遭遇前主席炮轰的幸福控股(0260.HK),你还幸福吗?

2017-12-07 20:07 抹茶拿铁 阅读 149661

 image.png

主持人:“你幸福吗?”
福尔康:“嗯,我姓福”
主持人:“你幸福吗?”
幸福控股:“我...”

年尾将至,马上又到了总结过去一年“是否幸福”的日子。在港股市场里,就有一家叫做幸福控股(00260.HK)的公司。都说,人如其名,公司也不该例外。不过,这家标版幸福的公司,最近过的貌似有点儿不幸。

不幸的导火线,源自公司的前董事会主席,任煜男先生,在上任不到一个月的时间便火速辞职,并且在电邮中表示对于公司的管理行政能力失望,对于个别董事股东的无赖无聊无知行径非常失望。

电邮内容公布后,大众哗然。毕竟,被自己的前董事会主席如此炮轰,并不是什么常见的事。那么,这家幸福控股究竟是有什么样的内部bug,才会摊上这浑水呢?

出生“中航系”的幸福控股image.png

幸福控股是一间投资控股公司,主要是在中国从事经营压缩天然气(“CNG”)及液化石油气(“LPG”)加气站、提供融资租赁及贷款服务及物业投资,以及提供土地一级开发服务及销售建材。2016年,公司的总营业收入为3.58亿港币,燃气汽油、建材及融资租赁业务分别占比93.7%、5.5%及0.7%。

客观来说,幸福控股的业务并无亮点,市值也不高,仅有约8个亿,股价不到0.1港元,标准的“仙股”。不过,对于大多押注幸福控股的投资者来说,看中的可能并不是公司的业务能力,而是公司的背景和潜在的重组机会。image.png

幸福控股,从股权结构上来看,同时受到中国航空工业国际(0232.HK)及中航国际控股(0161.HK)的管理,并且最终控股人直指中国航空工业集团(简称“中航工业集团”)。

说起中航工业集团,来头并不小,其是由中国国家出资设立,受国务院国有资产监督管理委员会直接监督管理的大型央企业,下辖500家子公司,近30家上市公司,资产包括航空、军工、基建、汽车等。传说中“中航系”,就是指的他家。

image.png

2014年,当时还叫中国环投股份的幸福控股,正式改名。改名后的“幸福”二字,正好跟中航工业集团旗下的一级子公司幸福航空同名,随后公司还收购了一个水上飞机码头,使得很多投资者相信,集团对幸福控股的重组是势在必行的。

激进炮轰是为何?

不过,等啊等,还没等来重组推进的消息,却先等来公司前董事会主席任煜男言辞激进的炮轰,让公司及投资者的幸福指数皆大大降低。

任煜男先生,1975年生,具有中信证券的背景,也供职过多家包括蜡笔小新、融信中国、中国儿童护理、东江环保等港股公司。查阅资料,并没有供职不超过一个月就离职的先例,也没有炮轰过供职公司的先例。由此可见,这次的炮轰事件,很可能真的是“无风不起浪”啊~image.png

根据公告,笔者将炮轰的重点内容,都已经勾划出来。大致问题总结为经营状况下滑、现金流不足以及董事会内部混乱。

1)经营状况下滑

image.png

放眼公司过去五年的总营业收入,在2014年达到16.29亿(港币,下同)的最好成绩后,水平急转直下,2015年同比下滑23.37%,到2016年直接同比继续大跌71%,仅剩3.62亿。今年上半年,幸福控股的总营业收入为1.46亿,依然保持滑坡态势。

image.png

如果单看营收还不能体会到幸福控股经营状况的严峻的话,就再看看公司的净利润。可以说,近五年的时间,公司都是在亏钱的。2015年和2016年分别亏损2.95亿和2.60亿,对应不到10亿的市值,这恐怕真的是“中航系”控股公司中的吊车尾了。今年上半年,公司再次净亏1.2亿。

2)现金流严重不足image.png

一家一直在亏钱的公司,要面临的首要问题,肯定是现金流的不足。从2014年开始,幸福控股在经营业务上所获取的现金越来越少。2016年至今,公司在经营上已经需要流出现金,而不是获得现金。2016年全年,幸福控股经营活动现金流出1.46亿。而今年仅半年的时间,公司在经营活动上再次流出高达1.91亿的现金。截止2017年6月30日,幸福控股手头上的现金仅有7800万。

image.png

债务方面,公司有约1.62亿将在今年年底到期,2.41亿将在明年十月底到期;可换股票据方面,公司有约5230万在明年三月份到期,1.45亿明年十一月份到期。从公司目前的形式看来,可换股票据被行使换股权的概率较低。也就是说,到明年年底前,幸福控股需要还清6个亿的负债。对于公司目前手头上的7800万现金,已经到了举步维艰的地步。

从去年开始,幸福控股就陆续出售自己的资产,包括中油洁能及中海节能40%的股权、安徽气站业务等等,不过,效果还是甚微。寻求合适的融资手段,对于现在的幸福控股来说,是最当务之急的事情。

3)董事会内部混乱

董事会究竟是因为什么原因闹不和,这点我们局外人也是无从得知了。不过,从种种迹象来看,对于融资途径的不统一,很可能是董事会近期内部矛盾的催化剂。

11月7日,幸福控股发布公告,委任任煜男接替朱冬,担任公司董事会主席以及非执行董事的职务,任命从11月6日起即生效。也就是在那一天,公司称,将以二供一的方式,募集2.38-2.95亿的资金,股份将于11月22日开始进行买卖。

然而11月29日,幸福控股再次发布公告,表示鉴于公司目前的财务状况,预期公开发售的时间将会延后,公司于11月7号所刊的公开发售时间不再适用,也就是说供股融资的事儿被无限延期了。

12月4日,任煜男宣布辞职,并表示“对于个别董事股东阻碍公司董事会运营的无赖无聊无知行径表示非常失望”,暗喻公司董事会的内部不和。不到一个月的时间里,完成了供股融资的确定及延期,令人不禁与任煜男的辞任联想到了一起。毕竟公司的财务窘况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了,这个延后的理由,显得没什么说服力。

很大的可能性就是,董事会在于如何管理公司的问题上,发生了派别上的分歧。image.png

12月5日,幸福控股的大股东,中航国际控股,随即表示要开除汪晓伟(执)、肖玮(执)、王松辉(执)、胡晓文(非执)、宫长辉(非执)等五人,看似是在进行“清理”门户,只留下了张志标和王莹这两位执行董事。

幸福控股董事会的混乱,也不是新鲜事了,从人员变更的频繁程度变就可以看出。去年7月份至今,公司辞职上任的变动次数已经超过9次,相当于两个月就换一次,董事会主席也已经换过3位。

image.png整理幸福控股最新的执行董事成员名单,笔者发现,目前的执董,全部都是具有了中航国际背景的高层人员。经过这么多次的调整,幸福控股的董事会,可否逐渐和谐起来呢?

尾声

image.png幸福控股幸福吗?很显然,财务状况的萎靡、现金流的紧缺、混乱的董事会、再加跌跌不休的股价,今年的幸福控股,是不幸的。

对于公司来说,有好的管理层,才能有好的经营,乃至好的财务表现以及股价。然而幸福控股长期频繁的更换董事成员,管理上公司缺乏和谐一致的优良管理,必然无法回报投资者的期望。

现在,董事会新一轮的换血已经完毕,无论是短期的融资,或是更长远的资产重组,希望幸福控股能够在母公司的带领下,真真正正成为一家让自己、让投资者都能感到幸福的公司。

相关股票:
幸福控股 hk00260 +自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