牛津大学对中国能源预测以及展望—对于天然气的占比需求,中国真的能达标吗?

2017-11-27 19:12 格隆汇张颖 阅读 1655

相信各位投资人对于能源的预测,更多来自于券商研报。可能更多的投资者甚至更加拘泥于国内券商研报对于中国能源的预测,今天小编给大家带来一个比较有意思的采访—一段来自于牛津大学能源研究所针对中国能源的看法的一个访谈,访谈时间是本月的22日。受访对象是来自The Oxford Instute For Energy Studies的访问学者Michal Meidan,她也是中国能源行业研究的顶尖专家。有兴趣的读者可以https://www.oxfordenergy.org/publications/oxford-energy-podcast-2/收听全篇采访。

问题一:为什么中国的天然气需求在过去几个月复苏迅猛?2018年您对中国天然气的展望是怎样?

回答:中国在过去几个月对于天然气的需求无疑是让市场感到惊喜的。当然,对于LNG(液化天然气)进口量也是非常的强劲。这样强劲的需求和进口量很大程度上是受政策趋使。让天空更蓝,让雾霾状况改善等一些列的修补工作无疑很大程度上是政府的责任。中国的北方的沿海地区空气污染情况尤其严重。四年之前,中国政府颁布了关于控制空气污染的相关政策。而这个政策主要的内容就是关于逐步淘汰燃煤锅炉(也就是我们熟悉的“煤改气”)。相关政策主要落实在北京、河北、天津,在这些地区落实煤改气项目。本来,这项政策的截止时间应该是2017年的10月,而煤改气也和“十九大”政策相吻合。所以政府在推进煤改气方面的力度也是非常大的。去年,包括今年,政府都在张罗着煤改气的推进,这就是天然气需求的主要动力和来源。另外,我们也看到国家针对天然气价格也进行了一定程度的减价。还有一个让人关注的改革是中国的基础建设方面。尽管我们看到中国大陆对于天然气的需求,但是管道还是一个比较严峻的限制因素。今年,我们看到中国LNG货车运输的上升还是比较显著的。我们说的不是用LNG作为能源的货车,而是整个将LNG能源从码头直接运送的终端的这个运输过程。LNG很大程度上舒缓了中国在天然气管道建设上的不足。在全年的大部分时间,甚至是在夏天,这类通过运输车运输的LNG产品,相比管道运输的天然气,都是具备价格优势的。运输车的补足也进一步推进了天然气的需求。我们看到20%的天然气需求的年复合增长率。

问题二:在上一个问题中,您说到了燃煤锅炉是一个主要的污染源。然后取缔这类燃煤锅炉的最后期限是今年的10月。那么我担心的是,似乎这个取缔已经进行的差不多了,它还依然会是天然气需求增长的驱动力吗?还是一个别的驱动力呢?

回答:在过去一年,工业锅炉煤改气上的增长的确是中国天然气消费的主要动力,我们也很担心这是一个一次性因素。因为煤改气落地,可以轻易增加24bcm的使用量。但是一旦这些锅炉都进行了改造,那么近增长是不太可能像今年一样迅速的。理由是因为中国的天然气消费者是一个更大的基数了。中国政府也打算将天然气进一步推进到中国的中西部地区,然而中西部地区,空气污染问题并不是很严重,消费者对于价格的敏感度也会更高。所以其他的驱动力肯定是一个限制因素。中国今年有了一个巨大的天然气消费增量,我们认为天然气的需求会在接下来几年的增速无疑是会放缓的。我预测将会有12%的年增长率,而不是像今年的20%。但是这12%对于国际天然气市场还是一个非常不错的需求增量。

另一方面,居民用气量也在稳步增加。今年中国居民用气的增量为5bcm,我认为这个增量会继续。因为空气净化的需求是存在的,政府也是有这个压力的。但是居民用气不会是最最重要的驱动力。

大部分的研究所,尤其是很多西方的研究员,都认为电力部分将会是天然气消费一个比较大的增长来源;但是我认为,这是不太可能的。根据中国的政策,政府并没有将天然气发电作为一个重点。中国的火电发电厂以及火电的发电产能还是比较充足,设别也很新。另外,来自于再生能源像水能,光伏都是天然气发电的竞争者。天然气发电占天然气使用量16%,我认为接下来天然气发电总量会增加,但是应该维持在天然气总的使用量18%左右。除非我们看到政策上的更新和推动,但是我们不能忘记火力(煤炭)发电在中国的发电占比是非常大的。火力发电很难一夜取代。

另外,Michal也强调了十九大强调了中国社会的主要矛盾已经由过去的目标—“满足生活基本需要,矛盾在于生产力跟不上物质需要”发展为“社会主要矛盾已经转化为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和不平衡不充分的发展之间的矛盾。“前者更注重”发展“,而后者更注重”质量“。所以环境保护、环境问题是中国目前的重中之重。但是环境保护会不会直接关联到天然气用量,这又是另一个问题。可能政府会更青睐再生能源等其他的资源,而天然气可能并非政府的第一选择。天然气在2016年占比为6%,到2020年的目标是10%,这也是一个很大的挑战。

至于天然气的市场价格,Michal认为中国政府在接下来几年也会像现在一样,开放部分LNG的竞价市场。但是很难完全市场化定价。

最后Michal也给出了她对俄罗斯对中国天然气进口的看法。她认为这个是更多来自于需求上的需要而不是政治上的需要。因为目前我们看到来自美国、澳大利亚其他的竞争,所以她给出了比较审慎的观点和看法。

相关股票:
中国石油化工股份 hk00386 +自选
中国海洋石油 hk00883 +自选
中国石油股份 hk00857 +自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