猩便利“大撤退”

2018-01-11 13:49 佩佩 阅读 18339

作者:杨茅

无人货架洗牌期将至,头部项目猩便利也被负面消息缠身。

昨日,在被曝出三、四线城市撤站后,又有创投圈人士向铅笔道透露,猩便利在一、二线城市的业务扩张同样出现了大幅收缩的举措,公司已经开始拖欠供应商货款。针对上述问题,猩便利公关负责人回应称:“都不属实”。记者向公司管理人员求证,得知猩便利在一二线城市的布局确实正在进行收缩、调整。

有行业内人士认为是猩便利正在加速淘汰早期的劣质点位。迫使正在“跑马圈地”的猩便利仓促变阵的,或许是无人货架行业残酷的恶性竞争——价格战、买点位、毁货架……众多负面流言的传出,也被内部员工认为是竞争对手所为。如此背景下,公司赶在寒冬淡季进行业务收缩,也未必会是一步错棋。

注:本文内容主要来自记者采访和网络公开信息,论据难免偏颇,不存在刻意误导。

北上广深业务收缩

据创投圈人士爆料称,“昨日(1月10日)下午,猩便利组织电话会议,北京、上海、广州、深圳四个城市的业务拓展团队全部停止签约、停止铺货,并考虑让BD人员全部转去做运营。在南京也是一样的情况。”

记者从一家猩便利客户口中得到验证:北京业务有收缩迹象。拉拉公园行政负责人告诉铅笔道记者,公司的猩便利货架已经一周没有补货,截至昨日只剩下不到5个SKU,而此前正常的补货频率达每周两三次。“补货人员告诉公司,仓库已经无货。”

该负责人认为,这与猩便利撤站迹象可能有关联。拉拉公园的办公室位于西二旗辉煌国际,货架点位并不差。“公司一共45人,货架平均月流水约为3000元。”

东北地区某家食品供应商也向铅笔道透露,在本月3日,他被猩便利采购人员告知原本谈好的合作需要暂停,“现在上架时机不对”。那位猩便利采购人员向他解释,是结款出现问题了。“现在让你进来不能坑你,这只是份工作,等再看看我随时联系你。”

针对上述情况,昨晚8点,记者先拨通电话后发送短信联系了公司联合创始人吕广渝,对方电话秒挂,截至发稿前未得到短信回复。同时,记者在微信上向猩便利的公关负责人求证,对方回应称,无论是停止签约还是拖欠货款的问题都不属实。当被问到公司在各个城市的扩张是否有放缓时,公关负责人表示:“业务在逐步推进中。”

记者还致电了猩便利深圳城市负责人,对方听到上述消息后直言:“扯淡,没空理你”。另一个一线城市的城市负责人则认为,流言的传出很可能是因为竞争对手在搞小动作。

这位城市负责人告诉记者:“我们就是正常的签约客户,只是把签约标准(转向)重点开发100人以上的头部企业。在春节前,公司内部确实会对盈利不好的点位进行处理,比如不动销的或是老鼠比较多的,但是涉及的量很少。”

此外,猩便利的内部员工表示,现在不方便多说,公司发展过程中难免有各种各样的新闻出现。也有员工分析称,猩便利冬季的生意不好,之前公司铺的很多是冰柜,天气冷了销量或有下降。

另有公司管理人员向铅笔道透露,猩便利运营情况良好,业务上确实在进行一些调整。他表示,新的调整举措与新一轮即将入股的投资方有关,新股东会对公司发展策略有一定要求,新一轮融资很可能会在本月之内就宣布。“因为涉及到多家投资方,现在还没有全部结束,会等融资最终完成后,发布公告辟谣。”

三、四线城市大撤退

如果在一、二线城市只是业务收缩、调整,猩便利在三、四线城市的举措可以说是“大撤退”。

“猩便利已经在收缩战场了。”一位新零售创业者透露,“下午刚跟一猩便利的BD聊了,济南已经放缓铺设新货架的速度了,具体原因不详。”

昨日晚间,微博上一位ID为“好莱坞女星储要脸”的用户自称是猩便利无锡员工,他发微博称,猩便利开始在无锡市辞退员工。他私信告诉记者:“不知道原因。接到电话,直接说明天不用上班了。什么原因也没有。”

在微博下面还有用户回复称,不只是无锡的在裁员,成都也被电话辞退了100多名员工。在记者私信求证后,这位成都用户表示裁员的方式和无锡一样,“就是一个电话就说不用来了”。

image.png

猩便利在三四线城市撤站的消息,最早是来自社交平台脉脉的匿名区。昨日上午,知情人士爆料称:“猩便利全国BD放假,同时开始给销售放假,货架停止补货,有石锤!”此外,据猩便利某作战群中爆料:“因战略性收紧,决定要把全国所有的三、四线城市撤站。”并告知员工,接下来可以找下家或转岗,截止今天的薪资会正常结算,但是没有提成。

在爆料的内容下,猩便利员工澄清:“信息不实、哪来这种不靠谱的小道消息。”但是在评论中仍可以看到“已崩,三线城市已撤站”、“我们公司的几天没有补货了”、“我觉得创业公司在调整是正常的事情,大家不要质疑”等信息。

据报道,据知情人士透露,猩便利已经出现拖欠供应商货款情况,并且在各个城市库房断货情况十分严重,情况好的勉强也只能支撑到月底。两个月前招聘大批员工,目前已经有很多人离职。

针对三、四线城市撤站的传言,猩便利在昨日晚间10点发布了官方声明。公告称猩便利各项业务均处于良好的运转状态。“为了使‘便利·蜂窝’模式更有效率的运行,店、架的布点、商品结构、运营管理方式等,都会进行调整、优化和迭代。”同时,猩便利也在公告第三段暗指竞争对手“背地里弄刀”。

image.png

猩便利针对三、四线城市撤站传言的官方声明

恶性竞争中跑马圈地

在这番收缩、调整之前,猩便利在策略上一直是将点位扩张放在首位。公司创始人司江华曾在采访中表示:“现在在中国其实每个创业的窗口期都很短,你跑的快,可以把别人挤下这条船,你如果跑的慢,别人把你踢下去也是分分钟的事。”

“所以在这场竞争里,我们自己对不同时间段的把控,有非常清晰的认识。第一个阶段是点位竞争,重点是如何以非常强的执行力快速达成公司的目标。”他具体阐述道,“谁先可以拿到一定数量的点位,比如说谁先拿到30万、40万的点位数,谁就可能在竞争中胜出。”image.png

猩便利创始人司江华

在初期,凭借团队的执行力,猩便利快速“跑马圈地”的策略取得了一定成效。据司江华提供的数据,截至目前猩便利的无人值守便利架已经覆盖了全国40多座城市,首先渗透超一线、一线二线城市,超过3万个点位,覆盖几十万用户,累积购买用户达到300万。而广州城市负责人则在电话中告诉记者,现在公司在全国已经铺了8万个货架。

但是,快速扩张的背后也有隐患浮现。2017年12月,东方网爆料,猩便利为快速扩张、拿融资,大量接纳“无法盈利”的点位。文中写到,在其他公司已把进驻门槛提高到企业人数需达50人的情况下,猩便利仍然愿意进驻30人的公司。还有一些不满足其他公司风控标准的点位,猩便利也照单全收。

image.png

东方网评价认为,在资本加持下,无人货架的竞争已经白热化,但这种畸形的恶性竞争却很难带来任何赢家。

另有媒体报道,因为经营模式同质化、货损率高、刚需不高频等问题,无人货架行业公司已经恶性竞争。业内创业团队不择手段,BD人员串通勾结,互毁偷撤货架。

某业内从业人员向这家媒体透露,在打价格战之外,烧钱买点位、买客户、抢占办公区域,破坏货架、损坏商品、涂划支付二维码、价格标签,个别BD冒充竞争对手配送员撤换货架等恶劣竞争行为层出不穷。

行业洗牌期将至

猩便利于2017年6月由吕广渝等前美团点评高管团队创办,美团创始人王兴、前大众点评创始人张涛等均参与投资,天使轮即获得光速中国1亿元投资,11月初又获得红杉等机构的3.8亿A轮投资。在新零售浪潮中,猩便利堪称风口上的“创投明星”。

据不完全统计,今年无人货架市场迅速涌出超过50家创业公司,吸金超过20亿元。但是行业在疯狂之下也饱受质疑。

金沙江创投合伙人朱啸虎曾在谈到无人货架时表示不看好,其理由是无人货架销售额不高货损率却很高。据了解,在无人看守且没有任何监督、任何惩罚的情况下,货损和盘亏是目前很严重的行业问题。

image.png

某知情人士称,目前猩便利市场费用已占到其销售收入的80%,除了激进的市场推广策略使得成本上升外,货损和盘亏被计入市场费用是很重要的原因。而猩便利这么做,是为了融资时数据好看还是其他,不得而知。

天图投资合伙人汤志敏坦言,现在无人零售领域的创业投资,不少是跑马圈地的,核心还是要满足消费者的场景需要。“无人货架的跑道肯定很大,但是需要有一个过程,当中会经历大浪淘沙。”

猩便利暴露出的问题,或许正是这个行业洗牌期面临的困境。而猩便利在春节前进行的这一波调整,也许正是公司面对如此市场环境的被迫变阵。

来源:铅笔道 (ID:penciln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