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过”巴菲特指数“窥探未来十年的股票回报

2018-06-14 17:31 伍治坚 阅读 2910

作者:伍治坚

来源:伍治坚证据主义(wzjevidence)

image.png

在我和众多读者进行互动的时候,收到的频率最高的几个问题就是:伍老师怎么看接下来的股市?美股已经涨了这么多年了,接下来买股票的回报还会好么?在接下来的10年中,我应该是多买些股票,还是多买些债券?因此今天这篇文章,就来和大家讨论一下这几个问题。

首先想要告诉大家的是:美股什么时候登顶,我不知道。在笔者的专栏”伍治坚证据主义“中,我曾经列举了大量证据来证明:未来无法预测,投资者不要去浪费时间做择时预测。

但是基于大量的历史证据和金融研究,我们能够知道的是:长期耐心的持有股票,能够获得更好的投资回报。为了分散投资风险,投资者应该时刻注意多元分散。投资者能够控制的对投资回报影响最大的因素,就是投资成本。因此投资者应该秉承”控制成本、有效系统、长期坚持“的投资原则,帮助自己获得更好的投资回报。

很多读者,对这套投资逻辑还是十分认可的。但是他们忍不住想知道:到底未来的投资回报可能是多少?股票和债券相比,投资回报会更高还是更低?因此在这篇文章中,我就来和大家分享一些思考这个问题的视角。需要指出的是,这里只是帮助大家提供几个有趣的视角而已。此文的目的,并不是预测未来。

首先,让我们来看债券。未来十年,我们投资美国政府债券能够获得的投资回报是多少?

这个问题,其实很容易回答。投资美国的政府债券,其到期收益率,就是我们能够拿到手的投资回报(名义回报)。

image.png

比如上图所示,基于2018年5月,美国10年期国债的到期收益率为3%左右。这就意味着,我们如果现在购买一个10年期的美国国债,一直持有到期(10年),那么在这10年中,我们能够获得的投资回报,就是每年3%左右。

当然,这是在扣除通胀之前的名义回报率。投资者的真实回报,需要扣除同期的通货膨胀。假设未来10年的通货膨胀率为每年2%,那么投资者能够获得的真实回报,就在每年1%左右。

相对来说,债券的回报,是很容易预测的。那么问题来了,股票的回报是多少呢?未来10年的股票回报,是比每年3%高,还是低?

对于这个问题,每个人都有不同的见解,其分析方法也各不相同。比如有些人会基于目前的股市估值,并将之和股市的历史估值进行对比,得出自己对于未来股市的看法。

有些人会根据股息贴现模型(DDM)来计算股市的”合理价位“,并将之和股市目前的价位做对比,来预测未来的涨跌。这些方法,都有一定逻辑,但也未必百分百一定凑效(如果一定凑效的话,大家都能轻松预测股市涨跌了)。

在这里,我和大家分享另一个分析这个问题的有趣视角:通过全球股票市场的市值,来估测接下来的股市回报。

股票市场市值对于GDP的比例,也被称为”巴菲特指数“。这主要是因为巴菲特曾经在2001年指出,股票市场市值对于GDP的比值,可能是最能体现股市估值的有效指标之一。

换句话说,巴菲特的意思是,如果一国的股市市值对GDP的比值很高,那么投资者可能就需要小心了,因为股市估值趋高,可能存在泡沫。反之,如果一国股市的市值对于GDP的比值很低,那么这就可能是一个入场捞底的好机会。

当然,巴菲特的这番话,主要针对美国市场。但是我们不妨把这个概念扩展一下到世界股票市场,看看该比值和股市未来的投资回报有没有相关性。

image.png

上图中的绿线,显示的是世界股票市场的市值/世界GDP的比率。我们可以看到,在过去30年大致介于0.25和0.7之间。这个比率,曾经有两次达到过高点:

1)2000年,美国互联网泡沫破裂前夕。

当时的全球股市市值,对全球GDP的比值,达到了0.65左右的新高。接下来10年(2000~2010年)的全球股市回报非常糟糕,还不到每年1%(就是说10年中股市几乎没有上涨)。

2)2007年,全球金融危机前夕。

当时的全球股市市值,对全球GDP的比值,达到了0.7左右,超过了2000年的水平。在那之后的10年中,全球股市的回报再次差强人意,大约为每年3%左右。

如果对比过去全球股市市值/GDP的比值,以及接下来10年的全球股市年回报,我们可以看到一个大致的规律:那就是股市/GDP的比值越高,接下来10年的股市回报越差。反之亦然。

为什么会有这样的规律呢?背后的逻辑,主要还是基于股市的估值。简而言之,如果股市现在贵了,那么接下来的回报(10年),就不会太高。如果股市现在很便宜,那么接下来的回报,则可能非常好。

举例来说,在2003年的时候,全球股市/GDP的比率在0.35左右,是属于比较低的位置。从2003~2013年的全球股市回报,大约为每年9.36%左右,非常不错。

如果我们从2009年算起,因为金融风暴的影响,全球股市再次被抛入低谷。那么接下来的10年,股票的回报也会很不错。目前还没有到2019年,真的到了那时候计算股市回报的话,应该不会差到哪里去。

上面的分析告诉我们这几个道理:

1)股市在未来的回报,和当前的估值有很大关系。这也是格雷厄姆和巴菲特倡导的价值投资中最关键的精髓之一:买入价决定投资回报。

2)获得远超于市场平均回报水平的超额回报的关键之一,是”逆向思维“,就是巴菲特所说的:在别人贪婪的时候谨慎,在别人胆小的时候贪婪。

当然,”逆向思维“说起来是很容易的,但真的要做起来则非常困难。想象一下在2009年,当大家都在被金融危机吓的风声鹤唳时,特立独行的大胆买入,这可不是常人能够做得到的。

但是需要指出的是,上述分析也有其弱点。

比方说,全球股市对于GDP的比值,并不一定总是遵循”均值回归“的规律。

image.png

比如基于2016年的GDP计算的话,美国股市市值/GDP的比值大概在140%左右,而中国股市市值/GDP的比值大约在65%左右。

但是,这并不意味着中国股市/GDP的比值永远会在65%左右上下波动。一个更可能的情况,是中国股市的发展越来越成熟,其市值/GDP的比值越来越大,更加趋近于美国的比例。

在这种情况下,如果硬套股市市值/GDP比值去为股票估值,可能就会犯”刻舟求剑“的错误。当然,对于大多数发达国家来说(美/徳/英/日/法等),由于他们的股市和经济相对成熟,因此该比值的参考意义就更有效一些。

目前,全球股市市值对全球GDP(基于2016年的全球GDP)的比值,大约为0.6左右。历史上0.6的股市市值/GDP的比值,对应的接下来10年的投资回报,大约在3%~4%左右。当然,这并不意味着全球股票接下来的回报一定是3%~4%,但是可以给我们一个大致的参考:即要想看到股市继续回报每年7%,甚至每年10%,应该是不太可能了。

再次强调一下,本文的目的,不是去预测股市的回报,因此上述分析,只是为大家提供一个思考的视角。

同时值得指出的是,股市的长期回报,和它每一年的回报是两个完全不同的概念。比方说,标普500指数在2017年的回报为21%左右,远远高于历史平均,也远高于我们估测的未来长期回报。因此对于股市回报的长期的估测,是无法帮助我们去择时或进行短期投机操作的。

一个值得我们思考的问题是:假设未来10年美债的回报为3%,全球股票的回报为3%~4%,那么我们应该如何进行配置?是多买股票,还是多买债券,抑或是两者平衡?这就是另一个比较复杂的问题了,除了对于市场的预判之外,还需要考虑投资者的个人情况,风险偏好,投资周期等各种因素。针对这个问题,我会专门另外写一篇专题文章,希望可以帮到有这方面疑问的读者朋友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