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镇风云:古镇的庙堂之高与江湖之远

2017-12-06 20:50 田品 阅读 137928

乌镇,地处浙江的一个古镇。

陈向宏在1999年接手治理乌镇的时候,或许也想象不到若干年后乌镇会成为一张中国名片,成为中国乃至全球互联网届的一个重要的舞台:

世界互联网大会永久会址。

image.png在这个江南古镇的舞台上上演了无数的大戏。

▌一、江湖之远

在乌镇之前,中国互联网的舞台在另一个著名景点:

杭州-西湖。

2000年夏天,对于马云来说,是一个春风得意的夏天。当时,阿里巴巴已经不再是蜗居于公寓里的小公司,先后得到高盛、软银等500万、2000万美元的投资,春风得意马蹄疾,那当然要呼朋唤友组局搞事情啦。

2000年9月10日,第一届“西湖论剑”在杭州举办,主题:“新千年,新经济,新网侠”。参会嘉宾有:搜狐网CEO张朝阳、新浪网总裁王志东、网易董事长丁磊、8848董事长王峻涛、阿里巴巴CEO马云、著名作家金庸。

image.png

2001年10月21日,第二届“西湖论剑”在杭州举办,主题:“经营 赢利 成长”。参会嘉宾有: 搜狐网CEO张朝阳、新浪网CEO茅道林、网易网首席架构设计师丁磊、TOM行政总裁王兟、8848创办人王峻涛、阿里巴巴CEO马云、著名作家金庸。

2002年11月3日,第三届“西湖论剑”在杭州举办,主题:“泡沫后的精彩:网络改变生活 ”。参会嘉宾有:腾讯公司CEO马化腾、3721总裁周鸿祎、前程无忧总裁甄荣辉、携程首席执行官梁建章、联众公司总裁鲍岳桥。

2003年11月3日,第四届“西湖论剑”在杭州举办,主题:“中国:下一浪! ”,参会嘉宾有:软银总裁兼董事长孙正义、TOM互联网事业集团总裁王雷雷、盛大CEO陈天桥、易趣网CEO邵亦波、百度总裁李彦宏、携程CEO梁建章、阿里巴巴CEO马云。

2005年9月10日,第五届“西湖论剑”在杭州举办,主题:“天下”,参会嘉宾有:美国前总统比尔.克林顿、雅虎创始人杨致远、新浪首席执行长兼总裁汪延、搜狐CEO张朝阳、腾讯CEO马化腾、网易首席架构设计师丁磊、阿里巴巴CEO马云。

2010年9月10-11日,第六届“西湖论剑”在杭州举办,主题:"着眼于探索和弘扬新商业文明与网商创新发展模式。"参会嘉宾有:美国加州州长施瓦辛格、EBAY网总裁兼首席执行官约翰·多纳霍、联想集团董事局主席柳传志、阿里巴巴董事局主席兼首席执行官马云、吉利控股董事长李书福。image.png

互联网的革命速度远比开会的速度要快,“西湖论剑”这个由风清扬牵头,每年一次的大佬聚会,聚着聚着有些公司就离开了舞台中央,聚着聚着有些公司又来到了舞台中央,第一届的时候站在舞台中间的还是各位门户大佬,也就仅仅两三年,现在笼罩在国内互联网公司头上的各个大佬陆续登台,到后面几届,同时代的互联网大佬已经不卖这个面子给马道长,挟“论剑”以令诸侯的局组不下去了,西湖论剑慢慢就成了马道长朋友圈的唠嗑,场面都不好看了,也就没有办下去的意义了.

2010年之后,西湖再无论剑,恰巧,这年也发生影响中国互联网格局的“3Q大战”。

在中国人的文化里,组局这事里面规矩多得很,组什么名义的局?请谁不请谁?请了来不来?来了坐哪?都是艺术活。局组不组得成,表面上看是依靠组局人的面子,实际上是看组局人的里子,最重要的是组局高举的旗帜是什么?

马道长唠嗑的饭局在2010年开始就不组了,转身去组更有意思的局:湖畔大学。

湖还是那个湖,只是湖边的风景已经变了,杭州和“世界互联网大会”的缘分也就断了。

曾经依靠江湖义气聚集起来的唠嗑局已经无法承载中国互联网产业的迅猛发展,时代需要一个新的秩序缔造者,需要一个新的带头大哥组的局。

▌二、庙堂之高

互联网届的饭局几经沉寂后,真正的带头大哥来组局了。

万里“长城”内,中国政府主导举办了一场世界互联网大会。

2014年11月19日至21日,由中国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浙江省人民政府主办的首届世界互联网大会在浙江省嘉兴市桐乡市乌镇镇举办,首届的主题为“互联互通,共享共治”。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中国国务院总理李克强会见出席大会的中外代表并同他们座谈。

image.png

在首届乌镇大会开幕前,方兴东在《环球时报》发表《互联网大会终结网络单极格局》一文,认为此次大会是“第一次以中国为主场围绕网络空间治理为中心的全球性大会。可以说,本次会议的召开标志着互联网治理的单极时代开始走向终结。”

在他的观察中,“美国政府对互联网超级能力的滥用,事实上成为全球互联网治理的最大问题之一”,而中国互联网的崛起正构成了直接对抗的一极。这种带有强烈对峙和冷战气质的思维,在14年前的“西湖论剑”时代是不可思议的,也许在大佬眼中,BATJ要肩负起与FANG对抗的重任。中国已经是全球最大的互联网用户大国,争夺行业的话语权始终是带头大哥惦记的大事。

2015年12月16日至18日,第二届世界互联网大会在乌镇举办,共120国参加,主题为“互联互通,共享共治——构建网络空间命运共同体”。开幕式由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中央书记处书记刘云山主持,中共中央总书记、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亲临现场并发表主旨演讲。懂政治的同志都知道这个规格以为着什么。

image.png

2016年11月16日至18日,第三届世界互联网大会在乌镇举办,主题为“创新驱动 造福人类——携手共建网络空间命运共同体”。历经两年的积淀,乌镇被定为会议的永久举办地。

2017年12月3日至5日,第四届世界互联网大会在乌镇举办,主题为“发展数字经济 促进开放共享—携手共建网络空间命运共同体”,各路大佬齐聚乌镇,为各位媒体老师提供了源源不断的金句、素材和饭局。

image.png

大佬一出手,就知有没有!对内是主管单位,对外是最大的市场,武林至尊,宝刀屠龙,号令天下,莫敢不从,倚天不出,谁与争锋?带头大哥振臂一呼,各路诸侯必须登门道贺,这个局就这么一年年的组下来了,可以预见,还会一年年的组下去。

从西湖论剑到了乌镇大会,中国互联网已被完全地纳入到政府部门的领导与规制之中,自BAT以下诸人,无论财富多寡,都以“被组织者”的身份与会,大大贺词,总理致辞,排位列坐,君君臣臣,井井有条,在这个意义上,中国互联网的江湖时代渺然已远,新时代需要新秩序。image.png

据前方参会人士的线报,这届大会,领导进馆后,第一个参观的是阿里,接下来去了百度,卡巴斯基,电信和另两个央企,华为,最后一个参观的是腾讯,这个参观顺序和饭局的诱惑,孰轻孰重?

image.png

再者,柳传志一篇《为湖畔大学正名》怒斥那些把湖畔大学比为东林党的集结地的论调,老同志就是稳,在朋党的阴霾还没散去之前,饭局这种让人遐想的小活动就能免则免啦。

无论身处庙堂之高,还是身处江湖之远,同志们牵挂的都是这个新赛道的话语权,庙堂之高牵挂的是产业的话语权,江湖之远牵挂的是公司的命运,交织在一起的是中国这个全球最大互联网用户国家还是处在高墙之内的种种焦虑。 

▌三、乌镇命运 

那问题来了,在这一场场大局、小局之外,可有人想过,为何世界级的大会的舞台会放在乌镇? 

是乌镇选择成为舞台?还是舞台选择了乌镇? 

带头大哥要组局,选地方也是艺术,北上广深吧,虽然已经比较成熟了,但是不管放哪,都会有地头蛇、主场优势的问题,可能让外来的同志不舒服,即使是过往西湖论剑的杭州,也因为有阿里的存在显得失衡。 

这个时候选哪里都不合适,再者作为一个头顶“世界”,政府主导的会议,放在哪个地方都容易出现围观小兄弟的过多解读,因此放在非一线的特色城市就更妥当了,很多世界级会议都不是在大城市,博鳌亚洲论坛,达沃斯世界经济论坛等等。

联想到往届的西湖论剑传统,联想到曾经的浙江省委书记,放在江浙挺合适,江浙挑个有中国传统文化特色的特色古镇也不难,六大古镇是江南水乡的代表,既有共同点又各具特色。

碧玉·周庄;拆字·同里;风情·甪直;(江苏)

梦里·西塘;水阁·乌镇;富甲·南浔。(浙江)image.png

回看六大古镇的位置,都在上海、江苏、浙江交界处,今上主政过浙江,阿里也在浙江,江苏代表队首先出局...剩下浙江的三个古镇中,西塘、乌镇的开发成熟度比较接近,但是乌镇离杭州更近,或者说离上海更远,还有文化标签,特色显著,作为网信办和浙江省政府合办的会议,不是乌镇,还有谁?

既然是世界互联网大会的举办地,乌镇首要的红利就是巨大的曝光度,回看几个古镇的百度指数,此前虽然乌镇的一直力压第二梯队,但是首届互联网大会后,乌镇流量开始加速上行,与第二梯队的差距越拉越大。

image.png

世界互联网大会的红利是显著的,即使带头大哥想给你表现的机会,但是关键还是你得有能力抓住机会,大干快上啊。乌镇,在这一众的江南古镇中,特殊的除了地理决定论外,更重要的还是,乌镇有一个规划能力MAX的“总设计师”:陈向宏。

陈向宏,乌镇本地人,高中毕业后做产业工人,后进入政府系统,做过做团干部,曾经做到全市最年轻的党委书记。

1999年春节,一场大火把西栅沿河的13间房子烧掉了,陈向宏作为政府工作小组组长去进行安置工作,安置完之后就留在了那里,开始保护开发乌镇,成为乌镇的掌门人和总规划师。彼时,乌镇毫无名声,基本上是“零游客、零知名度、零资本”,而周庄的旅游已经开发10年,西塘旅游开发也有4年了。

就是这么一个政府背景,无旅游背景的人,却用旅游改变小镇命运。

乌镇的规划上来就是拆现代建筑,保持古镇建设风貌,但是同时大规模建设现代化的基础设施,全面介入规范乌镇民宿行业的管理,改造旧居吸引木心回国,随后请贝聿铭设计木心美术馆,2013年开始举办乌镇戏剧节加强文化元素,孟京辉开玩笑的评价是:“谦虚谦虚,全国第一;一般一般,世界第三。

image.png

在地方上推动大动作,当然不是有理想、有抱负就能推得动的,还得有背景、有手腕,陈向宏一度身上有七八个行政级别来推动开发工作,比较重要的有乌镇党委书记、乌镇管委会主任,同时又是地方开发主体乌镇旅游开发有限公司的负责人,在行政和资金的双重支持下才改得动。

在后续的推进中,乌镇项目也引入了另一股神奇的东方力量,2007年共青团中央控股的中青旅(600138.SH)以3.55亿收购乌镇旅游60%股权,控股乌镇项目,2009年引入IDG,释放15%股权融资4412万美金,4年后,2013年,中青旅又以6750万美金收购IDG持有的15%股权,形成目前乌镇项目开发主体的股权结构:image.png

有人的地方就有利益,有利益的地方就有江湖,即使老江湖如陈向宏也有混不开的时候,在乌镇项目巨大的成功面前,利益的纠错就更复杂了。image.png

▌四、“清风”徐来

近几年,时不时都会吹起一阵风,吹走了雾霾,吹走了供给,还吹走很很多东西。

乌镇背后貌似也貌似起“风”了。

控股乌镇项目的是共青团中央持股20%的中青旅(600138.SH),这个持股主体就很有意思了,在国内资本市场上,各级国资委作为国有资产持股主体很常见,各部委作为国资持股主体也时不时会看到,但是共青团中央作为持股主体就很少见了,他的性质如何定义呢,回顾A股,共青团中央还控股(16.72%)了医药商业公司:嘉事堂(002462.SZ),有意思的是控股的两个A股公司持股比例都低于30%。

然而,11月21日,中青旅(600138.SH)、嘉事堂(002462.SZ)同时停牌,公告控股股东筹划重大事项,可能会导致实际控制人发生变更,两周后,11月5日,在乌镇互联网大会最后一天,公司公告并复牌,公告确认实际控制人变更事宜。image.png

有意思的事情却是,也就在一周前就发生一起“罗生门”事件。

在11月13日晚,*ST烯碳(000511.SZ)发布公告称:中青城投及中青旅(山东)将共同收购*ST烯碳控制权。假设交易成功,共青团中央将成为*ST烯碳实控人。但在11月14日上午,*ST烯碳紧急发布公告:上述事项未获得中青城投及中青旅(山东)上级控股股东同意。前脚公布实控人将发生变更,后脚就公告称否认了这一公告,这也让*ST烯碳控股股东股权转让陷入“罗生门”事件。

image.png

树欲静而风不止,看来,要起“大风”了...

果不其然,风来了...

问题是,这次是清风?还是飓风? 

▌结语:

乌镇是个大舞台,庙堂之高与江湖之远间歇登场。

人生如戏,潮起潮落,全凭演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