的感想。他开口就是说在万科太安逸了,在万科拿的钱是他在建行拿的钱的几十倍,但感觉没有创造多少价值。

说这话时,万科一些司龄二十多年的高管在台下坐如针毡。

九哥和郁亮都曾主管万科的资金中心。在宝万之争中,他也扮演了最重要的角色之一。后来也因为某种原因,在最关键时刻低调去职。后股权时代,他再次归来。

在建行时,他就以拼命三郎著称。他在建行的部下跟兽爷说过这位副行长的日程: 

早上七点半到办公室。上午开会,下午去各支行开会。晚上五顿饭,吃完回到办公室,处理邮件及工作安排。凌晨一点多回家,看一小时金融行业新闻动态,两点多睡觉。

到了万科,房地产公司没银行那么忙,九哥的作息好多了。他在资金部的老部下说作息也就是5+2,白加黑。做领导对人和睦,对事严厉,遇到多大的事,也风雨不动安如山。

所以千万不要羡慕人家当总裁。一个没背景深漂的武昌屌丝,未来全是自己打拼出来的,非常人可比。

万科如今的考核标准就是九哥的杰作。2011年千亿后的万科开始提有质量的增长,对地方一线公司的考核标准不再是销售额,而是回款;不是考核创造利润,而是结算利润。

2017年,张海主管的上海区域回款了1500亿;张纪文主管的南方区域回款了1500亿;刘肖主管的北方区域回款了1200亿;王海武主管的中西部区域回款了1100亿。

这些地方大员每个年终奖应该都能拿个1000来万,比在总部做董事长的郁亮还高。所以要刘肖、王海武回去做总裁,他们还不一定愿意。

但如何激发一线大员冲锋陷阵的动力。恐怕也是郁亮现在脑子里想得最多的问题。

万科统治中国房地产行业已经十几年了,过去喊着要颠覆万科的顺驰、绿城和绿地,要么死掉了,要么很快又掉队了。

现在,碧桂园、恒大和融创冲了上来。不是一家要颠覆,而是集体要颠覆万科了。而外部环境,宝万之争万科虽然赢了,但不管是声誉还是元气都大伤,姚振华至今兜里装着600亿的盈余,还未退场。

万科怎么应对呢?还是那句不在乎规模吗?

今天有记者问九哥万科是否会成为下一个黑石,九哥当时就否认了。

但黑石对郁亮的影响超出了想象。2015年郁亮跟兽爷提过一次,他在2014年去黑石转了一圈,见了黑石创始人,惊叹这家公司能把几百亿美元的交易随便做来做去的,他说:

“之所以能做这么好,原来因为他们核心团队要跟投,他们不仅有单层合伙机制,还有多层合伙机制。”

回来后,郁亮和其他几千名万科员工身份都发生了一个前所未有的变化——从职业经理人变身为事业合伙人。

九哥接手总裁后,两个人将有分工。九哥将承接战略执行,郁亮更多是思考集团的整体发展战略等问题,事业合伙人制度迭代,将是郁亮的工作重心。这将让这家步入中年的房企,再次焕发斗志。

城市配套服务商也是郁亮案头上最重要的工作之一。在2017年12月的万科南方媒体会上,郁亮当时说,房产商这个时代已经结束了。为城市发展作出贡献、做配套服务的角色,更符合行业未来,在现场他高呼: 

“现在谁跟我说万科是房产商,我跟谁急。” 

好了,写完了,大家现在可以跟兽爷一起念一句话:

“万科是房产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