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响华尔街30年的对话:坦伯顿对现在市场趋势的“神预测”

2017-12-28 16:08 海鲸金融 阅读 2489

上世纪80年代中,华尔街知名经济评论员、Supermoney一书的作者乔治·格鲁曼(笔名为AdamSmith)对当时的三位影响力最大的华尔街大佬进行了一系列采访。

其中包括被称为世纪股神的沃伦·巴菲特,英国著名股票投资者、企业家与慈善家和共同基金的先驱人物约翰·坦伯顿和华尔街知名经理人、慈善家和收藏家罗伯特·威尔森。

尽管这个采访已经过去了30年,但是他们的观点依旧被传承,并适用于目前漫长的美股牛市。价值型投资理念也永远不会过时。

在新旧年交替之际,海鲸金融整理了这三份采访,希望各位投资者能从这份大佬的采访中,吸取他们的智慧,寻找最佳的投资机会。

上期,我们单独列出了对巴菲特的采访,本期将放送的是二十世纪最佳操盘手——约翰·坦伯顿的采访!带您了解三十年前的投资智慧。

John Templeton简介

John Templeton(约翰·坦伯顿)是二十世纪最伟大的投资先驱之一,在1954年提出了全球化投资的观念,并成立第一档全球股票基金——坦伯顿成长基金,更进一步推广到全世界。在投资及生活领域,坦伯顿深信绝对不要追随群众,而应逆势操作(Dont follow the crowd)的理念,他独具慧眼的前瞻视野,以及严谨的研究精神,将其终生成就臻至巅峰。

当市场仍局限于美国华尔街投资时,坦伯顿在1954年提出全球化投资的观念,并成立第 1档全球股票基金-坦伯顿成长基金,并将全球化投资可网罗更多投资机会、分散风险的视野,推广至全世界。1999年美国《钱杂志》(Money Magazine)尊称坦伯顿为“20世纪最伟大的操盘手”(the greatest global stock picker ofthe century)。

影响华尔街30年的对话:坦伯顿对现在市场趋势的“神预测”

AS: Adam Smith缩写 JT: John Templeton缩写

AS: 在巴哈马这里生活真的非常轻松惬意!一望无际的碧海蓝天和树林让人心旷神怡,但您为何会选择这里作为您的基金公司的大本营而不是华尔街呢?

JT: 我们确实因为巴哈马这里生活舒适愉快搬到了这里。但更重要的是,我们发现这只基金在巴哈马这22年来的表现远远超过在纽约25年间的回报。

影响华尔街30年的对话:坦伯顿对现在市场趋势的“神预测”

影响华尔街30年的对话:坦伯顿对现在市场趋势的“神预测”

AS: 那您怎样解释这个情况呢?一样的投资策略,为何在巴哈马的表现会这么好呢?

JT:问题在于当我们在纽约做投资时,很难不被华尔街的同行们所影响。我们和其他基金的证券分析师在一起讨论或出席活动时,总被他们睿智的见解所感染。但在巴哈马这样与世隔绝的环境里工作,我们可以完全不受任何人影响,专注在自己的投资理念上。

影响华尔街30年的对话:坦伯顿对现在市场趋势的“神预测”

AS: 您经常说当市场上的投资者们对市场不看好的时候应该买进,当投资者们对于市场趋势趋于乐观的时候,应该卖出。您是怎样判断出投资者们对市场不看好的?

JT: 大多数时候投资者的态度是直接反映在股市里的,是很显而易见的,当然我们也会有判断错误的时候。

从44年前公司初立的时候,我们就创下了一个投资理念:在大萧条的低点买入,并在市场极度乐观的高点卖出。逆向投资需要极大的自我克制里,但是回报也最为丰厚。

不仅股票市场是这样,其他一些行业和股票也应该遵循这个理念。但是不是所有跌到谷底的股票我们都会买入,我们首先要寻找到股票暴跌的原因。

影响华尔街30年的对话:坦伯顿对现在市场趋势的“神预测”

如果股价跌了,但是公司的内在价值没有跟着一起跌,那才是我们眼中有上升潜力的好股票。许多投资者看到暴跌的股票第一反应就是转卖,光用股票的价格来决定一个公司的内在价值,这时我们恰恰能以低价大量收购一些被低估的好股票。

影响华尔街30年的对话:坦伯顿对现在市场趋势的“神预测”

AS:您最高的仓位是投资在荷兰皇家壳牌集团(NYSE: RDS-B-N), 但是大家都预期认为油价会下跌。这个有困扰到您吗?

JT: 当然,这个预期确实挺让人担心的。但公司做出这个投资决定是考虑了多方因素的。 我们确实一大部分仓位都集中在荷兰皇家壳牌集团,因为在目前的股价的基础上,我们预测它未来的盈利还可以再涨四倍。同时考虑到荷兰皇家壳牌集团的股价远比他们的内在价值要低,而且每年的派息以及自由现金流的制度也非常合理,所以我们认为这是能源行业里最值得长期持有的一支股票。

我们是长期投资者,平均持有期在6年左右,所以比起短暂的波动更看重的是长远的经济效益。

影响华尔街30年的对话:坦伯顿对现在市场趋势的“神预测”

AS:几年前,您在日本有大量的投资。现在您将在日本市场上全部的资金转回到美国。这是暂时的吗?

JT: 是的,这是暂时的。我们的策略是在全世界的范围内寻找被低估的潜力股,只要他们的市场价远远低于我们对公司内在价值的预估,我们就会买入。

我们之前超过一半的投资都集中在日本,因为他们有大量被严重低估的优秀企业是符合我们的投资标准的。然而现在这些公司的股价都大幅上升了,离我们的预期值很近甚至已经超过预期值了,所以我们撤出了绝大部分的资金。

目前日本的道琼斯工业平均指数的市盈率是25倍,而日本中小企业指数的市盈率竟然超过41倍,所以在日本已经很难像以前一样找到那么多被低估的潜力股了,反而在美国市场可以,所以我们把投资的重心又转移回了美国。

影响华尔街30年的对话:坦伯顿对现在市场趋势的“神预测”

AS:那您觉得目前世界上有哪些国家符合您的投资策略呢?

JT:我们不是先选择要投资哪个国家,我们是直接寻找被低估的潜力股。几乎所有的证券分析师都会在选股前先决定好要投资哪个国家和哪个行业。如果没人这么想的话或许这个方法还能成功,但大家都这样做的话就僧多粥少了。

最好的回报往往是做别人都没有想到的,所以我们会先寻找最有升值潜力也最被低估的股票,然后才看股票是在哪个国家的。统计下来,美国、加拿大、澳大利亚和荷兰的机会最多。

影响华尔街30年的对话:坦伯顿对现在市场趋势的“神预测”

AS:三年前,您预测道琼斯工业指数可以在未来五年内达到3000点,相当于是现价的两倍,甚至将近三倍了。现在还剩下两年时间,您仍然这么认为吗?

JT:我们的预测一直在改变,在三年半以后的下一次总统竞选前,道琼斯指数超过3000点也是完全有可能的。我们的预测是考虑了多方面的因素的,包括市场的估值和现金流等。

AS:从您个人角度出发来说,您对目前的收购狂潮感觉如何?

JT:这场收购狂潮恰恰证明了大部分公司的股价都远远低于公司的内在价值。目前有许多公司都在回购他们自己的股票,也进一步印证了现在的股价是极低的。

AS:您认为自己与Philip Fisher 或者 Warren Buffett有何不同?

JT:一方面我比其他人更加关注全球不同领域的信息, 另一方面我对未来公司的盈利能力也想的更长远一些。我认为金融投资适合心胸开阔,有想法的人。一个有信仰的人,思维会更加清晰和敏锐,犯错的机会因而降低。

坦伯顿是典型的价值投资才,他操作坦伯顿成长基金长达50年,平均每支股票持股超过5年,坦伯顿不买那些大家追逐的趋势股,只买价值被低估的股票。在目前长达8年多的美股牛市中,这一理念仍然是股海制胜的关键。虽然这样的股票难找,但在坦伯顿看来,赚钱本来就是不容易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