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想念人民币

2018-01-11 13:34 学而思 阅读 17504

作者:方浩

到底谁才是大撒币?这是2018年朋友圈的第二个未解之谜。第一个是该不该进入币圈。 

站在悲观者的视角,炒比特币早晚有一天会被割韭菜;站在韭菜的视角,玩在线答题是赚各路爸爸的钱,不赚白不赚。当韭菜尝到肥料的甜头,再锋利的镰刀都可以变成餐具。 

有人把在线知识答题称作2018年创投圈的第一个风口。在风口之上,我们看到了王思聪、张一鸣、周鸿祎和奉佑生。这其中三个人(王、周、奉)曾在2016年直播的风口上碰到过,如今换了一副马甲在知识问答的风口上重聚,有种小别胜新欢的感觉。所以王书记兴奋滴说:王思聪撒币、周鸿祎撒币、张一鸣撒币、奉佑生撒币。这是班车司机们互相打招呼。 

知识问答不是新鲜事。王小丫的《开心字典》最火的时候,目标受众就是如今这批玩在线知识问答的人。《开心字典》是在2000年开播的,那时王思聪正在新加坡读初中,张一鸣在龙岩读高中,这两天通过AI技术帮助韭菜们作弊的王小川,彼时正在清华读研一。川总个人问题一直无法解决,应该跟他这种快速反应能力有很大关系:当大家都想着怎么解决问题的时候,他想的是如何最快地解决问题。连马化腾都说王小川快。 

2000年,湖南人奉佑生辞掉公职前往广州,周鸿祎的3721还在苦苦挣扎。那时他俩作为70后屌丝,应该也是《开心辞典》的目标观众。十七年之后,《开心辞典》早已停播,小丫变老王。当年为了看王小丫而看《开心字典》的屌丝们纷纷逆袭。周鸿祎身价直逼李彦宏,奉佑生要再造一个映客。当年的韭菜,已长成参天大树。 

王思聪说谁搞足球谁撒币,很多人拿出王健林搞万达足球俱乐部的历史来打王思聪的脸。其实早在2000年《开心字典》开播的时候,那支俱乐部的老板就由王姓变成了徐姓。王思聪在微博上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徐姓老板正在狱中度过人生最后时刻。吃瓜群众只知道看热闹,100年都没变。 

过去几年,几乎每一个风口都有朱啸虎的身影。作为映客的投资人,当然要为奉佑生和芝士超人站台。江湖有两个传闻:一是说朱老师的妹夫是炒房界的大V,光教人怎么炒房就赚了不少钱,还不算手里的N多房子;一是说朱老师的妹夫是币圈大玩家,已经赚了几个亿。抛开朱老师的能力不提,至少说明妹夫也是有能力的。王公子敢说比特币谁买谁撒币,但绝不会说房子谁买谁撒币,大家终归有交集。 

芝士超人第一个亿元大单,来自趣店下面的大白汽车分期;趣店的投资人是周亚辉,同时周亚辉也是映客和芝士超人的投资人。都是兄弟,互相站台,没毛病。 

在这个疯狂的时刻,一家互联网公司不去炒币而是撒币,即使不是特立独行,也算冰清玉洁了。炒币需要各种立场甚至信仰来给自己撑腰,撒币仅仅需要人民来撑腰。一边是比特币在割裂朋友圈,一边是人民币在团结朋友圈。中国,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复杂。 

前段时间阿里公关说腾讯半条命都是小学生给的,马化腾现在应该轻松不少了,因为在线答题的整条命都是小学生他爸他妈们给的。一人为韭菜,全家都是韭菜。 

但韭菜越来越金贵。3Q大战最极端的时候逼韭菜们二选一,当猴一样耍;现在拼命给用户送钱,像大爷一样供着。周鸿祎喊了十年的「为人民服务」,直到今天才显得如此真切。人民不是韭菜,人民币才是。 

再过一个月,中国人民最重要的节日春节就要到了。从目前朋友圈态势看,除夕夜很有可能是这样的:孙子们忙着玩农药,儿子们忙着答题抢钱,老一辈们忙着沟通比特币行情。没人看春晚,没人包饺子,连鞭炮都是人工智能自动听响的。只有听到冯巩说出那句俗不可耐的话,人民才知道又是一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