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得见的灰犀牛,看不见的黑天鹅

2017-12-22 13:48 RUIXUE 阅读 9988

作者:程郡

据说,逢七、逢八的年份,是被诅咒的年份:

1987年,美国股市大崩盘

1998年,东南亚金融风暴

2007年,美国次贷危机

所以,今年年初,很多人都很担心:十年一次的危机会不会再次爆发?微信图片_20171222134238.jpg

其实,近年来,关于中国会不会遭遇明斯基时刻,经济会不会崩盘的讨论不绝于耳。

这一次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明确告诉你:不会!

微信图片_20171222134242.png因为防范化解重大风险已经作为三大攻坚战之首,成为未来一年的工作重点。

过去十年的历史一再证明,看得见的灰犀牛并不可怕,看得到的风险往往都容易化解。而看不见的黑天鹅才让人担忧。

一、产能过剩

2007年以前,大部分美国人就像今天的中国老百姓一样坚信:房价是永远不会跌的。于是,黑天鹅来了,次贷危机发生了。微信图片_20171222134246.jpg

随后,全球各国纷纷开启了撒钱模式。其中,中国实施的4万亿刺激计划,犹如一剂强心针,让世界在骚动与不安中消停了下来。

然后,吊诡的事情发生了。所有人觉得最危险的地方,危机的策源地——美国,最先走出了泥沼,经济开始慢慢复苏,随后开启的8年大牛市让其他国家垂涎不止。而本来只是吃瓜看戏的“围观群众”们,却一下子兵荒马乱。

日本,失落了20年,刚刚想抬头,又被一锤子砸回去了;欧洲,深陷债务危机,垂死挣扎。

世界的拯救者,看起来最省心的中国,从此落下了延续至今的后遗症由于上马的很多项目,开动的很多生产线,都不是基于市场需求,这就形成了过剩产能,滋生了一大片僵尸企业。

二、稳增长、调结构微信图片_20171222134250.jpg

2012年,党的十八大召开,新一届政府诞生。摆在他们眼前的当务之急就是:这规模巨大的过剩产能该如何化解?

当年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提出的主要任务是:着力抓好化解产能过剩和调整产业结构等。微信图片_20171222134253.jpg

2013年,“一带一路”战略被正式提出来。这个被民间称为中国式“马歇尔计划”的最新方针,在2014年的牛市中被热火朝天地炒了一把,但对解决产能过剩问题,并非像股价一样立竿见影。

传统产业没有指望了,2013年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提出的工作任务是:大力调整产业结构,着力防控债务风险。微信图片_20171222134257.jpg

2014年,“大众创业,万众创新”和“互联网+”等战略被相继提出来。全国上下,对花样百出的新经济和新模式充满了好奇和期待。

在当年的那一轮大牛市中,只要沾了“互联网”的公司,都会被市场一阵疯炒。

这一年,人们看到了百花齐放的“新经济”,却没有留意到传统产业已经奄奄一息。

当年,固定资产新开工增速回落至个位数,大宗商品价格暴跌。

煤炭、钢铁、有色企业高负债问题依然严重,再叠加持续亏损,很多企业已经濒临破产的边缘。

那一年,牛市正酣的时候,有个流行的看法是:只要股价涨上去,再高价增发股票,一切的债务问题都迎刃而解了。

但牛市也有结束的时候。

2015年6月,热热闹闹的大牛市戛然而止,随之而来的是,令无数人哭爹喊娘的股灾。而被牛市掩盖的很多问题,也都一一浮出水面。

2014年底,尽管中央经济工作会议的提出的主要任务还是:努力保持经济稳定增长,积极发现培育新增长点。但实际上,所谓的新经济,根本无益于老问题的解决。微信图片_20171222134300.jpg

一个严峻的现实是:产能过剩领域企业的债务问题,已经导致了银行不良率不断攀升。如果继续下去,还可能会引发整个银行业的危机。微信图片_20171222134303.jpg

所以,对经济增长、债务风险等一系列的担忧,还是因为根子上的那个问题:产能过剩。

三、供给侧改革

经过了这么多年,产能过剩的问题都没能有效解决,如今又该如何破局呢?

2015年年底,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提出的主要任务有三个第一,积极稳妥化解产能过剩;第二,帮助企业降低成本;第三,化解房地产库存。微信图片_20171222134307.jpg

正如一个经济学观点所言当市场“失灵”的时候,就要靠行政力量改变供需格局。

就当人们一筹莫展之际,“供给侧改革”这个新战略在2016年年初被正式提出来。

后来,人们看到的是:

在需求端,固定资产投资开始放量,2016年固定资产新开工计划项目总投资额达到50万亿,同比增速高达20%。社会融资规模也同时放量,新一轮依靠基建和房地产刺激拉动经济的节奏开始。

在供给端,通过行政手法,严格限制产能投放,供需情况开始好转。2016年一季度,大宗商品价格明显提升,过剩产能领域企业的盈利明显改善,负债率开始降低,债务风险也得到有效化解。

2016年底,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提出的任务仍然是:三去一降一补。微信图片_20171222134310.jpg

经过一年多的时间,在供给侧改革的推进下,钢铁、煤炭、水泥等周期性行业产能继续出清,行业集中度提升,相关企业的盈利状况大幅改善。

与此同时,其他领域的“供给侧改革”也在以不同方式进行着。金融严监管导致银行、保险、券商等金融行业集中度提升。监管加强、打击炒壳等方式,也促使新兴行业的集中度不断提升。

伴随企业盈利的改善,相关公司的股价也节节攀升。股市上,“以大为美”成为一种时尚。

至此,中国进入了“剩者为王,强者恒强”的时代

回想年初,人们面对一堆剪不断,理还乱的问题,纷纷表达了悲观情绪。

后来,他们惊讶地发现:虽然蛋糕无法再做大,但只要改变分蛋糕的方式,很多棘手的问题全都迎刃而解了。

而且,中国渐渐进入了一种与过去不同的“新常态”——尽管GDP增速从8%下降到了6%,但经济增长的质量已经大大提升。换句话说就是,中国经济从“高速增长”转变到了“高质量增长”。

四、新的挑战

中国供给侧改革的成功,是举世瞩目的。但新的挑战仍然不少。

比如,金融安全的问题。微信图片_20171222134313.jpg

2015年的股灾已经给世人敲响了警钟。如果不是国家队携几万亿入场救市,后面的故事可能就会这么演绎:

恐慌性杀跌→杠杆爆仓→强制平仓→卖盘呈几何级数涌出→市场压垮并崩盘→微观企业资产负债表破坏、中产阶级财富缩水、银行不良率上升、金融机构倒闭、信用和金融危机→市场信心受挫、陷入长期低迷、正常的融资和支持实体经济转型功能失去,发生经济危机。

所以,在2015年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上,决策层就郑重提出过一个新任务:防范化解金融风险

这些年来,决策层意识到:无论是房地产、实体经济还是金融领域内部存在的种种问题,根子上其实都与金融息息相关。

我国金融业增加值占GDP比重,从05年时的不足5%增长到 16年底,的8.4%,超过英国(8.1%)、美国(7.2%)和日本(5.2%)三国金融业在GDP的占比。微信图片_20171222134317.jpg

在金融膨胀的这十过年时间里,从政府到企业再到个人,都在不断地加杠杆,从而滋生了后面的无数问题——

2009-2010年的四万亿刺激计划,所有企业都加了一遍杠杆,后来产能过剩、债务危机问题不断。

2012-2013年,政府加杠杆,政府基建投资增速飙升,地方政府债台高筑。

2016-2017年居民加杠杆买房,地产销售新高,大部分老百姓都已经被房子深度套牢。

如今,我国的总债务率还在继续攀升,截至17年3季末,已经达到242%。也就是说,整个社会如今都背负着巨额的债务。房价、股价、债券等任何资产价格的大幅波动,都将会带来无法想象的后果。

未来,像政府那样通过明股实债,承诺回购等方式变相融资,像万达那样利用高杠杆支撑庞大的商业帝国,像赵薇一样用高杆杆进行资本运作,像银行一样利用监管套利来设立资管产品,像很多老百姓一样用现金贷等去买房的行为,都将成为“攻坚”对象。

所以,在今年中央经济工作会议中提到的三大攻坚战,其中精准扶贫和防止污染都是关于民生的,而只有防范和化解金融风险才是事关2018年经济命门的重要任务。

五、机会

严监管、去杠杆已经成为金融领域的新常态。牌照不好申请了,业务没法做了,收入减少了,成为诸多金融民工叫苦不迭的口头禅。

其实,这几年,每一次中央经济工作会议中提到的重大变革,都会带来一定的投资机会。

比如,2015年降成本,导致利率下降,股债双牛。2016年去产能,导致商品大涨;2017年去库存,导致三四线地产大涨、家电销售强劲、白马股大涨。

那么,明年也不会例外。

我们来做个简单的推导:防范金融风险的关键是去杠杆。去杠杆,并不是不让政府、企业和个人融资了。而是要改变工业化时代对银行融资的依赖,改变对间接融资的依赖,转而大力发展资本市场,提升直接融资的比例。只有这样,才能解决中国经济结构和债务中的种种问题。

推动直接融资比例的提升,离不开一个繁荣的资本市场。未来,最好的投资机会,应该在资本市场上。懂得投资,学会投资,将成为中产阶级们的一门必修课。

 结语

看得见的灰犀牛不可怕,看不见的黑天鹅防不了。对于资本市场来说,也许只有抓得住的大白马才是真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