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的货币、信用与金融体系

2018-02-14 14:39 北望 阅读 21225

作者:北望

金融体系的发展,在不同时期有不同重点。

在经济发展初期,金融体系较为重视市场的稳定而采用高度管制措施。随着经济与金融发展逐步成熟,市场效率的重要性愈受 重视,开放措施逐步实行。但是过度开放而付出失去稳定的代价,使得各国和地区的金 融当局总是处于管制与放开的交互拉锯状态。

大陆目前就处于这样一个换挡期,民营银行问题,证券发行注册制问题,民间金融问题,人民币国际化问题,利率自由化问题,乃至沪港通问题,无不体现着社会对金融效率提升的迫切需求和对金融稳定问题担忧的矛盾心态。

这些议题,我们在台湾地区金融变迁的历史中,总可以找到似曾相识的感觉。

[一,不断演变的金融体系:历史时序的角度]

1.台湾地区金融发展的五个阶段

台湾地区金融发展阶段的变迁可以划分为5个时期。

以1989年《银行法》修订,允许利率自由化,银行开放民营为标志,进入金融开 放期,期间出现了银行业过度竞争,全行业亏损的问题。

以2001年通过《金融控股公司法》为标志,至今已经成立15家金融控股公司,并 且与2004年成立金管会,统一监管各个细分金融行业。这一期间的多次金改,伴随着民 进党和国民党之间的党争,金控公司董事长人选变更和金融改革方向无不强势的被执政 的民进党掌握,乃至后来的扁案也和金改脱离不了关系。

2009年,国民党执政后,两岸关系开始回暖,台湾和大陆签署两岸金融MOU,乃 至现在难产中的“服贸协议”,台湾有着巨量的人民币存款,本来是成为人民币离岸中心 的最佳选择之一,同时,在本应该签署的服贸协议中,大陆对台资金融机构的优惠力度 也极其大。

台湾金融发展阶段的变迁5个时期,如图1.1

2.jpg

图1.1 台湾金融发展的五个阶段

2.台湾金融体系的1980年与2013年 日治时期遗留的金融机构和「国民政府到台湾」带来的金融机构构成了台湾早期的初创金融体系。这一体系发展到1980年,呈现出来的最大特点就是“二元性金融体系”, 有组织之金融体系和无组织之民间借贷并存,如图1.2

3.jpg

图1.2 台湾金融体系(1980年)

截止到2013年,经过30多年的发展,台湾地区的金融体系已经同1980年完 全不同。

2004年7月,台湾新成立金融监督管理委员会(金管会),把原先“财政部” 主管的金融监管职能转移到金管会,下设银行局,证券期货局,保险局,检查局, 统一监管各个细分金融行业。

2001年开始设立金融控股公司,整合不同类型的金融机构。

资本市场方面,交易所不仅仅局限于证券交易所,还增加了期货交易所,证 券柜台买卖中心,资本市场中介机构也增加了证券投资信托公司,证券投资顾问 公司,期货自营商,期货经纪商。

民间借贷市场之规模大幅度降低。如图1.3

4.jpg

如图1.3 台湾金融体系(2013年)

3.台湾银行业,保险业,证券期货业发展的简述

1)台湾地区的银行业 对于台湾银行业,大陆讨论最多的就是台湾银行业利率市场化之后,全行业亏损多年的历史,这对于大陆金融从业者多有借鉴意义。 1989年银行法修订之前,台湾地区的利率是由政府管制的,同时,严格限制民资开办银行。在这样的金融体系下,金融业效率不够,导致民间借贷的疯狂 发展,形成金融体系的二元结构。1989年银行法修订之后,虽然对于开办银行 制定了100亿台币资本额的高门槛,但是还是阻挡不住财团设立银行的决心, 1989年之后,银行在2000年达到53家之多,2013年缩减为39家。

由于准入门槛的降低,银行业竞争者的增加,使得民间借贷活动规模降低, 同时也出现了银行过度竞争的问题。因为过度竞争,最终导致2001年通过金融 控股公司法。截止2013年,台湾地区出现了16家金融控股公司。

2009年,国民党重新执政台湾地区后,随着两岸关系的回暖,台湾地区银 行伴随着服务台商的需求,开始西进。目前在大陆布局的台湾地区银行机构集中 在台商众多的上海,昆山,苏州,东莞等地。

除了这些,值得一提的是台湾地区的金融主管部门推行的[258金融改革目 标],2002年8月宣布,2年为期,将银行业逾放比率降低到5%之下,资本充足 率到8%以上。截止2013年,台湾银行业逾放率仅为0.36%。

如图1.4 台湾银行业发展历程

5.jpg6.jpg7.jpg8.jpg

2)台湾保险业

台湾地区的保险渗透度是世界第一(保险渗透度是保费收入占GDP比率),保险业的发达程度令人惊叹。大陆保险业在1979年复业初期,多种制度和行业 规则就是以台湾为样本。

截止2001年,台湾保险市场就已经出现饱和而不再快速增长。

如图1.5 台湾保险业发展历程

9.jpg

3)台湾证券期货业

台湾地区的资本市场因为体量狭小,国际化程度浅,往往被外界忽略,且不论香港,台湾地区的资本市场甚至远不如国际化的韩国资本市场。但是台湾资本市场的参与者交易风格同沪深股市颇为相似。此外,随着资本市场的开放,可以明显看出外资对于台湾资本市场的引导效应。 台湾资本市场的月平均周转率排名亚洲第二,仅次于深圳。 目前,台湾资本市场上市公司838家,上柜公司658家,未上市未上柜公司584家。拥有证券商121家,证券投资信托公司(基金公司)38家,证券投资顾问公 司103家,期货自营商10家,期货经纪商15家,证券金融公司2家。

产业为本,金融为器。金融业做为生产性的服务业,以其对于产业的巨大影 响力而被重视。台湾有着良好的产业基础,尤其是以台积电,联发科等为主导的 电子行业更是在全球产业链中占有重要位置,而且遥遥领先于大陆,这反应到资 本市场,就是台湾资本市场中电子行业一业独大,而且电子股受到投资者的追捧, 从这点看,台湾资本市场远不如韩国资本市场来的均衡。

如图1.6 台湾证券期货市场的发展

10.jpg

[二,不可小觑的台湾金融:指标角度分析]

台湾地区金融业的产值占GDP比重,在1992年之后一直维持在7%以上,2008年受到金融危机的影响后,目前产值约在6%-7%之间。2013年,金融业 产值为9,411.10亿新台币(1人民币=4.94新台币),金融业从业人数约428, 000人,占就业人数的3.94%。

如图2.1 金融服务业产值占GDP比重

11.jpg

此外,从金融深化角度看,台湾金融业发展程度在世界上排名靠前。金融深 化是指金融性资产成长速度较实质性资产累积速度快。

2013年,台湾全体金融机构资产为58,037,079百万元新台币,占GDP比 率为398.49%。

如图2.2 金融服务业资产占GDP比重

12.jpg

台湾地区2013年的M2占GDP为243.88%,这点和大陆颇为相似,大陆2012 年M2占GDP为188%。台湾学者对此的解释是因为两岸民众储蓄率高,货币需 求的所有弹性大于1,企业的融资主要依赖银行,民众可选择的投资理财工具不 足造成的。

如图2.3 货币供应占GDP比重

13.jpg

2013年,台湾股票市场上市公司总市值245,196亿元新台币,占GDP的 168.82%,比率高于同期大陆沪深股市(不含港市)。

如图2.4 上市公司总市值占GDP比重

14.jpg

截止2013年,台湾已发行债券(包含政府公债,公司债)额为11,079亿新 台币,占GDP的7.61%。

截止2013年,台湾地区的平均每万人使用金融机构数高达2.77,在国际上排 名很靠前,反映出台湾金融业竞争之激烈。

除了上述指标反应出来的台湾金融业概况外,台湾金融发展过程中的直接金融间接金融,金融机构民营化等问题,值得大陆关注。

大陆一直有在争论直接金融和间接金融的问题,一般随着经济的发展,间接 金融的比重会不断上涨,台湾的经验也是如此,间接金融比重不断上升,2013 年台湾间接金融直接金融比是:20.65%:79.35%。因为台湾市场狭小,中小企 业数目众多,注定间接金融不能大幅度发展。

如图2.5 直接金融与间接金融占比

15.jpg

另一个值得关注的是民营化问题。早期台湾金融业也是公营主导的金融体 系,随着多次的金融改革,目前台湾的金控公司公营的仅为1家,民营的有15家。 银行业公营的3家,民营的35家,保险业公营的1家,民营的56家。

[三,西进还是南下?评纠结的台湾金融业]

台湾地区的金融主管部门一直奉行的是[稳定中求发展],台湾的学者评价 台湾的经济金融改革,大多是为了解决当下的面临的问题,或者因为强大的外部压力才进行的,没有前瞻性和战略规划。比如,1980年为了对付地下金融,中小企业融资难问题,推动利率自由化。1990年,因为美国的压力,推动贸易自由化,开放市场,放宽外汇管制而让新台币大幅度升值。

除了[稳定中求发展],台湾地区的金融主管部门的政策一直受到朝野之间党争的影响,尤其是关乎大陆的议题。从李登辉时代开始,绿营就鼓吹大陆投资风险论,而大力推进南下政策(重视东南市场的开发)。这次两岸的服贸协议中,大陆让渡的利益本来是很大,比如允许台资金融机构在大陆持股超过51%。

在对台湾地区的自身金融的定位上,主管部门的战略规划也一换再换,从

提出区域金融中心,亚太金融中心,区域金融服务中心,人民币离岸中心等等,

但是迟迟不见实施效果。

台湾地区的朝野总是喜欢用韩国自比,但是韩国从上世纪的亚洲四小龙最 后一名到而今亚洲四小龙第一名,各方面的发展已经远远超过台湾地区,相比台湾地区,韩国与大陆经贸之间的互动,较少受到政治的影响,因此韩国凭借大陆市场而得到的对自己的经济正反馈效应远超过羞羞答答的台湾地区,这次的服贸协议也是如此。

我们所观察到的台湾地区的金融业,一方面是台湾内部金融机构竞争过度激烈,创新层出不穷,但是市场狭小有限,台湾金融业翘首以待,西进势不可挡, 而且台湾拥有巨额的离岸人民币资源。

另一方面,泛蓝泛绿党争,朝野形成共识太难,切合业内需求的政策制定和实行速度羞羞答答,迟迟不见出台和落实,而且随着时间的推移,台湾地区金融机构原本相对于大陆的人才,经验,资讯优势 逐步弱化。

2300万人创造出来的金融体系,无疑是不值得一提的,大陆金融业对标的, 短期内看日本,长期看美国,台湾地区似乎不值得观察。但是,浙江,广东和台湾相比,我们会发现台湾的金融从业人员能把台湾的金融业经营到这个程度,而且很早就开始布局新兴市场,进行国际化经营,是值得我们去观察和了解的。