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夏幸福的产业新城效应

2018-02-01 17:25 奥马哈之雾 阅读 18646

作者: 唐煜

作为一家大胆吃螃蟹的企业,16年间,以河北省固安县为起点,华夏幸福不但探索出了产业新城PPP开发模式,还开辟出了一条中国县域经济转型发展之路。

如今,这座曾经的农业县已经转变为现代化工业强县,产业新城财政贡献率达到68%,累计招商引资达1500亿元,初步形成新型显示、航空航天、生物医药等三大千亿级产业集群,走出了一条“产城融合”实现经济发展的有效路径。

而在华夏幸福产业新城的加持下,相同的故事正发生在中国众多县城里。如今,“固安模式”已获得在全国其他地区的广泛复制,华夏幸福的产业新城业务已覆盖全国12个省,并走向“一带一路”沿线6个国家。 

除了有望补齐县域发展的短板,为县域经济发展注入新动能,产业新城未来还将成为促进所在都市圈高质量发展的新引擎。 

1月31日,首届华夏幸福产业新城合作伙伴大会在北京召开,大会以“合作”为主题,来自全球十余个国家近200位嘉宾受邀出席。中国发展研究基金会副理事长刘世锦、首都经济贸易大学副校长杨开忠、麦肯锡公司大中华区总裁倪以理分别发表主旨演讲。大会主办方华夏幸福发出“共同搭建合作平台,共同推进全面合作,共同构建阳光环境”三大合作倡议,邀请合作伙伴为产业新城事业共同担当、共同奋斗。

固安故事

“天安门向南50公里。”以前,很多固安人只能这样对外介绍自己的家乡。

固安是河北所有县城中距北京天安门最近的,它距离北京新机场只有16.8公里。但是固安人并没有“身处天子脚下”的自豪。 

在固安人的记忆里,2002年的县城连条像样的路都没有,夏天风一刮起来还有沙尘暴,5层楼的固安宾馆就像“摩天大厦”,因为那是唯一有电梯的建筑。而产业“四大金刚”,仅仅是钓具、肠衣、滤芯、塑料。 

这一年,正值国家提出开发区“二次创业”,河北廊坊市委市政府、固安县委县政府都希望将已有的开发区升级发展,“以产业兴城”。 

同样是2002年,成立于1998年7月的华夏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华夏幸福的前身),经历了近4年的发展正在谋求战略转型。固安工业园区将成为其转型的抓手。 

一个为寻求产业支撑伤透脑筋,一个为转型寻求新平台,合作时机恰到好处。 

当地产商们竞相在北上广等一线城市布局时,华夏幸福做出了转向固安、扎根县域的决定。2002年6月,在廊坊市委市政府的指导支持下,通过公开竞标,固安县政府与华夏幸福签订了PPP(Public-Private Partnership,政府和资本合作)框架协议,以“政府主导、企业运作、合作共赢”为原则,委托华夏幸福统一投资、开发、建设、运营固安工业园区。 

当时在国内,鲜有人知道PPP开发模式,华夏幸福也并没有大区域工业园区的规划经验。为此,华夏幸福以苏州工业园为对标目标,邀请新加坡邦城、麦肯锡、罗兰贝格等一众国际顶级咨询机构,斥资3000万元规划了固安产业发展蓝图——用产业带动城镇,用城镇聚集产业,打造“产业新城”。 

888

16年来,在华夏幸福的推动下,固安产业新城创造性地提出并打造“313创新型产业格局”,即,强化新型显示、航天航空、生物医药三大主导产业;培育智能网联汽车这一先导产业;提速包括临空服务、文体康养和都市农业在内的三大特色产业。其中,新型显示、航空航天、生物制药以及智能网联汽车等产业集群,已经勾勒出固安产业新城创新型产业体系。 

“固安故事”充满了大时代奔涌向前的张力。因为华夏幸福,它全面拉开快速发展的序幕。财政收入从2002年的1.1亿元,到2016年的80.9亿元。现在,曾经的传统农业县已经转变为现代化工业强县,产业新城财政贡献率达到68%,累计招商引资达1500亿元,初步形成新型显示、航空航天、生物医药等三大千亿级产业集群。 

清华大学PPP研究中心首席专家王守清非常看好华夏幸福的产业新城模式。在接受媒体采访时他表示,在整体推进过程中,这种模式较好解决了县域经济转型发展中的一些难题。“核心还是要有市场经营思路,考虑如何滚动开发、融资、运营,这些是PPP项目的精髓。” 

“固安模式”为地方发展特别是县域经济发展,提供了一个成功的样板。2013年,国家对PPP项目大力推广,华夏幸福产业新城PPP模式得到国家的肯定。2015年7月20日,固安县政府与华夏幸福共同探索的PPP模式,作为创造性典型经验,被国务院办公厅通报表扬,并入选国家发改委PPP示范项目。 

新城新态

当前,我国城市化进程明显提速,但放眼大城市周边的中小城市,特别是县域,还存在经济基础薄弱、产城相互割裂、创新驱动能力不足等问题。

首都经济贸易大学副校长杨开忠在本次大会上表示,促进中国经济由高速增长转变成高质量发展,就要加快区域经济由要素驱动向创新驱动转型升级,探索实现地方品质驱动型发展,以地方品质提升聚集人才,由人才驱动创新,由创新提升地方竞争力。“产业新城有望成为促进都市圈高质量发展的新引擎、培育壮大新动能的重要载体、中国县域经济转型升级的重要抓手”。 

固安的崛起证明,如果没有产业作为基础,外表再精致的新城也只是一具空壳。 

在华夏幸福的战略规划中,单一产业的发展前景有限,只有实现产业集群的有效聚拢,才能促进整个产业园区的发展升级,实现区域竞争力的提升。 

麦肯锡是华夏幸福在产业研究规划方面的长期合作伙伴,其大中华区总裁倪以理以国际视野前瞻产业发展趋势,指出以移动互联网、云技术、新一代基因组学、高级机器人技术、可再生能源等为代表的12项颠覆性技术将从根本上变革人类生产、生活方式,带来无限的产业发展机会。 

这种思路下,华夏幸福以产业优先作为核心策略。截至目前,华夏幸福聚焦高端装备、电子信息、新能源汽车、航空航天、生物医药、新材料、节能环保等10大重点行业。 

截至2017年9月,华夏幸福已成功打造了百余个产业集群,已有在孵化企业802家。累计引入签约企业近1600家,招商引资额约4200亿,助力区域经济持续快速发展。

999同时,华夏幸福组建了4600多人的产业研究与发展团队,为所在区域提供覆盖从创新孵化、投资咨询、产业规划、选址服务、行业圈层等一揽子服务,16年来,已经形成了一套完整的产业生态体系。 

“产业是城市的根基,城市是产业的载体。”在这次合作大会上,华夏幸福总裁孟惊介绍,华夏幸福围绕都市圈周边县域开发运营产业新城,因地制宜,科学规划,为合作区域提供了一整套以产城融合、产业发展为核心内容的整体解决方案。 

幸福之城

“未来中国城市群发展将呈现都市圈特征。”中国发展研究基金会副理事长刘世锦在演讲中指出,全球公认的东京、纽约、伦敦、巴黎和首尔五大都市圈,创造的GDP超过大多数国家。“都市圈发展不是一个局部问题,而是关系中国经济发展全局的大问题,具有不可替代的聚集的正面效应。”他认为,我国城市群发展的一个重要趋势是以中心城市为极核,在周边20-50公里范围内发展中小城市和小城镇,通过轨道交通形成由廊道、圈层和关键节点组成的网络化城镇体系,有效促进人口和创新要素向周边中小城市发展,为区域协调发展提供新动力。 

“促进中国经济由高速增长转变成高质量发展,就要加快区域经济由要素驱动向创新驱动转型升级,探索实现地方品质驱动型发展,以地方品质提升聚集人才,由人才驱动创新,由创新提升地方竞争力。”杨开忠建议,新时代要以提升品质为中心打造美好生活都市圈,成为促进新时代高质量发展的新引擎。 

什么是新时代的美好生活都市圈?他认为,新时代美好生活都市圈至少要具有四方面的基本特征。第一,形成城乡融合的劳动力、土地、住宅等共同地方市场;第二,具有数量充足、多样性齐全、质量上乘、分工高效的私人消费和公共服务体系;第三,生态环境优美;第四,覆盖城乡居民高效通勤的交通网络和集成个性、人性的数字化生活环境。 

以此标准看固安产业新城,它已然在产业、人口和城市配套之间形成了良性循环。产业增速吸引了高端人才向固安聚集,地方政府与社会资本形成互动,社会资本进行基础设施建设,城市配套跟上了产业发展,为固安原住民和新固安人提供了优质的生活品质。

10仅从“美好生活都市圈”的配套看,华夏幸福在固安产业新城规划范围内实现了“十通一平”;建成了八大公园,为满足区域内居民生活所需,打造了集购物、餐饮、休闲、娱乐、文化为一体的商业体系——幸福港湾;教育配套方面,形成了北京八中固安分校、幸福学校、幸福幼儿园、职业教育学院等多所中小学及职业学校的合理布局,全面覆盖九年义务教育、高中教育与职业教育,构建全龄教育体系,提升本地教育质量;通过幸福医院等综合三甲医院、综合门诊、社区医院、社区诊所构建多层次医疗体系,极大提升固安城市整体医疗服务水平。

杨开忠表示,产业新城以“产城融合”为特征,作为节点,要在美好生活都市圈建设中发挥重要的“增长极”作用。 

曾经,许多固安青年只能像候鸟般往返于外地和家乡。但是产业发展和配套设施的完善,结束了他们在外漂泊的生活。 

在首届产业新城合作伙伴大会上,专家一致认为,在未来中国城市群和都市圈的发展中,需要建设一批产业新城,而实现这些产业新城的健康发展,需要在金融服务、配套建设、产业发展、提供公共服务等领域多方面的能力聚合。 

作为产业新城模式的先行实践者,华夏幸福表示,将以产业新城事业为共同发展平台,携手各领域合作伙伴,在投融资、产业新城、房地产、城市配套设施、产业发展、公共服务、规划咨询等各个领域全方位合作,共同培育“阳光、开放、互信、共赢”的合作环境,相互赋能,共赢未来。

来源:天下财经周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