坎宁安传奇:从实习生到纽交所首位女CEO

2018-06-14 11:42 秦朔 阅读 9033

作者:林凛

“我十分不愿意被当作是男权主义者,但是不得不说,女性在金融行业有天然弱势,男人的进取心普遍地高于女性,尤其是在金融这一行,没有野心勃勃,是难有成就的。如果不成功,那就是失败,不要幻想有第三路。因此女性想被晋升为高管确实很难。”某金融机构男性高管感叹。

至于该男高管感叹的原因,则是当天他读到了一则人事任命新闻——成立于1792年、有着226年历史的纽约证券交易所(NYSE)即将迎来首位女CEO——史黛西·坎宁安(Stacey Cunningham),现年43岁。image.png

看似简短的一则消息,背后意味深长。在美国金融业的不同部门中,女性占高管总人数的百分比为10~30%不等,能做到CEO更是罕见。作为股票经纪商的女儿,坎宁安当年因父亲的介绍而来到纽交所实习,她一开始并没有很重视。30岁时,她遇到工作瓶颈时,曾果断离开纽交所,并开始学习如何成为一名优秀的厨师。

眼下,纽交所尽管是全球交易所中的“老大哥”,但面临着全球各类交易所的崛起、科技的迅猛发展外加虚拟货币的兴起,这位女CEO未来面临的挑战着实不小。

女实习生勇闯交易大厅

目前,坎宁安已经正式接替离职的总裁托马斯·法利(Thomas Farley),成为该交易所第67任掌门人

坎宁安从2015年开始担任纽交所首席运营官(COO),负责股票、股票衍生品和ETF指数基金业务,将自己定位为一名专注于客户需求的领导人,并在该领域受到全行业尊重。

1967年,也就是半个世纪前,纽交所才迎来第一位女性交易员,她的名字叫Muriel Siebert。当她在纽交所交易厅拥有一张自己的桌子的时候,纽交所甚至没有女厕所,要把一个室内电话亭改造成一个简陋的女厕。

现如今,坎宁安则代表了纽交所新一代的领导力量。不过,如今女性在纽交所仍然是“稀有物种”,纽交所的全职女性交易员目前也只有一名。image.png

1994年,坎宁安还在利哈伊大学(Lehigh University)工业工程专业就读。当年的暑假期间,她经由在券商任职的父亲介绍,成为纽交所的一名实习生,从此开启了她的交易所生涯。她多次回忆称,“我爱上了交易大厅的地板,这就是我想要的”。两年后她正式加入纽交所,从最简单的股票报价做起。

这期间,坎宁安需要克服莫大的障碍,包括专业的转变,以及进入“男性聚乐部”的心理压力。坎宁安在后来接受的访问中,多次提及Siebert对她的深刻影响,这个第一位踏入纽交所交易大厅的女性对于这个“男人聚乐部”的改变可想而知。image.png

其实也就在一年前,一座四英尺高、名为“无畏女孩”的新铜像悄然出现在华尔街地标铜牛的对面。这个女孩双手插腰,昂首挺胸,与铜牛相视而立,脚下的牌子上刻着一行字:“了解女性的领导力量,她在改变世界”。(Know the power of women in leadership. She makes a difference.)image.png

一年后,纽约市长宣布,“无畏女孩”铜像将搬到纽交所正对面。巧合的是,纽交所今年也将迎来其226年历史上的首位女总裁。“无畏的女孩”,由Kristan Visbal设计,由State Street Global Adviser树立,用来宣传他们一项为更愿意提高女性人员比例的公司募集资金的计划。

眼下,美国三大证券交易所中的两家都由女性掌舵。纳斯达克证券交易所2017年初已任命阿丹娜·弗里德曼(Adena Friedman)出任行政总裁。

image.png勇于创造“转折”

人的职业生涯总会出现转折,可贵的是主动寻求转折。坎宁安就是这样的女勇士。

2005年的时候,坎宁安已经在纽交所工作了接近9年,然而她此刻却感受到一种前所未有的无力感。2005年,金融市场处于技术革命边缘,电脑取代了大量公开喊价交易。但纽交所的变革步伐过慢,尤其是相较于后起之秀的纳斯达克。

1988年,在大部分人都没见过电脑的时候,纳斯达克将基于PC机平台的工作站投入运营,并采用先进的电脑自动执行系统,彻底终结经纪人叫卖股票的时代;2002年,在人们认为互联网只是个泡沫时,纳斯达克引入互联网技术平台,开启更透明、流动性和稳定性更好的交易环境。而彼时,纽交所交易里只有不到10%是通过电子方式进行撮合的。

经过一番深思熟虑后,她选择暂时离开华尔街,外加她一直热爱烹饪,因此她来到了业内闻名的曼哈顿厨艺教育学院(Institute of Culinary Education, Manhattan),报读8个月的厨艺培训。培训包括了6个礼拜的实际操作,她还到了一家名叫Ouest的餐厅,作为一名普通的厨师,在主厨手下学习。

“其实两份工作差别也不是很大,都需要多任务处理能力,并且要高效地应对错误。职业生涯绝对不是线性的,我也不认为抽出时间做点别的事情有什么问题,当然再次回归也不是一个问题。我觉得自己从离开的这段时间也学到了很多,你的技能是可以转移的。”坎宁安在接受采访时表示。

就像坎宁安说的,再次回归也不是个问题。不过,她选择的是跳槽到电子交易系统更为先进的纳斯达克。直到2012年底,在洲际交易所集团(ICE)收购纽交所之际,坎宁安重返纽交所。image.png

在随后不到一年的时间里,她被提升为销售和关系管理部门主管,负责美国现金股票和期权市场的销售团队。2015年,她被提拔为首席运营官,负责纽交所三个股票市场和两个期权市场的产品管理、战略制定与销售工作。 

坎宁安是纽交所技术革命的倡导者,她曾反复提及2015年夏天导致纽交所暂停交易数小时的技术故障。也就是在这一年,她接任COO一职,推动大规模技术改造以提高纽交所的交易效率。

其实,纽交所最早的雏形可以追溯到1792年5月17日,当时24名证券交易人在纽约华尔街68号外一棵梧桐树下签署了“梧桐树协议”(Buttonwood Agreement),规定了“联盟和合作”的规则,确立了代理客户的费用标准,同时将对签署合约的客户利益优先对待,奠立了美国证券交易的基础。这个会员制的联盟早期主要交易政府债券,尽管其并不是政府拥有。

如今纽交所内设有三个股票交易区和一个债券交易区,共十六个交易亭,每个交易亭有十六至二十个交易柜台,所有交易区加在一起共有1366个交易席位。交易大厅内也有几家媒体的直播间,但工作人员不准随意走动拍摄,只能从交易厅内设的专业摄像机拍摄的画面中选取播放。

如今,在纽交所挂牌的非美国公司数量已超500家。去年共有89家公司在纽交所上市,融资总额达310亿美元。根据泰勒提供的数据,纽交所现有45个国家2300多家上市公司,总市值超过25万亿美元。

纽交所迎新挑战

尽管打破了金融天花板,但坎宁安未来的挑战并不少。image.png

也就在今年4月,纽交所交易系统曾出现故障,一度无法交易Amazon、Alphabet等股价超过1000美元的公司股票,这让外界对纽交所交易系统是否实时更新产生疑问。

吸引优质企业来上市、扩大交易所影响力是纽交所新任CEO坎宁安的最大挑战。眼下,全球交易所都在争夺独角兽企业上市资源,美国本土交易所需面对不断涌入的新竞争者,这使纽交所在美国股票交易中的市场份额承受压力。

研究公司Tabb Group LLC所提供的数据显示,纽交所的市场份额从十年前40%跌至2018年4月的22%。

如何吸引中国企业上市也是纽交所的重头戏。2017年在纽交所上市的非美国公司共有35家,其中9家来自中国,数量在所有美国以外的国家和地区中最多。迄今已有87家中国企业在纽交所上市,类型包括大型国企、高科技企业和金融企业,总市值超万亿美元。

同时,科技企业是纽交所瞄准的重点,纳斯达克在这方面与纽交所的战火显然日趋汹涌,后者正奋起直追。image.png

纽交所上市主管约翰·塔特尔此前承认,纽交所“明白的太晚”,让亚马逊(Amazon)等一系列如今已备受瞩目的公司在纳斯达克上了市。不过,纳斯达克在2012年Facebook上市时遭遇重创,当时它出现技术故障,导致股票交易延迟和混乱,进一步鼓励了其他公司到纽交所上市。

如今,纽交所也最终明白了科技公司将成为新的行业巨头,它调整了上市标准并开始在硅谷积极招募人才。Dealogic的数据显示,纽交所吸引科技股上市的数量份额,已从上世纪90年代末的个位数上升到2015年的52%。

2018年2月,纽交所允许公司直接上市的提案获得了美国证监会正式批准。4月3日,全球最大音乐流媒体平台Spotify采取直接上市模式在纽交所挂牌交易,成为纽交所史上第一家直接上市的公司。

尽管挑战不小,但对于“女性能否撑起半边天”一事无需怀疑。从华尔街铜牛到“无畏女孩”,女性正越来越深入金融业的核心领域,为行业带来“她”色彩和“她”思维,金融也在性别碰撞中向前发展。

来源:秦朔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