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次元垂直视频网站:Acfun VS Bilibili

2018-01-08 15:28 puuuuuma 阅读 1945

十年前,当我们谈及二次元的时候,还时常把它和“非主流”划等号,打上宅男宅女、家里蹲、百合、卖肉、暗黑等标签。经过这么多年的发展,二次元这三个字的含义也发生了巨大的变化,其内容愈发丰富,其业态愈发立体。二次元文化也逐渐从非主流文化过渡到亚文化,并演变成为青少年群体的主流文化之一。

据第五届互联网视听大会的ACGN创新高峰论坛上,爱奇艺首席内容官王晓晖的介绍,2017年中国二次元用户规模达到了3.08亿,90后、00后占据97%以上,二次元市场规模上,2017年泛娱乐市场规模为5800亿元,而二次元行业市场规模占比高达57%,这块三千亿的大蛋糕也引起了巨头们的垂涎。

2015年,腾讯阿里先后入局二次元视频领域,腾讯入股Bilibili,阿里入股Acfun,彼时,两家二次元视频网站还各有千秋,Bilibili已初显后来居上之势。不想,就这两年光景,B站在竞争中几乎呈现碾压之势,A站“贵站药丸”弹幕的活跃似乎在宣告这一事实。

在分析B站如何实现对A站的弯道超车时,让我们先来聊聊什么是二次元,什么是二次元视频弹幕。

 

二次元”:从非主流到主流

 

“二次元”,本意为二维世界,与我们所处于的现实世界——三维世界相对应,意指存在于图片,视频,游戏等形式中的动漫内容,凭借其新奇、有趣、多样的形式,俘获了一大片年轻的受众。从动漫内容的表现形式来看,二次元也被称为“ACGN”,A——animation(动画),C——comic(漫画),G——game(游戏),N——novel(小说)。ACGN产业链:

1.png

中国的二次元产业基本继承了日本二次元文化的发展格局,从以上的二次元产业链我们可见一斑。在这个链条中,IP是产业的核心,所有的产成品均围绕着IP产生。一般来说,IP诞生于二次元轻小说或是漫画上,在这个阶段,IP的变现通过小说或漫画单行本的售卖来实现。有一定影响力之后,如果被动画制作方看中,则有改编至动画的可能,IP通过流媒体网站和电视广泛传播到更大的受众群体,也为该IP注入了更大的变现机会,到这一阶段,基本预示该IP取得了一定的成功。为了尽可能的发掘其商业价值,下一步,通过改编成电影赚取票房,通过改编成游戏赚取用户充值,通过贩卖周边获取利润等。只不过,同成熟的日本动漫市场相比,中国动漫公司在IP开发能力上有一定的差距,行业链中下游市场还未完全打开。幸运的是,很多动漫企业正在积极尝试,由行业上游向中下游拓展,《十万个冷笑话》的IP开发算是一个成功的案例:

2.png 

《十万个冷笑话》IP开发历程基本遵循了上面的二次元产业链

这样的产业链囊括了市场上大部分的IP,当然,也不排除有些作品,从产业链中下游切入,例如米哈游的《崩坏学园》系列手游、彼岸天工作室的《大鱼海棠》动画电影等。不过,这样的开发模式对资源前期投入和把控要求很高,导致试错成本亦不低。成功的例子有很多,失败的例子也不少,比如青青树动漫的《魁拔》系列就在这上面栽了跟头。

高速成长中的二次元行业

其实,从广义上来看,不少60后、70后看过的西游记、三国演义连环画,80后小时候在漫画书或者是电视上看的圣斗士星矢、变形金刚等都是二次元的一种,只不过当时还没有这样的称谓。随着二次元行业的发展,内容呈现出爆炸式的增长,摆脱了从前低龄化,单一化的特征,二次元文化也逐渐发展为广大90后,00后的主流文化。

3.png

国内的二次元行业历经萌芽期,培养期,成长期,目前正处在高速发展时期,随着二次元文化行业优秀人才队伍逐渐壮大,细分市场以及商业模式也逐步清晰,“二次元”这一概念更多地进入了人们的视野。

 1.png

二次元用户的规模日益壮大,用二次元术语来说,“入坑”的青少年越来越多。俗话说入坑容易脱坑难,这也暗合了二次元行业用户黏性高的特点。根据中金公司的测算,二次元用户在 15-24 岁人口中的渗透率已经达到 43%至 64%。如果再考虑到当前我国乡村人口占比仍有 44%,那么二次元主体人群在经济较发达的城镇地区的实际渗透率比总体43%-64%的水平更高。可以认为,如今的“二次元”概念已远远超越了“小众”、“亚文化”的范畴。

二次元用户特点

日本,作为二次元发起的源头,年轻人受二次元文化影响颇深,出现了一大批沉湎于二次元的宅男宅女。之后,这股风潮传到中国,80后是最早接触到日本优秀IP 的群体。随着互联网的普及和内容爆炸,90后、00后得以接触到大量来自日本、美国的二次元作品,以及近年来,国漫亦掀起了一股不小的潮流,二次元市场出现爆发式的增长。目前,二次元用户主要呈现以下的特点:

2.png

 

90后、00后群体的消费意识强,为自己喜欢的二次元角色买单已经成为了一种潮流。他们追求高品质,高还原度的作品,有的甚至将对角色的喜爱称之为一种信仰,购买行为可以解读为“为信仰买单”。二次元人群对 ACG 相关产品的消费诉求十分突出,在周边、游戏、漫画、手办等产品上有很高的消费比例,且对正版支持度也较高。以二次元学生群体为例,其 ACG 花费占零花钱收入的比例高达 21.4%。3.png

二次元垂直视频网站

 

Acfun成立于 2007 年 6 月,取意自 Anime Comic Fun,是国内首家弹幕视频网站。 弹幕系统源自日本弹幕视频分享网站——niconico,弹幕意指视频中屏间飘过的评点。A 站以视频为载体,逐步发展出先锋内容创作的完整生态。网站独具特色的口号“天下漫友是一家”、 “认真你就输了”吸引了大量二次元爱好者,成为国内二次元文化的发源地。1.jpg

4.pngBilibili创建于2009年,前身为视频分享网站Mikufans,。B站的成立源自A站的一次事故。09年6月,A站因员工矛盾引发了内部派系斗争,随后长达一个月的机房故障和无法访问,触及了用户的忍耐底线,导致老会员bishi另立门户创立了B站的前身“Mikufans”。该网站于2010年1月24日更名为bilibili。

2.jpg我们可以把AB站看做是一个视频的分享平台,上面有数量众多的UP主,他们是主要的内容生产者,除此之外,AB站也会购买一定数量的动漫版权,供用户观看。UP主大多是15~26岁的年轻人,这个年龄段的年轻人群正值社交与情感表达最活跃的时期,这为Acfun、Bilibili这样的二次元垂直视频网站提供了生存土壤。他们上传的视频基本上是对现有IP的二次创作,比如翻唱二次元音乐,翻跳二次元的舞蹈等,观看者则通过发送弹幕同UP主和其他观看者进行互动,这就形成在二次元领域极为盛行的了弹幕文化。近几年,这股风潮燃到了整个流媒体行业和直播行业,一时之间,仿佛只要有在线视频,就有弹幕出现。3.jpg5.pngA站这样的二次元垂直视频网站,其形式和之前就已经流行开来的论坛有诸多相似之处,都是社区形式的信息交流平台。只不过论坛的内容主要是文字和图片,而A站的内容以视频为主,还加入了弹幕的元素。盈利模式一直以来都是这类网站的痛点。同为视频分发平台的youtube,其主要收入来源为广告收入。根据A站前CEO的采访,我们得知A站的主要收入也是依靠广告。不过,A站与youtube的广告投放有个显著的不同点,就是A站承诺不在视频内容中插入任何广告,这在很大程度上限制了A站的盈利能力,毕竟,一家视频网站,视频中不出现广告,传播能力实在有限。在Acfun 的首页上,我们可以看到,广告的投放局限在平面广告的形式,盈利模式匮乏是A站这样的二次元视频网站之痛。

6.png

看看A站的财务状况我们就知道其A站在探索流量变现的道路上是多么的不成功。之前的多轮融资,A站并未透露其财务状况。一直到去年11月份,投资方中文在线以2. 5 亿元投资A站并获得13.51%的股权,中文在线发布公告,A站的盈利情况才得以披露。根据公告,A站在2015年的营业收入为363万元,但亏损达到1.13亿元;2016年前9个月营收为71.37万元,但净亏损达到1.46亿元,已超2015年全年。

反观二次元垂直视频领域的另一家网站——Bilibili,仅用了五年时间,便后来居上,不仅流量上反超A站,还成功地探索出流量变现之道。有媒体爆出其年净收入高达两亿元。

7.png

日衰的AcfunVS日盛的Bilibili

    4.jpg

谈到二次元弹幕网站,除了A站便是B站了,这个细分行业基本呈现AB站二分之势。不过,从2016年起,这样的格局发生了变化。

同样是ACG二次元弹幕网起家,同样是新潮好玩最欢乐的垂直视频聚集地,并共同引领国内视频弹幕风潮的AcFun和Biibili,已经在两条路上相距越来越远。

微信截图_20180108152416.png

数据来源:易观千帆

 

根据易观千帆最新数据显示,2017年10月,A站活跃用户222.99万,环比下降8.09%;而B站活跃用户5134.89万,环比增长14.65%。从2017年1月到10月月活规模走势来看,A站从500万月活级下降到200万左右,而B站却从3000万强势走高已突破5000万。从月活规模来看,B站已经甩A站千里之外了。

微信截图_20180108152516.png再来对比AB站用户的年龄分布, A站24岁以下年轻人只占39.72%,而B站24岁以下用户占比高达55.36%,可以看出, B站更受年轻人特别是学生群体欢迎,再加上其庞大的用户基数,B站未来商业化潜力更加可观。

微信截图_20180108152602.png

再来看看2017年10月统计的AB站用户性别分布,也能发现有意思的事情。A站用户男性占比76.97%,B站用户女性占比62.84%,两站呈现出明显的性别偏好。特别是A站,单一用户属性偏好越高,在视频娱乐领域商业拓展的可能性就越小,加之A站活跃规模日渐萎缩,最终将沦为步入中年的男性死宅们最后的避难所。

 

那些年Acfun错过的机会

从时间点上,A站成立于2007年,远早于B站,按理说,A站有先发之优势,B站成立后的四年,A站的日活也是超过B站的。双方的差距不是在短暂时间内形成的,在B站追赶超越的过程中,A站并不是没有和B站平分秋色的机会。接下来,我们通过A站的发展历史看看它到底错过了哪些机会。

A站的六次易主——从2010 年,A站创始人之一Xilin私自以 400 万的价格出售了A站到现在,A站“六易其主”。资本的力量在A站来来回回,管理层内斗严重,频繁换血。如果此次阿里入主A站属实,A站在七年间完成成就——“七易其主”,一番管理层换血又在所难免。

这几年,A站管理层持续动荡,尤其是2014年后,每隔几个月就有管理层的大变动,新上任的管理层在资本的推动下急于变现,无心管理,导致一大批核心员工纷纷离职,大量UP主出走B站。管理运营上混乱导致的结果是,用户体验必然下降。实际上,这几年Acfun网站频繁宕机,最严重的一次是今年11月25日起连续3天用户无法登录A站,让不少人产生A站关停的猜想。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A站的痛:今年6月,广电总局因在不具备《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的情况下开展视听节目服务为由,责令关停A站的视频服务。而早在2015年12月,A站就因没有《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ICP许可证》而被工信部拉入了黑名单。反观B站,其实体公司挂靠上海东方传媒集团有限公司(SMG),通过挂靠的方式取得许可。据了解,目前视听许可证签发588块,这是存量,增量几乎为零。难怪,据《IT时报》透露,视听许可证“市价”已被炒至3500万以上。这对还在“无证运营”的A站可不是个好消息,在管理层频繁更迭时期,A站已错过获取许可证的最好时机。

直播业务——2010年,陈少杰接手Acfun后,在网站流媒体形式的基础上创新地推出了生放送,即直播模式,孵化出斗鱼直播。四年后,陈少杰离开Acfun,也带走了斗鱼直播。就在这之后,中国的直播行业出现了爆炸性的增长,如今已经形成一个规模超200亿,月活约2亿的巨大市场。无数个直播平台迅速崛起,其中的佼佼者就是斗鱼直播,而时至今日,A站的页面上也没有直播版块,A站就这样错过了直播行业的风口。

新番承包制——之前AB站的发展轨迹比较重合,近几年管理层稳定的B站在经营方式上推陈出新,在我看来,比A站不知高到哪里去了。新番承包制便是B站在新番版权变现之路上创造性的一步。对动漫视频垂直网站而言,购买动漫的版权是一笔不小的开支,而A、B站在无视频贴片广告的前提下,新番的变现便成了难题。从2014年开始,B站推出“新番承包计划”,每部B站购买版权的新番,用户都可以“投币”承包,回报是,购买者的名字会出现在动漫结束之后。这有点像现在直播行业的打赏机制。这种形式是符合现在二次元普遍受众的消费特征的——愿意为高品质正版买单且消费意愿强。A站在购买新番版权后缺乏有效的变现方式,不仅给本来就已经捉襟见肘的财务巨大的压力,受限于资金,其购买的版权数量逐渐萎缩。目前来看,用户流失如此严重的情况下,再推出承包制的效果也不会太好。

 

尾声

在二次元产业腾飞之际,逆势下行的Acfun可能终于等到了救命稻草。据《财经》报道,云锋基金正与弹幕视频网站AcFun(简称A站)洽谈新一轮融资重组,拟通过投资实现阿里巴巴(云锋基金+合一集团)对A站的控股。与上次投资入股不同,若此番交易成型,阿里将成为A站的控股股东。A站的前CEO莫然曾表示,“巨头对二次元领域的投资,本质上是要抓住年轻人群体。”二次元领域是阿里大文娱版图中一块重要的拼图。

可以预料的是,接下来,A站的管理层还将面临一次换血。阿里的介入或将结束acfun此前长达数年的混乱。恰逢二次元蓬勃发展的风口,作为国内第一家二次元弹幕视频网站,“贵站药丸”的A站要“起死回生”并不是没有机会。

相关股票:
哔哩哔哩 usBILI +自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